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飛行記憶

◎鄒敦怜

 當世界的飛行變緩,甚至暫停時,屬於我獨特的飛行記憶,才從腦子裡緩緩地回溯。

 我記得那非常奢華的初次旅行。

 三十年前,剛教書的第一年,我就與同校任教的同學到日本旅行。那個年代出國旅行並不普遍,同學的爸爸為我們接洽一家最好的旅行社。旅費很貴,七天要四萬五,是當時月薪的三倍,我和同學都是第一次出國,是團員中最年輕的。我們都拖著大行李箱,也都準備了七套套裝,每天穿著不同的衣服拍照留念。旅行社果真名不虛傳,住的都是五星級飯店,吃的都是最頂級的饗宴,每項安排都非常精緻。我們也到迪士尼樂園,像小孩一樣,從白天玩到晚上。

 我也記得充滿冒險的蜜月旅行。

 二十多年前,兩個還在磨合的新人,透過半個多月的加西之旅努力認識對方,如果這不是冒險,那什麼是冒險呢?我在九天的團體行程之後,又安排了八天的自助旅行。那半個多月,造訪了幾個著名的國家公園,那是所有加西旅客必遊之地。自助旅行時,我們在陌生的地方租車,拿著簇新的國際駕照,沒有導航,只有看不太懂的地圖,以不太流利的英語溝通,想想真是浪漫又瘋狂。回程時搭菲律賓航空,座位在最後面幾排吸菸區,周圍的人全都在吸菸,現在很難想像當時飛機上竟然可以吸菸。

 我還記得那難得的「大肚」之旅。

 老大兩歲多,老二還在肚子裡,那時懷胎剛滿七個月的我,報名爸爸媽媽山歌班的江南旅行。同團的都和爸爸媽媽同輩,我和孩子成了特殊分子。出發時我把娃娃車交由航空公司託運,沒想到託運出了差錯,娃娃車丟失了。七天的旅程中,原本離不開娃娃車的老大,不是自己走路,就是由同團的長輩輪流抱著。三十幾個阿公阿嬤一起照顧我們,生怕有什麼閃失。旅遊的景點直到現在,都還在旅行社「江南旅遊」的名單中。我們也被送進幾個觀光客都會去的購物點,那時買的蠶絲被,直到現今都還在用呢!

 我最難忘的是兩年前那次的隨興之旅。

 深夜與好友在線上聊著聊著,說起兩人正好都有空檔,何不出去走走?於是就訂了往大阪的廉航機票,目的地是空海僧創的佛教聖地─高野山。好友是個自由自在的人,認為自助旅行就是帶著一顆閒情的心,隨時、隨緣、隨處都能安然,那種繁瑣的細密安排,就不是自助了。我們兩人什麼都沒準備就隨興出發,也真正享受一趟非常自由的旅程。之後每次看到當地祭典活動,都會想起兩人趴在住宿處福智院的和式房間窗前,看著前堂枯山水時的靜謐。

 每次飛行都是永遠無法複製的記憶,下次又會到哪兒去,會跟著誰一起飛行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