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愛情遠走了

◎徐鈺雯

 這世上一定有和我相同的人──基於種種原因,沒有辦法和自己最喜歡的人結婚。

 然後即使事過境遷好幾年,提及時,心上那隱隱留存的遺念,仍會伴隨著記憶,在孤寂顯得脆弱的深夜裡,吐露複雜又無聲的嘆息。

 「他的婚禮在下個月……」站在川流不息的馬路旁,聽著朋友遞來屬於他的佳音,握住手機的手指微顫。早在分手時就做好準備,不料,我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牽掛,被分不清方向的感情作祟,愈保持冷靜愈感傷。

 發自內心很喜歡的人,連同「最」愛的位置也賦與的人,因為分手,就連朋友也當不成,甚至不會再聯繫了,戀愛時明明曾經比誰都要更親近對方,最終卻只能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覺得是該丟了。」深夜的房裡,兩個女子促膝長談,音樂輕聲地唱著關於我和他的過去,回憶也悄悄交織成音樂。妹妹的眼神裡是堅決的肯定。

 「也許是該丟了!」丟掉他送的物品,停止他給與的時光,割捨他呵護的曾經。那剪不斷理還亂的年少輕狂,歷經互相糾纏,造就了如今的分離,愛情沒有對錯,只是再回首已惘然。

 當那些物品從我的抽屜深處消失時,我傳了訊息給他,只有一行字,但我知道他懂得:「恭喜你,謝謝你。」

 熱戀時,因為喜歡所以愛;分手時,因為已付出感情,就很容易變成怨偶。

 緣分到了盡頭,在潦草收尾前,在愛還未被磨損殆盡前,我們好聚好散地與對方擁抱說再見。分離不可能沒有悲傷,但先鬆手的是我,當我明白愛並不能披荊斬棘時,當我領悟彼此的愛是家人的嫌惡時。

 手機震動了一下,我從沉思中回神,是他的回覆。我看了一眼,壓抑著起身的念頭。當把垃圾清空後,我已收拾好心情,就讓此時此刻的自己還能哭著微笑吧!

 但其實……我仍然不想失去那些物品,即使我也會結婚,並且鍾愛丈夫。

 「謝謝妳!妳懂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