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分享的快樂

◎琹涵

 有一年,旅居美國的小妹回臺小聚,手足難得相會,自有說不出的歡喜。

 一起外出時,我們路過龍山寺捷運站,我記得捷運站旁小巷內有家知名的胡椒餅店,生意興隆,遠近馳名,是需要拿號碼牌預訂的。既然妹妹來聚,我們便先去拿號碼牌,等胡椒餅出爐時,再以號碼牌換買胡椒餅。

 雖然因等待而耽擱了一些時間,但大致上仍是順利的。

 走出小巷時,緊鄰捷運廣場,有位女士走向前來,問我:「能不能賣我一個胡椒餅?」由於事出突然,我毫無心理準備,遂搖頭婉拒。

 走了兩步,我對妹妹說:「你拿個胡椒餅送她吧,不收錢。」

 妹妹跑步追上去,送她一個胡椒餅,她回頭對我開心地揮手。

 那天是元宵節,祝願她佳節快樂。

 記得有一回,我家大妹來,我拿了一大疊藥布給她,她說:「下一次再拿。」

 我說:「我的朋友那麼多,很快就會送完,下一次說不定就沒有了。」

 或許,大妹認同這也是事實,於是就收下了,好一段時日以後,果然派上用場,也讓我覺得慶幸,這些記憶都是手足間帶著溫馨的互動。

 想起蘇東坡的〈和子由澠池懷舊〉詩:「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人生隨處飄泊像什麼呢?不過就像那飛鴻踏在雪地上。泥上偶然留下指爪的痕跡,鴻雁飛走了,哪裡會計較腳印留在何方呢?老和尚早已去世了,新塔供奉著他的骨灰,禪房的牆壁毀壞了,再也看不到舊時的題詩,還記得當年走這高低不平道路的情景嗎?路遙遠,人疲憊,騎乘的跛驢卻在聲聲悲鳴著。

 這詩寫的是人生的苦短與飄泊無依的辛酸,能寫得如此通透徹悟,無人能及。我們活在這個世上,也不過是一場偶然,即使暫時駐足歇息,也有如飛鴻一瞥,在雪地上留下微渺的痕跡罷了。再大的功成名就,何嘗不也有如雪泥鴻爪?澠池舊寺曾是蘇東坡與弟弟子由的舊遊之處,才幾年光景,老僧已亡故,新塔供奉著他的骨灰。往年曾經題詩的牆壁早已倒塌崩毀,何處再去尋覓那些詩句呢?人生無常,世事的變遷迅疾,怎不令人興起深沉的感慨呢?

 相形之下,我們能過著「現世安穩」的歲月,又是怎樣的幸運!

 有一次,和我的推拿師傅聊天,聊的也無非是生活小事。

 推拿師傅很有興味地說:「你懂得分享,這樣的人其實很少。」

 「怎麼會?我周圍多的是慷慨的人。」

 「你很願意把自己的東西分送給別人。」

 「只不過是微小的東西。」

 我事後想想,的確,我是喜歡分享的,分享讓我覺得快樂。如果能自己快樂,別人也快樂,這樣的事真該多做一些,不是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