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太空軍首要挑戰 整合跨軍種資源(下)

◎賴名倫(譯)

(接上文)

 海軍需與太空軍建立密切協同

 報告也分析海軍作戰單位概況,並指出由於海軍太空作戰單位高度依賴衛星通訊網絡(SATCOM)提供窄頻網路及資通訊。故其衛星作戰中心(SIC),以及移動用戶目標系統(MUOS)網路管制中心也應改隸,並整合入跨軍種聯戰部隊的國家級SATCOM體系中。即使海軍相關需求依然繁重,但有助於減少同類型設備重覆投資與營運成本。

 此外,海軍還有另一個由海軍研究實驗室(NRL)主導的Blossom Point海軍地面追蹤工作站,負責研發與衛星科技相關的遙測、追蹤和指揮系統(TT&C)。將該單位改隸至太空軍,將有助於提升訓練和技術設備共通性與效率。但與空軍類似,海軍也應保留與NRO業務相關的專業技術人員,以持續遂行海軍任務。

 專責單位將移交專案權限

 陸軍現有的太空與飛彈防禦司令部(USASMDC)也被評估應予保留,但應移交若干專案項目,主要因業務為本土與戰區飛彈防禦,故須保留技術與操作單位。類似情形可見於海軍資訊作戰中心,其依循海軍傳統,將海洋上空太空空域也視為作戰範圍,考慮改隸可能削弱聯戰效能,因此也建議比照AFRL繼續保留,以支持軍種作戰需求。

 此外,尚有若干技研單位,如空軍的國家安全太空研究所(NSSI),其主要任務為提供各軍種人員專業教育。報告指出,NSSI應改隸太空軍,並向其他軍種提供訓練課程。另一方面,空軍研究實驗室(AFRL)也應保留,以便仍然能為與太空軍協同合作提供人員。此外,相關系統測試單位也可保留,以達規模經濟效益,與之相對的,則是應讓太空軍參與空軍快速反應能力辦公室(AFRCO)相關業務。

 另飛彈防禦局(MDA)也保有2枚衛星組成的太空追蹤與監視系統,這是做為因應飛彈防禦技術的實驗性系統。同樣,MDA所屬的TT&C系統及其衛星,也應轉隸太空部隊,以協助進行軍用衛星的管理協調。最後,國防部直轄的太空發展署(SDA)也被建議改隸,以便推動太空作戰議題相關理論發展,與強化太空軍獨立性,也利於推動聯戰資源整合。

 太空軍將面臨預算與人力挑戰

 隨著太空軍組建,過往既有空軍作戰理論視太空事務為輔助性角色的觀點,已面臨巨變,也開啟軍種資源競賽。報告指出,倘若太空軍僅靠空軍代為發言,儘管空軍部應當促進太空軍作戰理論與任務協調機制,但擁護者擔憂空軍可能缺乏意願和能力,無法在國防部計畫編程預算執行系統(PPBES)中,為太空軍取得足夠預算並達成建軍目標。因此,報告也強調,太空軍業務展望為推動立法聯絡與公共事務,以便向國會遊說,並爭取民意支持,獲得軍種發展所需預算。

 此外,太空軍未來將有一批涵蓋軍民的全職專業人員,其職涯發展穩定性也將影響戰力存續。因此,報告也以相當篇幅討論人力發展計畫,並提出一套金字塔形職階評估方法,探索核心3大職能—13S(太空作戰)、14N(情報)與62E / 63A(開發工程師和採購將官)的人力結構和升遷機制。

 報告指出,職涯發展是決定能否吸引其他軍種人員的重要指標,升遷則是職涯與士氣關鍵,尤其太空軍多數成員源自空軍,因此須建立人力資源管理機制,以確保專業技術能持續貢獻。

 升遷模型建立專業人員結構

 報告指出,太空軍的自主性將影響職涯完整性,這首先顯現在作戰人員(13S)人數上,也包括各級領導職,乃至於高司單位晉升機率。其次,太空領域意味著需要大量專業知識教育,因此15W(天氣)及14N(情報)等專業人員尤其重要,但其人數相對較少,因此需與另一專業—62E(技術工程師)和63A(營運管理幹部),共同構成太空軍3大人力基礎。

 以太空軍主要前身AFSPC為例,其投注資源籌畫人力管理,使晉升機率被認為優於空軍整體平均,故適當部署訓練週期與任務經歷,將有助於專業人員加入;但另一方面,由於部隊組成尚處於籌備階段,缺乏足夠領導職務累積晉升資歷。因此,未來結構調整,以及主管人數仍需克服挑戰。

 整體而言,報告針對人力議題,提出3點初步結論:首先,其具有足夠的職涯路徑多元性;其次,由於處於組建階段,將有半數將官抽調自其他軍種,需進一步調整人力結構;第3,即使具備職務晉升機制,但其高技術專業性,使重大不可預知事件導致的人力流失,如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發生弊案,導致大量離職,也可能重創人力結構。因此,如何在保有自主性的前提下,適度維持部隊規模,將是太空軍的一大挑戰。

 軍種與單位發展提供寶貴經驗

 新組建的太空軍必須證明在地緣政治、技術與安全層面上的價值與能力,才能繼續保持其自主性。而太空軍的初衷,在於希冀整合美國的軍事太空資產與職能,以達到效益極大化,然而,整編部隊與建立作戰理論的過程中,必然與其他軍種兵科產生齟齬與分歧,諸如陸戰隊(USMC)與特戰司令部(SOCOM)均有前例,因此預算獨立性與部隊規模,尤其受到報告的高度關注。

 除此之外,另一項報告關切的焦點,在於建構發展的適應彈性,這意味著初期計畫極需要具有一定程度的靈活性,以確保可行性與調整空間。例如倘若太空軍仍處於被動授權模式,則難以證明其有效性與確保部隊規模及戰力。因此,太空軍需要發展其組織理論與作戰學說,以確保獨立自主性。

 報告政策建議擘畫太空軍願景

 對於太空軍如何籌獲預算與確保自主性,報告也提出幾項重要建議,首先,太空軍應當釐清太空戰鬥任務的定義與範圍,並制定相關的作戰理論與技術指標,以便有效整合並籌獲裝備和人力。其次,太空軍必須建立自身的公關體系,並在空軍部內設立獨立辦公室,爭取空軍部長賦予權力,使太空軍得以其(以類似海軍陸戰隊之於海軍)軍種職責爭取預算。第3,則是前述創新人力資源結構、管理辦法與晉升機制的健全化。

 除軍種內部改革外,報告也指出跨部會合作的重要性,包括第4,建議太空軍必須積極與國會合作,以滿足其建軍計畫需求。第5,太空軍應和其它軍種與單位密切溝通,以建立完整的合作與協調機制。第6,應當制訂正式協議,使空軍與其他軍種協助將部隊轉移至太空軍。最後,至關重要的要務,則是未來太空軍的建軍計畫,應具有更大的資源運用與指揮管理彈性,以充分因應組織內部與外在威脅的變化。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