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塵緣寄餘情

◎楊崢

  相較於傳統市場,她還是習慣生鮮超市。生鮮超市裡的分量適合她的一餐,保存期限適合待在冰箱五至七天。

 凌晨一點到家,拆一包青江菜或菠菜,或炒或燙或下在泡麵裡都剛好。

 傳統市場的菜不耐放,買回來隔天就黃了。但她喜歡傳統市場的雞蛋,一次一箱三斤地買,約莫三十顆她可以吃七至十天。

 曾有同事問她便當裡怎麼都是水煮蛋和燙青菜,她說它們久放也不易變味。她的工作總是無法準時用餐,也經常沒時間進食,於是她選擇可以邊工作邊果腹,又不會讓辦公室充滿異味的食物。

 其實她最愛的是炸排骨和煎魚,下班後若還有體力她會下廚,吃完再舒服地上床。

 假日她幾乎不吃東西,只喝茶,最近她喜歡上南非博士茶,綠茶太寒,容易讓身體不適,所以她挑了紅茶。

 談了兩次僅止於親吻的戀愛,不願偽裝在乎與端著女孩的姿態,所以就故意疏遠,逃避然後脫離,追根究柢就是懶。

 但在上班時間的十二小時裡,沒人會將「懶」與她連結,身為祕書室首席,她的理智與果決總是幫助公司度過危機。

 當然,老闆希望她擔任更高階的職務,但她只想待在祕書室。

 「我也害怕你離開祕書室,我的行程和身邊的事物都會一團亂。」老闆這樣說。

 她不美,沒有老闆娘擔心的風騷,行為舉止得宜甚至過分拘謹。有一次老闆娘讓她到附近百貨公司幫臨時要出差的老闆挑兩件內衣,她請了辦公室裡的男工讀生幫忙。明快找尋最佳解決方法完成任務,讓所有人放心。

 每個星期一至星期六,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從不請假也不停下來。只有父親過世時,她請了五天假,收假第一天,老闆居然還哭了。

 「有出什麼麻煩嗎?」她問。

 「沒有沒有,就是妳不在我總是心慌,感覺下一秒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浪漫又多愁善感的老闆其實不適合科技業,但家族事業又是他不得不承接的使命。

 還好有雙識人的眼睛,並且信任部屬。公司裡的員工很少離職,大抵也是因為老闆信任部屬,並給與比同業略高的福利。

 她以為工作和生活就這樣照著行程表走下去了,但世事難料。

 老闆的弟弟三十五歲了,終於「學成歸國」,要進公司的公關部門。

 那個僅次於九級地震的消息只有她不為所動,就算在電梯口有個莽撞的新進員工把咖啡倒在她裙子上,她也很冷靜。

 「我會把乾洗費用的收據給你,告訴我你辦公室在哪兒。」

 「我的辦公室是這裡。」他指著櫃檯,她看了他穿的是櫃檯服務人員的制服沒錯,手上端著應該是幫同事買的星巴克,大概只剩一半,其他都在她的裙子和襯衫上。

 那一刻,她只當他是新進員工,他的焦慮和緊張讓她心軟。

 「妳可以現在就脫下來,我馬上先清潔乾淨!」她瞪了他一眼,這樣的人在公司能待多久?

 能待多久?要等下週見分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