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二戰最年輕的四星上將克拉克

◎雲陽

 追隨父親步上軍旅

 馬克.韋恩.克拉克(Mark Wayne Clark)1896年5月1日出生於紐約州薩克斯港的麥迪遜軍營,青年時期大部分在伊利諾州度過,父親是派駐謝里登堡的陸軍步兵軍官。

 克拉克就讀西點軍校時,被同學謔封「違禁品」的綽號,因為他能將糖果帶進軍營中。在學期間,與擔任班級幹部的學長艾森豪結識,兩人成為好友,後者對克拉克日後的軍旅生涯有極大助益。1917年4月,克拉克畢業,在139班排名第111位,以步兵少尉任官。

 克拉克畢業後奉派至美國陸軍第5步兵師第11步兵團,擔任第3營K連排長。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進行,美國陸軍積極擴編,為日後的戰事做準備,因此克拉克迅速獲得晉升,先於1917年5月15日晉升中尉,8月5日再晉升上尉。1918年4月6日,美國宣布參戰後,克拉克即隨美國遠征軍抵達歐洲,參加西線戰事。1918年6月中旬,克拉克在孚日山脈戰役中受傷,康復後於8月5日晉升上尉,但因被評定不適合返回戰場,被調任至第1軍團參謀部,負責食物補給,直到一戰結束。

 兩次大戰期間嶄露頭角

 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克拉克歷任各種參謀和訓練任務。1921年至1924年,克拉克在戰爭助理部長辦公室擔任助手。1925年,他在喬治亞州本寧堡步兵學校完成專業軍官課程,然後在加州普雷西迪奧第30步兵團擔任參謀。其後擔任印第安那州國民兵訓練官,在此期間,於1933年1月14日晉升少校,距晉升上尉足足有15年之久。

 克拉克少校在1935年至1936年間,擔任內華達州奧馬哈市平民保育團副指揮官,同時進入指揮參謀學校研習,其後於1937年進入陸軍戰爭學院深造。1940年3月,被甫接任陸軍參謀長的馬歇爾選中,返回陸軍戰爭學院任教,並於7月1日晉升中校。

 1941年8月4日,美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受到重用的克拉克跳過上校軍階,晉升准將,並被任命為美國陸軍總部負責作戰與訓練業務的助理參謀長。

 二戰期間獲不次拔擢

 1942年1月,在美國參戰後1個月,克拉克被任命為陸軍地面部隊副參謀長,並於1942年5月升任地面部隊參謀長。

 1942年6月,克拉克奉命赴英國接任第2軍指揮官,7月升任歐洲戰區地面作戰司令部指揮官。1942年4月17日,克拉克在46歲生日前夕晉升中將,成為美國陸軍中最年輕的中將。6月,克拉克隨艾森豪一起前往英國,擔任第2軍指揮官,次月又調至美國陸軍在歐洲戰區的總指揮部,依照美國「歐洲優先」政策,與艾森豪一起研究如何跨海收復德國占領的歐洲領土。

 然而盟軍決定暫緩反攻歐洲,轉而策劃進軍法屬北非,也就是「火炬行動」。10月,克拉克被派往地中海戰區擔任最高盟軍統帥艾森豪副手,負責部隊規劃和指導訓練。此外,克拉克更負責在進軍前數週搭乘潛艦潛入北非,與法國維琪政權在北非的代表進行談判,希望法軍能在1942年10月21日至22日投降或與盟軍合作。

 完成與法國的談判後,克拉克的貢獻獲上級賞識,因此於1942年11月11日,即「火炬行動」登陸後第3天,再獲晉升上將(美軍中將),成為美國陸軍中最年輕的上將,並於1943年1月5日,接任指揮美國在海外第1支野戰部隊第5軍團,並負責規劃進軍義大利「雪崩行動」的作戰。然而義大利的戰事進展並不順利,在1943年9月9日,第5軍團在克拉克指揮下,實施「雪崩行動」登陸義大利薩勒諾。儘管初步進展順利,但後續數天遭德軍反擊,差一點退回海上。之後盟軍靠著強大的海空兵力支援,才挽回局勢,站穩灘頭堡並向內陸推進。第5軍團於1943年10月1日收復那不勒斯,並於10月中旬突破「沃土諾防線」。然而,由於德軍的抵抗並建立強固的「冬季防線」,加上兵力缺乏,使盟軍在後續6個月的攻勢受阻,進展趨於緩慢。

 判斷錯誤 炸毀古蹟

 克拉克為突破冬季防線,並突進至羅馬,從1944年1月至5月,發動4次高昂代價的卡西諾戰役。並於2月15日下令炸毀擁有悠久歷史的古蹟蒙特卡西諾修道院。結果原本沒有駐守德軍的修道院被破壞成廢墟,反而成為德軍的堡壘和觀察哨,造成盟軍進攻的障礙。

 最後,當亞歷山大於5月下旬實施「皇冠行動」,計畫由突破防線的盟軍,與美軍第6軍合作,包圍德國第10軍團。但是克拉克執意占領義大利首都,於6月4日下令第6軍進攻羅馬。結果,造成大量德國部隊逃脫,成為後來強化哥德防線的兵力。儘管如此,教宗庇護12世仍感謝克拉克收復羅馬和梵蒂岡。不過,隨著諾曼地登陸的「大君主行動」展開,盟軍重心已轉移至西歐,在義大利作戰的盟軍能獲得的資源逐漸縮減,因此在義大利的戰況趨於停滯。1944年12月,克拉克接任亞歷山大的職務,擔任第15集團軍的盟軍在義大利地面部隊指揮官,亞歷山大則升任地中海戰區盟軍指揮官。1945年3月10日,克拉克晉升四星上將,時年48歲,是最年輕的四星上將。之後,克拉克在1945年4月指揮第15集團軍實施「葡萄彈行動」,向義大利的德軍發動最後攻勢,直到5月2日接受在義大利的德軍投降為止。

 韓戰期間仍居要職

 二戰結束後,克拉克奉命擔任盟軍駐義大利指揮官,再轉任美國駐奧地利最高代表。1947年,克拉克以美國國務卿代表的身分,與英國和蘇聯外交部長,就奧地利條約進行談判。1947年6月,克拉克返回美國,接任總部位於舊金山普雷西迪奧的第6軍團指揮官。兩年後,升任美國陸軍地面部隊指揮官。

 1951年10月20日,克拉克獲杜魯門總統提名為美國駐羅馬教廷使節,然而這項任命卻遭德州參議員湯姆.康納利和新教團體抗議,結果克拉克於1952年1月13日放棄提名。

 韓戰後期,克拉克於1952年5月12日,接任聯合國部隊指揮官。在此戰局僵持時期,交戰雙方均不願或不能擊潰對方,贏得全面勝利,因此戰鬥目的主要在設法擴大占領範圍,以增加和談籌碼。1953年7月27日,交戰雙方達成協議,克拉克代表聯合國部隊,與北韓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

 退役後出任軍校校長

 1953年退役後,克拉克在1954年至1966年期間,擔任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的堡壘軍校校長。他曾撰寫兩本回憶錄,包括1950出版的《計算的風險》和1954年出版的《從多瑙河到鴨綠江》。1965年退休,辭去堡壘軍校校長職務,克拉克繼續住在查爾斯頓。1984年4月17日,在他88歲生日前不久過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最後一位四星上將。(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