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度世忘歸

◎龍青

 屈原在〈遠遊〉中說道「欲度世以忘歸」,「度世」的意思就是要超脫眼下的塵世,不要因為它的便捷或不堪,而讓自己也成為某種便捷的東西或者不堪的東西。然而,「度世」的另一層意思恰恰就是度過此世,於是,我們與此世相輔相成,反而成為某種便捷的東西或者不堪的東西。人能超脫他所置身的世界嗎?大多數人不能夠,他們構成的一個世界,是少數人想要忘卻的世界;少數人構想的一個世界,往往又成為後人置身其中的世界,或許,這是更不堪的事情吧!

 瑞士哲學家阿米爾說,「我們僅僅覺得時間是存在的,其他並不存在。時間——這只是一種器具,借助於它,我們逐漸地看到那真實存在和始終如一的東西。」那麼,我們作為一枚有限的碎片,從中仍然反映了永恆的面容,它扎根在每一枚碎片中,就像光在每朵浪花中閃爍。

 我們並不經常思考人的一生應該如何度過,儘管我對「度世」抱著出離的看法,讓自己從忙碌的世界稍稍後退,並且降低自己的欲求,我們可以活得更簡單點,不要求這個世界,也不要求自己變得更好。我只是順從生命應有的節奏,不要太快,也不遲緩,既不能接受霓虹,也不排斥黑暗,我度量這個世界是好的,今天是好的,它既不是昨天,也不是明天。我要讓這一天,和知了歡唱的一天,和麻雀飛翔的一天,和落雨同行的一天,和列車鳴笛的一天,同樣顯得自在安詳;這一天,和煩惱的一天,和哭泣的一天,和我們分手的一天,和摔倒的一天,同樣顯得珍貴可愛,它需要光的時候就有光,它需要黑暗的時候就有黑暗,因為愛與光同在,也與黑暗同在。

 現在你應該明白,什麼是最不堪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善意,我們把自己捧得太高,總有一天會摔得粉身碎骨。我們置身太空,遨遊虛無,卻忘了自己的根本在於大地,我們對大地不友善,大地卻無法對我們不友善,大地繼續生產糧食,供養我們成為這個世界最龐大的物種,直到大地的友善為此耗盡。

 因為萬物的稟性都在我們身上顯現,泰戈爾如是說道,「水裡的游魚是沉默的,陸地上的獸類是喧鬧的,空中的飛鳥是歌唱著的。但是,人類卻兼有海裡的沉默、地上的喧鬧與空中的音樂」,在這樣的恩賜中,我們度過了人類應有的一生一世,要是我們不去珍惜它,人類就會失去沉默、喧鬧、歌唱,宇宙也會忘卻我們曾經歌唱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