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悼六四 中共應棄專制行民主

 發生於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民運,已過去31年。這段日子以來,中共政權極權專制依舊,香港也在此背景中,走上歷史十字路口。由於中共「全國人大」日前通過香港國安立法相關草案決定,使得今年「六四」的意義格外不同。港府顯然已有所預知,因此以防疫「限聚令」為藉口,禁止連續舉辦了30年的香港「六四燭光晚會」,更揚言任何人企圖繼續進行有關集會,即屬違法;殊不知「人身或可禁,人心卻難禁」的道理。

 每年「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皆舉行六四悼念,也是全球規模最大的六四紀念活動。活動舉辦初衷,是港民被「天安門事件」所激起的高昂情緒,以及對中共政權的反感,對遭受血腥鎮壓的民運人士,有著強烈同情心。

 1989年6月13日,當中共發布《北京市公安局搜捕「高自聯」在逃分子通緝令》,支聯會立刻組織「黃雀行動」,希望營救遭受中共追捕的六四民運人士;估計1997年工作結束為止,經由「秘密通道」,共救出約800位學生、知識分子與異議人士,許多驚心動魄過程,凸顯港民崇尚民主自由,不懼強權的堅毅特質,也使香港從此與大陸民主運動,結下無法分割的歷史淵源。

 現今香港,瀰漫著1989年夏天北京的氛圍。經歷劇烈「反送中」運動後,中共強推國安立法,使得港民擔心北京終將扼殺香港的自由。從香港最新民調,52%受訪者同意港府有維護治安的責任,同時也有超過6成港民反對中共強行立法,可知港民其實只想要中共真正落實「兩制」,並能受到《基本法》保障,可經由公平、公正的真普選,選出尊重民意的港首與反映民意的議員,而不要巧立名目,通過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法律」。

 無奈中共總是用各種方式,扭曲自己所提的「一國兩制」,不僅設下重重審查條件,讓北京屬意的投機政客「被選」為港首、議員,操控香港政務,還屢屢強加無謂的法律枷鎖,逐步勒緊香港自由;是以,港民只能一次次走上街頭,爭取原本就屬於他們的權利。

 最近充滿爭議的香港國安立法,預計6月通過草案文本,港首稱其係為「打擊少數參與恐怖行動或分裂行動的犯罪者」;此說法,和北京慣以國安為由,合理化打壓人權與異見的做法,如出一轍。中共浮濫利用國安罪名懲戒、鎮壓維權運動,製造「寒蟬效應」,對大陸民眾如此,對新疆亦是如此;我們從其不斷聲稱香港已有「恐怖主義苗頭」看來,香港的未來實在讓人憂心。

 早在10年前,新疆維吾爾人也曾走上抗爭維權的道路,卻被北京當局視為「嚴重暴亂行為」。過去幾年,中共持續在新疆以反恐為名,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透過所謂「再教育」迫害少數民族,將民主、自由、人權、宗教、文化比做「毒瘤」,必須接受專制思想、愛國主義的「治療」;若非少數資訊流出,國際社會根本難以得知新疆慘況。世人以為種族清洗早已不再,沒想到在21世紀的今日,仍在新疆繼續上演。

 比較31年前的中共政權,可以發現在科技、資源、手段方面,今日的北京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在開放言論、思想、自由、民主等方面,則未見絲毫進步。中共還自以為經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更見社會主義體制優勢」,足以成為全球「新典範」。事實上,中共的專制統治,完全與國際社會認可的透明、負責、效率及公民參與等「良善治理」原則背道而馳;面對問題態度,亦仍依循「由上而下」的政治手段解決,依舊不進行民意監督、新聞自由、司法獨立、權力制衡等制度面的結構性反省,據此,大陸問題之所以層出不窮,就是因為北京始終視謊言為真理,不願面對錯誤,真誠反省。

 每逢六四周年,中共一定不會忘記加強限制「天安門母親」對已逝子女的追悼,卻刻意忽略對「天安門事件」應負起的責任。如今港府也有樣學樣,封殺六四紀念活動,證明港府所說的「香港仍享有高度自治」,是不折不扣的謊言。在此局面下,我們衷心希望香港不會步入新彊後塵,也期盼大陸人民有朝一日,能享有真正的民主與自由。

 縱言之,在「天安門事件」31周年的時刻,我們要呼籲中共,何不從虛心回應「真相、賠償、問責」等3項「天安門母親」的訴求做起,正視極權專制對大陸人民的危害,畢竟自由、民主、法治才是正道,也是北京當局擺脫崩潰危機的唯一出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