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強化反無人機戰略 制敵機先(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無人機是近年來戰場要角,甚至不可或缺的致勝利器,舉凡情監偵、目標標定、火力支援,乃至於獵殺一體攻擊性任務,在全球各地衝突中屢見不鮮;但對地面部隊而言,卻是難以招架的棘手挑戰。美國防大學《聯合部隊季刊》專文探討該新興威脅現況、研究問題本質,並提出未來建議考量,本報特摘譯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軍事力量往往都在技術、武力運用的組織變革,以及訓練的交會洪流中,不斷推陳出新。然而,戰爭中持續演進的特質─亦即技術革新,以及軍隊征戰多年造成的長期效應,卻局限美軍因應全球新興安全威脅的能力。眾所皆知、無所不在的無人機,即為當前聯合部隊面臨的最嚴重新興威脅之一,起源則可溯及伊拉克自由作戰行動伊始即製爆裂物(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 IED)泛濫成災之時。

 近期涉及國家與非國家行為者的衝突,以及如俄羅斯、中共等美國敵對勢力積極籌獲的舉措,都預告未來戰場上的官兵,勢將面臨無人機廣泛運用的情況。例如,俄羅斯與其支援的分離分子,已在與烏克蘭的衝突中,運用多款無人機獲致顯著破壞性戰果;美軍駐敘利亞部隊,亦在「伊斯蘭國」(IS)分子從事致命/非致命無人機行動時,無從維繫3500呎以下空域的延長時段作戰管制。展望未來,美國防部預測,中共對無人機的投資即將超越美國,單研發項目就挹注逾100億美元,迄2023年恐躍升為全球領導者。

 超過60年以來,美軍地面部隊首度面臨敵有效空襲,還無力反制此威脅。現有的防空系統面對緩慢、低飛的無人機時,已無法有效偵知,或者接戰速度不足以有效因應攻擊,造成美軍作戰風險,亟需發展並推行一套更全面的反無人機策略,其不只要超越現行作法,更要涵蓋軍需、組織與官兵需求選項。無人機象徵一多領域挑戰,故美陸軍的反無人機精進策略,將是一套發展與整合反無人機戰力的架構,進而形塑新式作戰構想。

 當前威脅

 ●技術擴散

 冷戰期間,基於長期監控前蘇聯的需求,美空軍與情報機構在1950年代末期,展開無人機研發作業,相關技術於1960年代初期成形。1960年代後期,美國運用相關新式技術,監控中共在核子與防空戰力的發展,並在越戰中執行戰場損傷評估。一連串衝突過後,美國對於是否將無人機整合至歐洲對抗前蘇聯的作戰序列,則囿於技術與空域限制等考量,而舉棋不定。儘管如此,美國仍持續提升無人機技術,並在1990年代成功發展出掠食者(Predator)等耐航監視戰力。

 1995年,掠食者單位首度赴波士尼亞部署,任務係提供目標標定資訊、監控難民流向,並提供戰場損傷評估。見識其在崎嶇地形與惡劣天候下,24小時不間斷地監視作戰效益後,美國會挹注2倍以上預算在掠食者系統上,加速開發無人機計畫,奠定後續全球無人機隊與戰術應用的基礎。就在美國開啟無人機運用的濫觴後20年,無人機已在全球遍地開花。今日,逾90個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擁有無人機戰力,範圍從小型、商用無人機,到更精密的軍事載台不等。其次,至少16國擁有武裝無人機,另有20國企圖發展此類戰力。突飛猛進的電子產品與軟體技術,以及戰爭變化本質匯流而成的巨大影響力,造就出軍/民用無人機迅速擴散、廣泛應用的榮景。全球現有600餘種武裝與非武裝無人機刻正使用或研發中。

 無人機的可獲得性、可負擔性,以及潛在戰力,影響其擴散程度。小型、廉價且市場可獲得之業餘玩家用無人機,整體性能較差,但可提供有心人士過往尖端軍事載台方能具備的情監偵戰力管道。例如,中國大陸製大疆(DJI)Mavic四旋翼商用無人機,即可以不到100美元價格自由購得,具備自主起降、依循全球定位系統設定航線飛行、追蹤與跟隨飛行物,以及感測與閃避障礙之能力;其自主飛行的程度,現已凌駕於美空軍造價約1700萬美元的死神無人機(Reaper)。

 以色列是當前全球最大的軍用無人機出口國,占過往30年間國際軍武轉移的60%強。2010至2014年間,僅有約2.5%的無人機買賣屬武裝型別,因此國際間的無人機外銷品項,大多是無武裝系統,主要供偵察用。然鑑於積極發展無人機的國家只增不減,武裝無人機的外銷數量仍向上攀升;尤其是中共,已迅速躍升為外銷廉價、具武器酬載能力無人機的先驅。

 商用無人機的擴散程度,遠較軍用型式更為迅速,原因在於後者成本較高、更仰賴基礎設施支援,以及既有的國際軍武貿易協定限制。在安全領域中,商用系統易於取得與大量擴散的現況,造成軍事反應捉襟見肘,因為這些商用型式往往具備與小型軍用無人機不相上下的能力,並可輕易改裝供軍事用途。新一代的商用無人機技術,更傾向於軍規設計,並朝諸如蜂群(swarming)作業等新操作概念邁進。綜上,隨無人機技術不斷進展和擴散,軍、民用無人機的界線將日趨模糊,作戰風險亦趨惡化。

 因應無人機擴散問題,軍方高層必須了解各式無人機的能耐和限制,據以發展反制之道。美國防部現基於無人機的尺寸大小、速率,以及航程,將其分為5大類;此舉雖有助於釐清各系統扮演戰術或作戰角色時潛在用途,然該分類法無助於認清無人機可能在戰場應用方面的2項重要特質:系統的可獲得或可用程度,以及運用該系統所需支援技術和基礎設施。運用該2項特質,可將無人機區分為4大類:業餘用無人機、中型軍/民用無人機、大型軍規無人機,以及匿蹤戰鬥無人機。各類無人機都具備獨特能力與限制,可藉此決定反制該系統的基礎。

 業餘用無人機唾手可得,通常價格低於3000美元。系統多採預先組裝或接收後再組裝,但不需要操作訓練或任何支援基礎設施。中型軍/民用無人機,則因其成本與基礎設施需求高,一般難以獲得,通常由國家外銷或轉移至外國軍方和非國家行為者。大型軍規無人機配備偵察與武裝選項,鑑於其成本與基礎設施需求,顯見各國軍方以外的操作者。匿蹤戰鬥無人機,則具備如干擾、低雷達截面積等尖端科技,僅有生產國能操作。迄今,美國是唯一已知的匿蹤無人機使用國,但有多國致力於研發匿蹤戰鬥無人機。(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