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強化反無人機戰略 制敵機先(中)

美軍地面部隊的作戰風險,隨著俄、「中」等國致力研發武裝無人機而急遽增加。圖為俄軍人員正在操作小型無人機。(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美軍地面部隊的作戰風險,隨著俄、「中」等國致力研發武裝無人機而急遽增加。圖為俄軍人員正在操作小型無人機。(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運用模式

 無人機日趨精密,遂行任務範圍從監視到致命攻擊,可擔任投射系統,甚或廉價的精準導引武器。追求人工智慧與蜂群能力的走向,則意味將來運用大量小型、廉價系統,局部癱瘓更強大軍隊(如美陸軍)的可能。商用可獲得無人機的廣泛運用、精密度日增,以及武器化傾向,代表任何國家或非國家行為者都可取得是項技術,並以出奇方式運用。再者,運用無人機或有戰略模糊優勢,國際上對於動亂或衝突中運用無人機的看法,與在類似場景中,運用傳統有人機的態度大異其趣。

 更廣泛運用無人機,可能重塑軍事作戰構想與國家介入衝突的方式。相關系統與生俱來的戰略模糊性,增加行為者的軍事選項,尤其是在灰色地帶衝突,或是多方均聲索空域的類似密集環境中。無人機可降低特定行動的風險,如侵犯他國領空,因為系統運作時,並無機上飛行員存亡風險。然機上無飛行員的事實,同樣也降低國家以武力反制無人機入侵的風險;近年例子可說明此微妙態勢。2014年,土耳其擊落1架疑似俄羅斯無人機;2015年,敘利亞宣稱擊落1架美軍掠食者無人機,2例均未釀成情勢惡化或報復行動。對非國家行為者而言,無人機或能提供一項別無他途可取得之軍事戰力。例如,俄羅斯支持的烏克蘭分離分子,曾運用無人機執行火砲前觀;2016與2017年,「伊斯蘭國」(IS)即運用小型武裝無人機攻擊伊拉克部隊。

 美軍地面部隊的戰術與作戰風險,近年來呈遽增趨勢;包括俄羅斯、中共、伊朗、北韓等逾23國,已知均擁有或正在研發武裝無人機戰力。具備無人機戰力的非國家行為者,亦持續增長中,包括「伊斯蘭國」、真主黨、哈瑪斯等恐怖組織,以及葉門青年運動叛軍等叛亂團體。在非洲,「博科聖地」近期使用武裝無人機,跨國界攻擊奈及利亞與卡麥隆;另鑒於索馬利亞「青年黨」與真主黨的密切關係,其運用無人機支援恐怖行動,也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俄羅斯、中共與伊朗都擁有武裝無人機,並展現其運用小型戰術無人機的作戰創新構想;這些國家在近期衝突中所做所為,凸顯出無人機造成現代衝突的複雜度升高、作戰創新與廣泛運用影響深遠,以及敵對勢力刺探利用美軍弱點的諸般行徑。綜上,美陸軍對於各區域的潛在衝突,都應及早因應、預作準備。

 俄羅斯迅速推動一套無人機發展與獲得計畫,目標是購買以色列製無人機,同時投資本土自製。值2014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與東烏克蘭之際,俄國暨其代理人運用戰術無人機,提供情監偵目標標定資訊,支援砲兵部隊;東烏克蘭之役,更是外界普遍認為係敵對方運用無人機創造決定性戰果之濫觴。小型載台提供的近乎即時情資,提升目標位置精確度、反砲擊反應時間,以及火力發揚任務致命性。在2014年7月某役中,俄羅斯運用該戰法,摧毀4個預劃執行跨邊界攻擊俄國支持分離分子補給線的烏克蘭陸軍旅。

 對於俄羅斯展現的創新無人機戰術,伊朗亦興致勃勃。早在數十年前與伊拉克衝突時,伊朗即展開無人機計畫,如今已是中東地區發展最速者之一,並樂於分享先進無人機技術予區域內盟友。據稱,伊朗在伊拉克與敘利亞操作「見證者」(Shahed-129)等無人機、外銷無人機技術至真主黨與哈瑪斯,或已提供葉門胡賽叛軍不同機型,並與俄羅斯分享先進無人機技術。美軍曾在敘利亞接戰,並擊落2架攻擊美軍地面部隊的伊朗製無人機;這類事件凸顯伊朗持續擴展無人機計畫,並意圖以無人機做為對抗強大美軍的不對稱手段。伊朗製無人機,曾出沒於巴基斯坦至敘利亞,以及整個波斯灣區域,並成為伊朗技術的注目焦點,凸顯在嚴峻國際制裁下,逆勢成長的先進軍武能力。

