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智慧的語花】書寫的歲月

◎熊仙如

 漢字是全世界最特別也最能凝聚意義的象形文字,它們一個個四平八穩、頂天立地的站在格子裡,個性鮮明,各自獨立表意;卻又能自由轉換位置,伸出臂膀與另一個文字夥伴配搭,創造出千變萬化的詞語章句,真的很神奇。但是這種看似沒有法則的組成,在習慣使用字母拼音的外國人看來,簡直就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高牆,「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無法登堂入室一窺堂奧。

 以如此「方正」的漢字來書寫,會不會也自然而然地養成一板一眼的個性呢?一改再改,一修再修,就是要不偏不倚的「允執厥中」,精確而完美?在小學開始練寫書法時,我就曾經有過這樣失敗的深刻體驗──一個筆畫沒寫好就一描再描,企圖描修出最完美的字體,但很快的我就放棄了努力,因為除非一筆而就,否則愈描愈黑,字只有愈寫愈醜,更慘的是那胖大粗黑的筆畫任誰都可以看出試圖掩蓋錯誤的痕跡。這對當時一心求好,希望作品能被貼到佳作欄的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但也因為這個體悟,讓我養成下筆前就要先謹慎思考、準備的習慣。

 隨著世界不斷演變,我們學習的內容一改再改,日新月異,現今從小學到大學早就沒有「書法習作」的課程了。雖是時代進步下之必然,卻難免覺得遺憾,因為我在九宮格中遊走描摹的日子裡,學到了攸關未來人生選擇的一件事,那就是「不要企圖用一個謊言來掩飾錯誤,因為你永遠不會成功。」唯有靜心勤練,讓自己的每一步都在這可大可小的「天地四方」容得下的空間裡施展,才能無入而不自得。或許有人要問說那這個方格有多大?在不斷演練的過程中,在不斷嘗試錯誤的人生經驗裡,限制筆畫方圓的格線早已消失無蹤,化成了心中的一把尺。

 長大後,因緣際會走上教育這條路,教的內容又剛好是語言文字,似乎冥冥中上天自有安排。再一次,我又與格子為伍,只不過這次是一個接著一個串聯成的、無止境的格子世界。在綿延不斷的格子路上匍匐前進,差別在於我不必再擔心修改的痕跡變成胖大粗黑的字體,反而是燈下揮筆敲打、一次又一次的調整潤飾。一樣的求善求好,只不過我不再追求「完美」了。

 由「書法」走向「書寫」的格子歲月中,我學到「真誠才是打動人心唯一的路」,與學習書法的體悟並無二致。「法」依循的是一個前人建立的規矩,照章行事;「寫」則是從心所欲,依循生命能量投注的方向。在現代書寫模式下,個人書寫「字」的美醜已不重要,反倒是感情的「真」與文句的「意」彌足珍貴!如果一個書寫者無法真心誠意表述內心的所思所感,那麼「書寫」永遠只會是拾人牙慧的「複製─貼上」罷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