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重情才子鄭板橋

◎文景

 「秀才舉人進士;康熙雍正乾隆」,這是鄭板橋一生仕宦的自況對聯;一般人對鄭板橋的印象大概只有「難得糊塗」這四個字;對鄭板橋認識略深的會認為他「詩書畫」三絕;認識更深的會知道他是清朝康乾年間的「揚州八怪」之一。研究鄭板橋的人不但知道以上各種面貌的鄭板橋,還知道他是「疼惜百姓」的好縣令,為了請求賑濟災民觸怒上官,而不惜辭官!在封建時代有這樣一個縣令,當然會在史上留一筆輝煌紀錄。

 其實,鄭板橋一生頗為坎坷,幼年喪母,家貧,全靠乳母拉拔長大。鄭板橋任縣令後,曾有一首悼乳母的詩:「平生所負恩,不獨一乳母,長恨富貴遲,遂令慚恧久,黃泉路迂闊,白髮人老醜,食祿千萬鍾,不如餅在手。」說的就是幼年時他的乳母揹著他在市場賣菜維生,在賣菜前總會先買一個燒餅給他吃,這份恩情在他當了縣令後還來不及回報,乳母就死了,因此,他在悼亡詩中感慨:「食祿千萬鍾,不如餅在手」。鄭板橋一生育有二子二女,惜二子皆早逝,尤其是他在五十二歲那年生的兒子,竟在六歲時死了,他那首哭「犉兒」詩是這樣寫的:「天荒食粥竟為長,慚對吾兒淚數行。今日一匙澆汝飯,可能呼起更重嘗。」證明他的兒子是死於饑荒,在祭子時,靈前供的一碗飯,他多麼希望兒子能從棺木裡爬起來吃上一口!這種不忘乳母之恩、疼憐死於饑荒的孩子心情,讓人清楚看到鄭板橋內心的悽楚與無奈。

 鄭板橋除了不喜歡官場應酬外,也有不少風流故事流傳後世,最著名的是他曾寫詩寄錢給當時京城著名歌伎「招哥」:「十五娉婷嬌可憐,憐渠尚少四三年;宧囊蕭瑟音書薄,略寄招哥買粉錢。」鄭板橋為什麼要寄錢給「招哥」?原來是「遇到知音」了。鄭板橋於雍正七年寫了〈道情十首〉,經過七年才在京師廣為傳唱,最早唱鄭板橋〈道情〉的是當時京師名歌伎「招哥」。據野史記載「招哥」的歌聲「名動京師九城」,當時的填詞作曲者莫不希望自己創作的詞曲能被「招哥唱一回」,但「招哥」每次受邀都是演唱鄭板橋的〈道情十首〉,儘管鄭板橋一生未在京城當官,但他的聲名「轟動京城」全拜「招哥」所賜。為了答謝「招哥」知音之情,鄭板橋特意寫了這首詩並在詩中附上少許銀子,請人送到京城。當時的縣官俸祿不多,所以鄭板橋說:「宧囊蕭瑟」,寄給「招哥」的銀子大概只夠他買胭脂花粉的。

 我們可以在網路上聽到不少聲樂家唱〈道情十首〉裡的〈老漁翁〉:「老漁翁,一釣竿,靠山崖,傍水灣,扁舟來往無牽絆。沙鷗點點輕波遠,荻港蕭蕭白晝寒;高歌一曲斜陽晚,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