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視界

美智庫蘭德分析 面對未來戰爭 美軍準備好了嗎?

譯:王光磊、蘇尹崧 

 下一場戰爭會在哪裡發生?由誰參與?為何發生?如何進行?這4個讓中外戰略規劃人員絞盡腦汁的問題,既不容易求得正確答案,卻又不能不投注大量資金與人力預測,進而在此時此刻著手建構贏得明日戰爭所需的技術與人員。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則試圖透過「地緣政治」、「軍事」、「太空、核武與網路」、「傳播與限制」、「經濟」、「環境」等趨勢面向,對2030年以前可能爆發衝突的區域、時間與型態進行預測,進而提前評估美軍屆時可能遭遇的戰略困境。

【地緣政治】衝突導火線 一觸即發

 美國雖是全球目前「唯一超強」,但受國內兩極分化影響,輿論對於外交國防政策議題日益兩極化,導致嚴重的政治僵局,進而限制美國在國內與國外有效配置外交國防資源的能力。

 另一方面,當前的全球地緣政治環境亦極為複雜:中共影響力持續擴張,進而使其他國家(印太地區國家尤然)面臨「抗衡與扈從」的選擇;俄國日益變得更具侵略性,衝擊歐陸與中東秩序;美國的傳統盟友歐洲則愈來愈脆弱孤立,還得面對移民、右翼民粹主義與歐元危機的挑戰;伊斯蘭世界深陷聖戰恐怖主義、系統性治理問題、經濟困擾,加上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之間日益升高的對抗,恐在未來數年內形成國際衝突的導火線。

【太空、核武與網路】衛星核武網攻 威脅甚巨

 美軍長期以來的優勢,奠基於有效的太空通資情監偵能力,但太空已成競爭激烈的環境,俄「中」積極發展的反衛星能力,與蓬勃發展的商業太空發射,都是影響要素。

 伊朗與北韓積極研發核武,核武擴散問題已成觸發武裝衝突的關鍵,也提升俄「中」等對手在戰時使用戰術核武的可能性。

 至於網路間諜與破壞活動,已成為全球數據雲端化下新的關鍵議題。值得注意的是,與美國防務息息相關的多座基礎設施,並未在美國政府或國防部的管轄內,可能成為戰時敵方的優先攻擊目標。

【軍事】降低AI風險 決勝戰場

 美國雖在2018《國防戰略》決定重返大國競爭,但美軍規模已不如冷戰強大,俄、「中」等國軍力現代化,以及伊朗與北韓發展核武、網路等不對稱戰力,已迫使美軍得付出更多成本嚇阻與因應威脅。加上各潛在對手愈來愈常使用介於戰爭與和平之間的「灰色地帶」(Gray-zone)戰術,也變相封鎖美軍動用傳統軍力因應潛在危機的策略。

 在此同時,人工智慧(AI)的發展,雖有助於美軍提升傳統與非傳統戰力,有效因應前述威脅,但此技術仍具巨大風險,加上美國未在AI領域獲具體領先,代表美軍需盡快在降低風險前提下,加速推動AI。

【經濟】經濟衝突 傳統同盟新變數

 雖然全球化一度成為國際貿易體系的代名詞,但各國的保護主義已重新抬頭,貿易體系壓力日增,加上中共大舉擴張經濟影響力,增加與美國傳統盟友(如英法德等國)的經濟連結,為傳統同盟投下新的變數。除此之外,隨著電子與綠能等新技術、新產業的發展,新能源與礦物的供應鏈,及隨之而來的貿易問題,也可能成為未來衝突的導火線。

 在此同時,與快速發展的中國大陸相比,美國與盟友的相對經濟實力正持續下降,美國在20世紀後半累積的龐大經濟優勢(與其帶來的軍事優勢),將逐漸消耗殆盡,這也導致美國與盟友的經濟制裁能力下滑,以及相關國防工業基礎的萎縮,將進一步影響美軍在未來戰爭的作戰方式與能力。

【傳播與限制】關鍵約束力量 左右戰事

 國際法規範、輿情的好惡、媒體報導的披露,已成新世代武裝衝突中關鍵約束力量,也直接影響美國與同為民主自由體制夥伴盟友的作戰方式。但中共的「3戰」(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以及其他潛在對手的類似作為,除可能透過雙方對國際法體制的「不對稱重視」,趁機擴大影響力,亦能利用假訊息,破壞公眾對美國與盟邦軍事行動的支持,形成日益擴大的「束縛差距」。

【環境趨勢】全球暖化 衝擊未來戰場

 未來的戰場將受到地球環境變化影響,最具體的衝擊就是全球暖化與均溫上升,其將直接影響人類健康與經濟生產效率,以及作戰裝備的運作與存放等問題;其次,氣候變遷將加劇水資源短缺問題,甚至可能成為中東、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與亞洲部分乾旱地區,武裝衝突的導火線。

 在此同時,極地冰融問題一方面導致海平面上升,改變地緣政治敏感區域(如南海)的地理樣貌,也會影響地處低窪地區的美軍基地、增加人道救援的挑戰,同時也讓北極更容易航行,增加敵對大國之間(如美、俄、「中」之間)發生衝突的可能性。

 此外,人口持續增加,導致都市化與特大城市的劇增,如2030年超過千萬人口都市,將從31個增至41個,也將改變衝突樣貌,以及軍事力量投射其中的困難度。

【分析】備多力分 身陷戰略困境

 透過前述趨勢分析,假設美國努力保持全球領先軍事大國地位,從現在到2030年,美國恐身陷一系列持續擴大的戰略困境,美國面對的主要對手,雖然依舊是俄國、中共、伊朗、北韓與恐怖集團,但美國在歐陸的盟友日益分裂與孤立,在亞洲的盟友則陷入對「中」抗衡與扈從的選擇;此外,美國因為同時得因應高強度傳統衝突,與低強度綏靖作戰,導致有限資源嚴重不足。

 報告更大膽假設,隨著美軍日益備多力分,美國將面臨重大戰略抉擇,要不是評估新時代戰略需求後,放棄部分過時的戰略利益,重新選擇投入資源的時間、地點與原因;不然就得堅持,甚至持續擴張舊有戰略承諾,導致在可預見的未來,出現更多的人命與資源損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