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海軍火力支援 強化即戰力(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美國海軍和陸戰隊已證明海上火力支援的作戰價值。然最新國防作戰需求並未有效反映他們提出的最新作戰概念,如分散式海上作戰(DMO)和遠征先進基地作戰(EABO)。因此,美海軍特委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針對海上火力支援作戰需求,與建案計畫內容的適切性進行深入研析,進而提出需求變更建議。本報特別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編按)

 前言

 美海軍水面火力支援(NSFS)在較早時期被稱為「海軍艦砲支援」,一直是美艦主要傳統及象徵性任務。艦砲不僅被視為重大海戰中決定制海權的主要手段,也被廣泛運用在岸上支援作戰任務,並直接影響岸上作戰進展,例如向岸上陸軍和陸戰隊提供相當於野戰砲兵的火力支援。美海軍和陸戰隊都宣稱,並證明海上火力支援的作戰價值。直到最近,海軍才將DDG 1000朱瓦特級飛彈驅逐艦,設想為用於執行近岸作戰;艦上艦砲和飛彈系統,則直接用來提供岸上作戰部隊火力支援。

 海軍和陸戰隊已將NSFS視為重要任務,但與此任務相關的需求則非常廣泛,以至於在某些情況下,相較於「艦上任務」而言,這些任務要求均無法被具體化。基此理由,美海軍要求重新檢視NSFS作戰需求和建案計畫內容的適切性。

 二戰時期 NSFS運用成熟

 在兩棲作戰的背景下,NSFS通常被用來當作預備火力,用來壓制或癱瘓敵人的沿岸防禦能力,並為後續登陸部隊提供火力支援。第二次世界大戰是NSFS在兩棲作戰任務中,成熟運用的輝煌時代。此後,從韓戰到各種現代衝突,NSFS的效用和任務範圍逐漸被擴展到防禦作戰、攔截後勤目標及戰略訊息傳遞等。

 控制局部海域的先決條件

 在過去,NSFS的效用,是在支持艦隊遂行或爭奪局部海域的制海權。就海上火力運用而言,艦隊必須能夠在沿海區域內遂行自由巡航任務。從災難性的加里波利登陸作戰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役中,成功運用NSFS,已一再證明此作戰方式的價值。

 即使在越戰期間,「海龍行動」中的船艦,也不得不面對北越沿岸愈來愈強大的海防戰力。由於無法有效癱瘓制壓敵砲火攻勢及掌控局部制海權,迫使美艦必須退居至更遠待命區,發動攻勢及實施更加機動的戰術作為。從歷史上來看,潛艦、水雷和空中威脅,一直是艦隊執行NSFS的最大威脅。至今,現代威脅還包括無數的飛彈攻擊。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的技術發展迫使NSFS作戰範圍愈來愈遠離作戰目標。例如,中共的A2AD能力,包括長程精確戰區打擊系統,主要是巡弋飛彈和彈道飛彈,以及有人駕駛的戰機和反艦武器等。

 特別是反艦巡弋飛彈,例如射程160 km的中共鷹擊83反艦飛彈(YJ-83),能有效制壓美艦機動性和艦隊使用NSFS的能力。儘管國家行為者才具備擁有如此強大A2AD技術的能力,但2016年「梅森號」神盾驅逐艦,則遭到來自葉門民兵反艦飛彈襲擊,凸顯此類武器系統已逐漸擴散至非國家行為者手中。

 美艦隊在歷史上曾採用3種方法,獲得爭議海域的制海權:一是提高海軍火力的威力和射程;二是透過戰場準備行動來孤立目標;三是採取全面性壓制的手段。沖繩戰役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在作戰中,美海軍艦隊充分運用海上火力,阻絕日本海軍對該島的作戰支援,同時透過艦艇數量優勢,應付神風特攻隊攻勢。儘管現代威脅加劇,並擴大制海權的爭奪,但海上火力仍是相關且必要的。前述手段可以作為現代海軍火力的基礎,用來應付和克服各式飛彈的威脅,以及有效爭奪制海權。

 射程、彈量和準度的難題

 射程、彈量和準度通常是用來衡量NSFS的重要指標。理想情況下,美海軍火力應具備射程遠、壓倒性數量和前所未有的準度。然而,事實上,從歷史上來看,美海軍的火力無法同時實現此3項標準。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美海軍採取遠程射擊,以降低艦隊弱點的暴露。但此舉也導致彈著準度和彈量的耗損。射程加大後,本質上會增加砲彈飛行時間及增加砲彈用量。然在戰爭後期,美艦改採取靠近目標,縮短火力射程來獲得彈量優勢和彈著的準度。

 在越戰期間,一直存在著變更調整射程、彈量和準度間的問題。由於政治和人道主義的要求,為避免平民百姓的傷亡,而必須提高彈著準度。例如,在對越南廣義省的北越共軍實施海上火力打擊時,美軍驅逐艦「風暴號」特別在向村莊開火前先駛近目標。然而,即使如此,亦難以達到精準打擊村莊內的越共部隊。美艦「風暴號」雖成功擊退越共的襲擊,但同時也造成許多平民百姓的傷亡。

 隨著先進彈藥和飛彈技術的出現,這種情況仍一直存在著。儘管戰斧巡弋飛彈(TLAM)和先進的精確彈藥,如遠程對地攻擊彈藥(LRLAP)提供優異的射程和精確度,但這種彈藥的造價成本過高,使得無法有效降低批量生產成本。例如,2011年,在利比亞的「奧德賽黎明」行動期間,使用TLAM的彈藥支出總計3.4億美元。另外,終止DDG 1000級驅逐艦先進槍砲系統(AGS)的採購,亦是另一顯著案例。射程、彈量和準度的難題,幾乎肯定將成為NSFS未來發展的關鍵挑戰。

 彈藥多樣化的必要性

 如前所述,NSFS通常根據射程、彈量和精準度進行量化。然而,發射的彈藥類型與發射平台是一樣地重要。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NSFS的低效能主要是裝配在穿甲彈之延時爆炸裝置所造成的。最初設計目的是用來貫穿船艦鋼板,然在地面轟炸中,穿甲彈往往會在爆炸前先鑽入地下,並產生雷鳴般的轟鳴聲,聲音嚇人,但傷害威力很小。

 相較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海軍彈藥的改良大幅成功發揮NSFS的作戰效益。如運用白磷彈將日本士兵從掩體內驅趕出來。事實證明,提供強烈照明的5英寸口徑照明彈,對協助地面部隊反擊日本部隊攻勢至關重要。因此,美軍部隊對5英寸口徑照明彈的需求變得很大,以至於永遠無法滿足需求。同時,戰艦也開始運用高速彈藥攻擊混凝土碉堡。於此期間,多種彈藥的運用,讓NSFS在戰場上發揮更多角色。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NSFS彈藥的基本類型,並沒有任何改變,主要功能是高爆炸和照明。相較於陸軍野戰砲兵而言,NSFS缺乏彈藥的多樣性。目前,美國陸軍正在推動火砲遠程打擊能力的升級和現代化工程。升級計畫包括努力改善彈體推進力,用以提升射程和射速,以及採購不同類型的彈藥。同樣地,NSFS如果要提升未來作戰能力,則必須發展多種功能的彈藥,包括煙霧彈與子母彈。因此,NSFS不應僅透過射程、用彈量和精準度,來衡量未來需求,還應考量NSFS在現代戰場上,可以運用的多種科技。(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