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關山嬉遊記

◎林明理

 一個甜美的清晨,親水公園裡綠草如茵,沒有喧囂。藍色的風喚醒沉睡的生物,只有如醉的花卉和墨綠苔蘚仍酣睡在大樹旁。

 驀然,一隻松鼠掠過,為公園注滿雀躍的朝氣和驚喜!水聲潺潺盈耳,在廣闊的天空之下,我聽到鳥雀劃破天空,白雲悠悠,靜靜晃動。

 原住民廣場的陽光溢滿樹梢,落葉飄舞如蝶。周遭深綠與蔚藍,溪水清澈好似晨露,那兒萬籟俱寂──只有白鷺翩飛,透射出沉靜的大自然。還有一座觀星台,可觀賞鳥類生態,諦聽大自然的天籟。

 我想畫一縷炊煙,穿過群鳥的方位,掬飲一片幽雅的涼意。還想畫一條溪,山巒夾著山坳,輕輕的,有白鷺掠過……湖面倒映著白頂的表演廣場,風光旖旎。或者,畫花朵的靜默,一波波雲霧裊裊……但我框不住這片青山,也框不住美麗的落霞。

 這片土地肥沃、水源充沛,因此開發很早。當我返身離開,便開始想念那棲息在湖畔的野鳥,還有在我心中,收藏許多牛背鷺沉思的身影;或騎著鐵馬馳騁風中,登上高處眺望遠方,那些瞬間是幸福美好的。

 當夕陽款款離去,關山洋溢著歡愉。但願我是隻不眠的白鳥,再次出沒在這片如夢的山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