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念記郝柏村先生

◎王漢國

 今年三月三十日,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以一百零一歲高齡病故,與世長辭。在這段日子裡,社會各界發表的追悼性文字頗多,有敬仰於他一生卓越事功者,有追慕於他的道德文章者,亦有感念於他的愛國情操者。

 惟筆者認為,其中要以張祖詒先生(前總統府副祕書長)的一副輓聯最為貼切。聯文如下:「出將入相,有萬丈豪情;領軍治國,無半點私心。」回顧郝先生的一生,從早歲的投筆從戎到暮晚之齡的振筆疾書,為的是要傳達他守護中華民國始終如一的赤忱,以及顛沛、造次皆如是的不貳意志和信念。

 大凡一個人能夠擁有堅定的信仰和不屈的意志,乃基於他們具備真誠不貳的中心思想,而其中心思想必來自久經淬鍊的人生閱歷。郝先生的軍旅生涯,飽經戰火,憂患重重;他的從政過程,外辱橫加,無日或已。而他卻能以「無愧」之心面世;以「無懼」之德勵人,實屬難得。

 民國七十七年間,郝先生為強化軍隊的哲學教育,乃特別指示由總政戰部負責規畫及籌辦「國軍高級將領哲學研討會」,那是當年軍中的一樁大事。蓋哲學為一切知識體系的基礎,國軍將領的哲學素養攸關建軍思想的確保,而建軍思想的完備與否,又影響建軍大業的成敗利鈍。彼此可謂層層節制,環環相扣。

 至今仍清晰記得,首場「國軍高級將領哲學研討會」是由郝先生親自擔綱的,其演講主題為「陽明哲學的時代性」。在當天的研討會上,郝先生慢條斯理、有條不紊地詳細介說了《王陽明傳習錄》中的哲學思想。尤其,對陽明「心學」部分,如「心即理」、「致良知」與「知行合一說」等皆著墨甚深。

 所謂「心學」,即「良知之學」也。良知屬於「聖賢的自覺」,不待外求。人的良知,可以定義天下萬物,而天下萬物之理,都是由自我的良知來成全的。因為心「便是性」、「便是天理」、「便是軀殼的主宰」。

 同時,「良知」也是「一念靈明」,若心靈常處於「良知」狀態,得到恆定的平靜,可超脫外物,不為物役。臨事之際,亦能專注於當下,不會輕易受到外在紛擾的影響。這對於國軍將領而言,尤其在領導統御上的重要性,實不言而喻。

 念記這段往事,一者在說明郝柏村先生對國軍將領哲學素養的重視,是值得稱道的。再者,他生前一再強調的「帶兵要帶『心』」,更是蘊含著高度哲理和智慧的一句話。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