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港版國安法 為動盪埋隱憂

中共於「兩會」提出「香港版國安法」議案,引起全世界研究大陸問題的學者專家重視及高度關心。圖為中共召開「人大」會議場景。(達志影像/Newscom)
中共於「兩會」提出「香港版國安法」議案,引起全世界研究大陸問題的學者專家重視及高度關心。圖為中共召開「人大」會議場景。(達志影像/Newscom)

◎費黼

 延宕2個月的中共13屆第3次「政協」、「人大」兩會,終於分別在5月21、 22日召開,這群鼓掌部隊和橡皮圖章「行禮如儀」,對大會各項議程和決議執行皆「鼓掌通過」。其中,又以「人大」有關香港的「議案」,備受側目。這場疫情下必須召開的「大拜拜式」會議,除審議「國家財政預算」外,就是「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以下簡稱「香港版國安法」),以取代至今尚未完成的《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這個議案在會議舉行前一天才亮相,立即引起全世界研究大陸問題的學者專家重視,並高度關心。5月28日,中共繞過香港立法機構,罔顧民意,強渡關山,以2878票贊成、1票反對、6票棄權,通過「香港版國安法」。關鍵是這部「香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由什麼機關執行?以及執行力度究竟如何?

 不設GDP成長目標 卻擴增軍費

 在中共「總理」李克強「政府施政報告」中,並未提到中共的國防預算編列情形,卻明確表示「2020年『中國』將不設GDP成長目標」,同時,李克強還在「政府報告」中提到「經濟情勢受疫情影響」,「政府和人民」今後要過緊日子,從中共的「財政部」預算報告中,可以看到「國防支出」為1兆2680億人民幣;2020年「國防預算增加幅度為6.6%」;不設GDP 成長目標,卻擴增國防經費,這兩件事乍看似乎相互矛盾,其實,此一情況正昭示世人,儘管疫情拖住大陸經濟成長,但軍事預算「只能增加、絕不能少」,證明中共一向強調的:「槍桿子出政權」,也讓世人更看清中共窮兵黷武的嘴臉,不會因國際形象而改變的真實面目。

 這場「大拜拜式」會議,審議項目雖包括「政府工作報告、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等4項例行工作報告(這些報告的數據不是灌水,就是刻意美化或降低影響力道)外,本次「人大」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審議「香港版國安法」,為使這部法律能一字不改通過,中共「政協」副主席張慶黎、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於5月22日晚間,邀集香港區「政協代表」與「全國政協」會面,講解立法原因,並表示,「中央」在本次大會相關議題立法上不會退讓,即使惹來其他國家強烈反對,「中央」都已做好準備,希望各位委員支持。

 這是中共「兩會」史上少有的夜間講解立法原因的會晤。據外電報導,張慶黎以超過半小時時間講解「香港版國安法」的內容,並表示:「香港早前有人提倡『港獨』及持外國國旗示威,甘願做外國的棋子,影響國家安全」,再三強調「『中央』在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相關立法事情上,絕不退讓」。香港當地民主派人士則認為:北京繞過香港特區政府強行立法,令香港「一國兩制」政治制度只有「一國」而無「兩制」。中共「人大」發言人張業遂說「一國大於兩制」,由此可見,「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承諾成了空話。

 圖窮匕見的「一國兩制」

 這次的「人大」最主要任務,就是替香港基本法第23條找到一條雖迂迴卻可達目的的法源,並為「兩制」穿上「一國」外套。其實,自香港「回歸」23年來,香港人民享有的自由民主尺度愈來愈限縮,不論是香港人在大陸出生子女戶籍問題,或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問題,都引發大量群眾走上街頭,也廣泛引起國際媒體報導,尤其是去年「送中」法案,引發持續數月之久的群眾抗爭事件,若不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讓港民抗爭暫歇,這種爭取民主、高度自治抗爭活動,恐持續至今。

 為有效說服香港區代表支持「香港版國安法」立法通過,張慶黎還特別以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人民幣國際化的大前提下,為了香港金融安全,香港「不可讓國家有風險」。這是什麼理論?中共自詡是「大國」,國力居亞洲之冠、世界第2(僅次於美國),它的「金融安全」竟要靠香港來維持?這也是當中共宣布13屆第3次人大會議審議「香港版國安法」消息後,香港股市大跌、香港民眾紛紛上網查詢「移民外國」資訊;根據香港媒體報導,查訊「移民臺灣」者為數居冠!

 美國總統川普在22日離開白宮前,回應記者提問時向記者表明:「如果『中國』推進『香港版國安法』,美國會做出強烈回應。」對照夏寶龍的「即使惹來其他國家強烈反對,『中央』都已做好準備」之說法,中共「人大」發言人張業遂於5月22日晚上記者會表示:「國家安全是安邦定國的重要基石;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根據新的形勢及需要,行使『憲法』賦與的職權,有必要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除了對外國強烈反應虛張聲勢外,這段話只有兩個重點:「新的形勢及需要」、「行使憲法賦與的職權」。

 什麼是「新的形勢及需要」?判定的標準是什麼?答案就是「中共認為」是「新的形勢」就是「新的形勢」;認為有「需要」就得依照它的規章辦!至於行使「憲法」賦與的職權,更是笑話。中共是叛亂團體,自訂的「憲法」內,人民享有包括言論、遷徙等「自由」都完全不遵守,現在這群橡皮圖章的「人大代表」竟要行使「憲法」賦與的職權,一個叛亂團體「憲法」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它的「憲法」根本不具法律效應,這些「人大代表」如何「行使憲法賦與的職權」?

 結論

 《香港基本法》雖是香港「一國兩制」的政治基礎,但它的〈附件〉卻隱藏了中共沒收「一國兩制」的陷阱。今後的問題在於這部「法律」的「執法機關」由誰來執行?研究大陸問題的學者認為,這部律法的執法機關,其執法權力一定會凌駕香港特區政府執法機構,並且是由中共「中央」指派專責單位負全責,其權力包括任意逮捕、不經審判關押人民、任意沒收人民財產等。

 也有研究中共問題的學者指出,中共「總理」李克強在這次大會的「政府報告」中,既未提「九二共識」,亦未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認為中共似有放寬對臺工作的跡象,其實,中共不提「九二共識、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不代表放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而是現階段中共主要的目標是管控香港,等它騰出手,必會處理臺灣問題,處此情形下,我們唯有強化國防實力、堅定民主信念,廣結國際友我力量,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做好保衛臺海安全的工作,以自由民主制度,成為香港和大陸人民的燈塔。

(作者為中國大陸問題研究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