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毀棄國際軍備管制體系 恐治絲益棼

 《華盛頓郵報》近日引述匿名美國現、退職國安高層官員消息,披露美國國安會曾討論恢復核子試爆議題,希望藉此施壓中共及俄羅斯,迫使其加入核武軍備管制三方協議。此項消息雖未獲美官方有關部門證實,但在川普政府先後退出《武器貿易管制條約》、《中程飛彈條約》、《開放天空條約》等國際軍備管制協定,且白宮當局也表示無意續簽明年2月屆期之《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等情況下,已引起外界對全球核軍備競賽再起疑慮。

 美國是世界上唯一曾將核武用於戰爭的國家,也是核試次數最多國家。從二戰末期到1992年9月最後一次核試,在全球所有核武國家進行的2000次左右核試中,美國占了超過1000次。就技術層面而言,美國已擁有相當豐富核試經驗,並在過程中累積無數核武「必要參數」,如核試衍生產物「電磁脈衝」等項目,因此核試宣示性意義遠高於實質技術需求。

 廣島和長崎原爆後,城市被夷為平地,數萬居民瞬間蒸發,上百萬人在戰後仍活在核輻射後遺症陰影中。此種慘痛教訓,讓世人深深體悟到核子武器的可怕。二戰結束後,美國、蘇聯、英國、法國和中共接連進行核試,從南太平洋的比基尼環礁、猶他州沙漠到新疆羅布泊,一朵朵綻開的蕈狀毒雲,讓全球人類在數十年間,一直活在核武毀滅陰影下。

 古巴飛彈危機期間,全世界從早期的黑白電視上,親眼目睹兩大超強在互不退讓下,距離核戰僅咫尺之遙。任何一個誤判情勢的決定,都可能造成人類全面滅亡。事件結束後,美蘇兩國在「相互毀滅保證」(MAD)前提下,開始尋求建立軍備管制體系,從建立莫斯科與華府熱線、軍事互信機制到裁減核武條約,一步步降低雙方全面性核戰的可能性。禁止核武的最後一項努力「全面禁止核試公約」(CTBT),雖未獲所有核武國家認可,但幾乎所有國家皆遵循其規範。

 川普上任後,中共與俄羅斯軍事擴張,加上美國經濟衰退造成的國防預算緊縮與軍事優勢不再,讓白宮當局感受到「修正主義強權」可能改變二戰以來全球政治、經濟、安全秩序的壓力。勢難避免的大國競爭,迫使美國打破歐巴馬政府時代曾追求的全面廢核目標,開始將核武列為政策選項。2018年「核武態勢檢討報告」(Nuclear Posture Review)中,川普不但拒絕通過「禁止全面核試公約」,甚至還將「發展可實際運用於作戰的小型戰術核武」納入考量。

 除了小型戰術核武,川普也開始針對美國逐漸老舊的庫存核彈頭進行提升,重整軍備態勢相當明顯。川普認為,過去美蘇兩強制定的所有軍備管制條約,並不能真正遏阻核武擴散。相反地,由於這些條約未將中共納入管制對象,造成北京當局不斷坐大。因此,在美、「中」、俄三方軍備管制體系無法建立的條件下,遵守這些條約形同作繭自縛,根本不符美國家安全利益。

 不僅如此,中共因為不須受到《中程核武條約》和「飛彈科技管制公約」(MTCR)約束,開始大量製造短、中、長程彈道飛彈,不僅在西太平洋地區打造強大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防線,甚至還將這些飛彈出口至其他國家。面對中共日益強大的威脅,川普決定採取反制措施。退出《中程核武條約》不久,美國立即開始進行長程彈道飛彈試射,並陸續退出其他軍備管制條約,顯然是採取「以戰逼和」方式,迫使中共接受軍備管制體系約束,以扭轉軍力平衡逐漸傾斜的不利態勢。

 然而此種近乎「戰爭邊緣戰略」(brinkmanship)能否達到效果,仍有待觀察。至少到目前為止,中共仍持續發展「東風41型」機動洲際彈道飛彈和巨浪三型潛射彈道飛彈等多種戰略嚇阻武器,其核武鐵三角也不斷強化;俄羅斯也持續強化其戰略嚇阻力量。俄「中」兩國還在極音速武器方面不斷尋求突破。由於北約組織其他國家對於川普退出《中程核武條約》和《開放天空條約》等軍備管制協議並不認同,未來英、法兩個核武國家及其他具核武技術的國家,是否為了自保而增加或進行核武製造,已成為另一個令人憂心的議題。

 綜言之,「慮深謀遠為定國安世之道。」今日國際軍備管制議題之複雜度,遠甚於冷戰時期之兩極對峙,大國任何舉動,都可能帶來嚴重後續效應。白宮當局在思考以核試作為施壓中共與俄羅斯手段前,或應慎思毀棄既有國際軍備管制體系可能帶來的武器擴散與區域軍備競賽問題,切莫因亟思速戰速決,反陷入治絲益棼窘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