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母愛至情

◎龍青

 我們對母親抱有一種神祕的熱情,它在生命之火最初形成的瞬間已經產生,印度作家普列姆昌德說,「世界上其它一切都是假的、空的,唯有母愛才是真的、永恆的」,我當然相信是這樣,如果沒有母親站在我背後,我將一蹶不振。

 這世上有許多偉大的人,然而最偉大的只有一個身分,那就是母親。在這樣一個神聖的節日,它比任何一位大師、聖人的誕辰更重要,因為這些大師、聖人也要感謝他們的母親,沒有懷胎十月的母親將他們分娩,他們如何能夠成就自己的事業。

 我遇見過許多心靈遭受打擊的女子,她們遇人不淑,生下孩子以後,唯一要的便是孩子,她們可以捨棄其他一切財物,但不能捨棄孩子。男人加諸給她多少傷害,卻絲毫不能毀損她給與孩子更多的慈愛,這是人世間最珍貴的奇蹟,我們卻經常視而不見。我們看到糟糕的現實,萎縮的人性,這一切當然不是我們應當追求的,然而它出現了,它是一種極大的考驗,唯獨一個女人成為母親時,她超越了這種惡意,她的身心都被生命的光輝籠罩,孩子帶給她的非凡意義,她能夠完完全全感受到,要是一個女人無法感受到它,那她就不是一個完整的母親,而是一個不幸的悲劇。

 老舍曾說,「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裡,雖然還有色有香,卻失去了根。我覺得這句話說明慈母對一個人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根對花一樣重要」,母親是我們的根,母親所在的城市便是故鄉;失去母親的人,便是失去故鄉的人,失去陸地的人。所有的虛無都來自於這種斷裂,我們一生當中有兩次斷裂:一次是失去臍帶,降生人間;一次是失去母親,飄泊世上。儘管我們仍然有自己的色香,卻失去了根基,在社會這個花瓶當中展開枝葉,然而卻不能緊緊地扎根在給我們安慰的土地上,不能扎根在母親的熱望與期盼之中。

 時代迅疾如風,它將我們吹散。幸好我的母親仍然在我左右,她甚至比我更年輕、更有活力,她不再糾纏任何使她困惑的事情,她的每一天都變得燦爛、無邪、快樂,就像一棵棵果樹開花結果,自然而然。因此,惠特曼才如此感慨:全世界的母親多麼相像,他們的心始終一樣。每一個母親都有一顆極為純真的赤子之心。為此我們仍然向前走,仍然讓我們觀望的那些東西成為我們的部分,母親始終看在眼裡,她不會因為我們犯過的錯誤再次出現而將我們拋棄,她知道重複這樣的錯誤,是因為我們仍然是她的孩子;只要她在,我們就不會跌落枝頭,我們仍是青澀的、天真的,是她要守護的一個天使,「或者繼續許多年或一個個世紀連綿不已」。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