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散,不散

◎偌堯

 雨瞬間降臨永康街,還來不及撲向麻黑油亮的石地磚,便先墜入掩頭疾奔的愛侶懷中,點點滴滴,浸濕一大一小樣貌相仿的兩件白色棉T,飛騰彈跳的水珠碰撞胸口後直直滾向十指糾纏的手,在緊貼的掌心與掌心間,滑出暗流。

 無常,豔陽蒙了臉,悶雷隱隱,上一秒才肩並肩相視而笑,下一刻便背對背各往東西。

 好好的,怎麼會哀愁滿腹?明明是久別重逢的場景,竟讓這滂沱淋漓化為簾幕,串串晶亮透涼,徹底為五月底的炙熱黏膩降溫。人始終算不過天,真喪氣。

 傾盆也許僅只一霎,情人卻已黯然分離。飄零散佚的,是未盡的遺憾。

 「好久沒和你出門走走。」女孩每隔幾天就開口邀約,「今天陽光很好」,尤其在早晨的公車內,人擠人的空間裡,她特別想念男孩的陪伴,「和我一起光合作用嘛!」愛情需要養分,她和他之間,也該有點動靜。

 等了又等,獲得的回應總是千篇一律,「最近忙」,男孩避談他的行蹤,「好累喔」,凌晨時分才出現單句訊息,日復一日,這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拔河,兩人都苦撐著看誰先放棄。

 時間著了魔,累積餘留的,是殘影交疊的輪廓,你的眉眼仍舊清明,我的視線卻被轉移。我們都沒察覺,兩人世界多了一個角色,不甘蟄伏暗處,悄悄破土探頭張望。

 拉扯下,女孩猶豫了,這是老天安排的轉折嗎?該不該賭?

 回憶滾輪加速轉動,她和他,在平常日的電聯車上,在快下片的電影播放中,在非盛開時節的花圃間,在疫情正盛的深坑老街裡……還有,在旅遊旺季人來人往的永康冰店——那處時雨時晴的初約地。

 「這個月有件重要的事。」螢幕後的女孩,彷彿在向男孩眨眨眼。「端午節又沒到。」不知是裝傻還是記性差,他沒猜中,也沒多問。

 去年同日,他們一起度過,女孩在心中倒數,男孩卻毫無聲息,某天夜晚,她終於忍不住,「那天,我們去爬山好不好?」他斷然拒絕,「沒空啊!」

 「你不替我慶生嗎?」女孩失望沮喪,男孩有恃無恐回說「還早」。很明顯的,這件事尚未在他的計畫中,她故意說氣話,「時間一定留給你嗎?」

 「那算了。」男孩離線,沒有哄她。「這麼狠?」太長的沉默,她寒了心,「我不自討沒趣,不看就不看。」女孩收回訊息,開門讓新朋友走進她的世界。

 改變狀態的,是細瑣小事,她或者只是在等一個預兆。

 愛情是雙人行,演不了獨腳戲,男孩和女孩會像所有的故事,聚散總有時,但曾有的甜蜜與共鳴的旋律,永遠懸掛不散。

 此刻,漸行漸遠的兩人或者互藏思念,「想你會想我嗎?」而在繁星閃耀的銀河中,他們還要磨蹭多久,才能不迷失方向,找到那顆只為自己點亮天空的寶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