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木棉花開時

◎林明理

 當木棉花陸續盛開,鳥聲是親切的──紅嘴黑鵯、八哥、白頭翁和麻雀都是窗外的常客。

 偶爾,那一樹橙紅的花朵,在雨中擲地有聲的墜落……一股令我傷感卻又感覺溫柔的情懷,像古琴絲弦將我縈繞其中。讓我不禁想起了那年,我二十一歲,臉上總是蘊藏著微笑。

 那些往事如風一般流逝了,但有些回憶卻在我腦海裡逐漸清晰,因為春天。

 在這樣的時刻,我想起了當年常踩著細碎的步子,斜揹著一個深藍布袋,登上圖書館一樓溫書室。那木棉花在步道的亮光中像一首響亮的樂曲,像一個俊逸的英雄,那麼熱情又豪放不羈,常能喚起我心中莫名的欣喜。我旋即愛上它的強勁曲線,賦與春天溫暖和交織的色彩。

 風兒輕輕地吹,時時拂拭過去的時光,樹葉在微風中沙沙作響;校園的鐘聲和些微的人語在老榕步道上經過,不朽的時間永遠經久不息。那些年少的天真,每一個回憶都是真實的,有的讓人沉浸在愉悅的幸福中,有的也讓人感到傷感、憂鬱。

 只有枝上的幾隻鳥雀熱烈地叫喚,朝我探了探頭,讓我從回憶中回到湛藍的晴空下。是啊,這廣闊的世界,有多少壯麗山川,又蘊含著多少奇異的幻想,讓人馳騁遐思。

 光陰荏苒,又逢新春。我頓時感悟到,木棉樹帶來的驚喜、美麗、和諧,我曾經有過徬徨,也終於找到自己的道路。如今,我無法讓時光停止飛逝,但能偶爾回顧那些逝去的年華,傾聽自己年少的心,因為這顆心曾在木棉花開時擁有過難以忘懷的時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