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撲滿

◎熊家誠

 記得小時候,家裡三個小孩,各自擁有造型一樣顏色不同的胖豬撲滿,一有零錢就會餵給豬吃,把牠餵得體重沉甸甸的,這是童年裡很有成就感的記憶。

 在傳統家庭,父母會給孩子一個撲滿,教育孩子從儲存硬幣,養成儲蓄和理性消費的習慣。早期多用竹筒、葫蘆及陶瓷製成存錢筒,現代則使用塑膠製品,其中以象徵財富與豐腴的豬撲滿最普遍。

 童年時父母給的撲滿,代表雙親的期許,也是自己的目標,希望一點一滴的儲存,積少成多。當撲滿塞不下硬幣時,就像祭典時宰殺豬公慶祝般,終於可以結算存款。存款當然可以購買想要的日用品,滿足小小的心願,我則請媽媽用我的人生「第一桶金」在郵局開戶儲蓄。

 婚後當我也變成三個小孩的父親,相同的想法沿襲了傳統,也給子女各自的撲滿,幾年後觀察,老大擺著當飾品,老二有零錢就放進去,裝滿了再換一個,老么則是慎重考慮,真有多餘的零錢,久久才存幾個銅鈑,總是裝不滿,像是擺放零錢的容器。

 時代不一樣了,教育小孩儲蓄的觀念沒變,雖然撲滿各自發揮不同的功能,卻終究養成勤儉儲蓄的習慣。撲滿的意思就是「滿了就打破」,現在我會思考,如果每個人都擁有一個撲滿,當目標達成後,你是停止儲蓄,還是持之以恆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