:::

副刊

【浮生拾趣】逛夜市解鄉愁

◎林疋愔

 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我們逐夜市而居,不管搬到哪裡,附近一定有市場,可以看出「食事」對我們家的重要性。

 我常炫耀自己是混夜市長大的囝仔,在鎮裡最繁華的地帶,發展出熱鬧的街區,早上吃菜市場的肉粽或杏仁茶油條,下午吃街口的小籠包或紅豆餅,晚上再吃夜市的蔥肉餅與豬血糕。青春期的孩子沒有發胖的煩惱,毫無克制地獵食。夜市除打彈珠、撈魚、套圈圈的遊戲吸引孩子,賣蛇湯的攤位是最多人圍觀的,一個個鐵籠裡關著一條條蜷曲的蛇,只見老闆熟練地抓起蛇首,用刀劃開喉頭讓蛇血滴在碗裡,俐落取出蛇膽後,將蛇掛上鐵架剝皮。那畫面血腥嚇人,只見一旁喝蛇湯的人說,蛇肉滋膚養顏、延年益壽;但我實在害怕,夜半夢見蛇精來索命,嚇得我再也不敢靠近蛇攤。

夜市的另一個奇景,就是喊價搶購拍賣品。老闆從身後的玩具或電器堆中拿出物件,喊個底價,圍觀民眾就開始加價上喊。初生之犢不畏虎,我們幾個小毛頭跟著大人喊價,因獲得老闆送的小禮物洋洋得意。走到水果攤買醃芭樂沾著梅粉吃,弟弟吵著要喝現打西瓜汁,在玻璃櫃裡一排排鮮艷漂亮的水果,讓我想起父親曾帶我們去過一間冰果室。夏日炎炎坐在冷氣包廂裡,大啖擺滿水果和冰淇淋球的香蕉船,那是父親為了慶祝晉升才帶我們去的,價位高得能吃好幾袋夜市的水果。

 接著夜市來的一個賣臭豆腐的新攤販,顧客大排長龍,生意強強滾,兩夫妻賣到清晨,小孩就睡在車上。母親總嘀咕:「臭死了,真不懂有什麼好吃的,還不如那個賣肉丸和豬血湯的老李。」聽說他這幾年賺不少錢,買了一幢千萬豪宅,客廳滿是骨董,小孩還出國留學。某天父親買了一盒臭豆腐回家,把泡菜塞進豆腐心,一口氣餵進母親嘴裡,從那刻起,母親再也不嫌棄味道難聞,反而誇讚他們的泡菜酸甜清脆,和酥炸的臭豆腐簡直是絕配。

 夜市賣的東西琳琅滿目,女孩子愛漂亮,逛夜市幾個小時,就為買件洋裝或牛仔褲,大夥兒買包地瓜球或鹹酥雞邊逛邊吃,沒挑到喜歡的衣服,就買個小飾品夾在頭髮上,滿懷歡喜地回家。誰知景氣蕭條後,年輕人都搬離了,店面攤販陸續關門,連繁華區裡的戲院也歇業了,市場愈變愈小。現實證明,賣什麼不要緊,也沒什麼高下之分,在不斷更迭的歲月潮流中,能存活下來最重要。

 自從搬到市區商圈後,店面比路邊攤還多,懷念著兒時才能吃到的夜市美食。儘管春夏秋冬不停流轉,每當華燈初上,商家開始張羅營業,小小的走道總是擠滿飢腸轆轆、準備隨時大快朵頤的人群,我東轉西晃,不知要駐足哪一攤,才發現自己眷戀著的,其實是鄉愁。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