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前瞻變革 美陸戰隊與時俱進

 美國軍事媒體網站「Military.com」近日報導,依新建軍規劃方案,未來10年將裁撤美國海軍陸戰隊所有戰車、憲兵與工兵架橋單位;而所有與戰車相關之4項軍職專長,更被列為首波調整對象,凸顯美陸戰隊「告別戰車」的計畫已勢在必行。誠如陸戰隊「戰鬥發展司令部」司令史密斯中將所言,「任何作戰系統的價值,都必須隨環境適時改變」,美軍陸戰隊面對作戰環境改變,必須採取全新思維,方能與時俱進。

 從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海軍陸戰隊一直在不斷變革過程中,發掘自身獨特價值;並透過積極作為,確保軍種存在必要性。從「艦岸運動」戰術、陸戰空地遠征部隊,到伊拉克與阿富汗的反叛亂行動,陸戰隊調整的腳步從未停歇。就連1990年代波灣戰爭結束後,美國國防部開始檢討陸戰隊存廢時,國會兩黨仍一致支持陸戰隊,也是由於陸戰前輩及早經營國會的先見之明。

 面對大國競爭時代來臨,美國面對中共與俄羅斯等修正主義強權挑戰,陸戰隊必須以全新思維,進行編裝調整,否則勢難確保其在聯戰團隊的重要地位。未來的陸戰隊,可能在酷寒的極地,與盟軍並肩作戰;或在太平洋星羅棋布的島嶼群,快速變換陣地,並有效制壓敵軍艦隊與「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才能跳脫過去「為海軍收戰果、為陸軍作先鋒」的傳統灘岸突擊角色。

 新任陸戰隊司令柏格上將推動的「海洋拒止」(sea denial)概念,反映了未來陸戰隊角色定位的新思維。在新的戰略概念下,陸戰隊未來的重點任務,將是在敵我競爭激烈的群島間,運用陸基反艦飛彈及機動防空系統,對敵水面艦艇遂行打擊;並建立防空網,掩護友軍戰機在前線島嶼快速進行油彈整補,以協力聯戰部隊進行彈性的深遠打擊任務。此種利用創造不同領域不對稱優勢,奪取作戰主動權的思維,正符合陸戰隊建構的「多領域作戰」概念。

 美軍陸戰隊已計畫在夏威夷先行成立一支「陸戰隊濱海團」,並進行編裝、準則與戰術驗證。這支新單位將編制陸基反艦飛彈戰鬥隊、防空營、後勤營;並以聯合輕型戰術輪車(JLTV)為主要作戰載台,以便利C-130運輸機及中、重型直升機進行快速轉運。未來在編裝實驗完成後,關島、日本等地亦可能陸續成立「陸戰隊濱海團」,以建立西太平洋地區的「遠征前進基地作戰」網絡。

 在這個架構下,陸戰隊除了「陸戰遠征單位」(MEU)擔負海上巡弋快速應變任務外,整個組織架構,將朝遠距、精準、輕快及多領域戰力方向發展。然而,戰車與工兵重機具單位,顯然無法與此一新組織架構相容;過去十餘年在阿富汗與伊拉克戰場執行反叛亂行動增設之憲兵與民事單位,同樣必須進行大幅精簡,以便將有限員額,用於最迫切需要的新編單位。陸戰隊人事部門,已開始針對被裁撤軍職專長人力進行規劃,仍願續服現役的戰車部隊人員,屆時有可能直接移交美國陸軍。

 事實上,從美軍陸戰隊規劃的未來兵力整建項目,與組織編裝調整計畫中,可看出另一項趨勢─未來作戰重心,將置於島嶼及濱海城鎮地帶。這點完全呼應過去20年,美軍在全球戰略環境評估中,推斷未來主要戰場,將是濱海地區人口密集的城鎮、灘岸及港灣區域。如果再加上中共近年來「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及遠洋海、空戰力的大幅提升,美陸戰隊可能將面對一個前所未見的戰場,必須被迫在難以掌握海、空、電磁等優勢的不利條件下遂行作戰。

 因此,美軍陸戰隊除了決定完全解散所有戰車部隊,大幅調整各類軍職專長的人員編制數;也將同步檢討現有大型氣墊船等「快速兩棲登陸載具」在濱海城鎮地形的適用性。除目前正在進行編裝驗證的「陸戰隊濱海團」,未來區域防空戰力、電子戰及網路戰力,亦為重點提升項目。換言之,組織再造後的美軍陸戰隊,將具有地面、海上、空中、電磁與網路等多領域作戰能力,在聯合作戰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綜言之,「前瞻變革是確保軍隊永續發展的不二法門」。美軍陸戰隊在越戰與第一次波灣戰爭後,曾數度面臨裁撤的危機,但由於歷任陸戰隊司令的遠見,總是可以在危機來臨前,做好因應準備,因而能順利化險為夷,在逆境中不斷成長。在大國角力重返全球政治舞台之際,美軍陸戰隊再次針對未來可能遭遇的複雜戰場,大幅進行組織再造、準則發展、戰法研發與建軍規劃等相關作為。雖然其可能獲致之成果仍在未定之天,但求新求變之精神,確實是各國軍事計畫人員,應效法學習之對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