 西方軍事高層與分析家仍不甚明瞭中共發展無人機,進而支援軍事的規模,然咸信為確切無疑的隱憂。若干專家認為,共軍的無人機取向聚焦在蜂群技術、提升酬載與航程,並結合人工智慧。美國會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中共本土自製的無人機數量和型式都不斷增長,其中5種在2016年珠海航空展公開展示。中共似乎認為,以低階技術無人機鏈結高階技術人工智慧組成之機群,將成為未來衝突的武器首選,足以對抗任何軍隊,包括美軍。中共發展無人機的投入程度,則反映其對於該技術在未來衝突中,具備舉足輕重影響力的認知。

 反制威脅的建議

 美國的政策絕不能只因應當前問題,而應具備足以調適明日威脅的彈性。一套完善的對抗無人機戰略,必須涵蓋各式各樣無人機呈現的不同威脅本質,全面性針對潛在國家與非國家行為者造成的無人機威脅,提供克敵制勝的解決方案。美陸軍現行採用的對抗無人機戰略,尚未能達到該目標。此文強調,美國的敵對勢力,正不斷學習與調變,但美陸軍並未跟上變化的腳步。俄羅斯如火如荼地在烏克蘭部署無人機、伊朗正大力發展無人機技術,中共更致力於研發全方位無人機戰力,非國家行為者使用無人機的戰法亦求新求變,在在提醒美陸軍,未來衝突中,無人機濫用的情況想必愈演愈烈。更上層樓的無人機技術與求新求變的戰法,提醒美陸軍應效法俄羅斯所為,須從近期衝突中汲取教訓,認知戰爭的變化特質,有賴改善獲得作業與訓練,方能有效對抗無人機威脅。

 全球反恐戰期間,美陸軍經審慎考量,最終設定預算優先順序,大幅減少並捨棄短程防空系統,改置重點於長程防空系統。據高層表示,該決定係基於風險評估,另取決於對美空軍當前與未來戰力,足以掃蕩任何空中威脅確保空優的認知。然隨著該決策立基的假定已不符現況,大量裁減短程防空系統的現實,意味美陸軍僅能依靠過時老舊的反戰機與飛彈攔截系統,對抗各式各樣的無人機威脅。值戰術無人機濫用盛行之際,若採先進防空與飛彈系統因應,不僅耗費不貲、大材小用,亦無力防範緩慢且低飛的無人機。

 2017年9月,以色列國防軍運用美製愛國者飛彈,截擊1架自敘利亞侵入以國領空的小型無人機,然發射數枚單價高達3百萬美元的愛國者二型飛彈後仍未果。該事件凸顯出以有限的戰區級防空資產對抗戰術無人機時,無以為繼的成本與技術困境。時任美陸軍準則與訓練司令部司令帕金斯上將同年也指出:「我若是敵人,就會去eBay線上購物網站,盡可能蒐購單價不過300美元的四旋翼無人機,拿來消耗戰場上所有的愛國者飛彈。」單枚造價分別達3百萬與3萬8000美元的愛國者和刺針飛彈,若仍充做對抗無人機的主要防空手段,則敵人很可能效法「伊斯蘭國」(IS)在敘利亞對抗俄羅斯的方式,將價值數千萬美元的戰區級防空系統癱瘓殆盡;如此低成本的戰法,將造成整個區域的作戰行動,飽受後續空襲之苦。

 儘管美陸軍已著手改善其反無人機戰力,相關行動仍顯不足;軍需指揮部已重新檢整原預劃銷毀的老舊復仇者短程防空系統,擴充現役部隊的可用數量。該項行動的取向正確,然短程防空系統重新服役的作業費時,銜接期間各部隊仍暴露危險之中;有鑑於此,美陸軍訓練並指派刺針飛彈兵力至各部隊,同步發展其刺針飛彈升級版,俾提升對抗無人機的效能。然這項解決方案早已證實差強人意。美陸軍前於1990年代,即試圖將刺針飛彈兵力整合納入現役部隊,然資深國防官員指出,此舉「效果不盡理想,至少有80%的刺針飛彈,係在敵人已重創己方後,作戰官兵於報復情境下發射。」當無人機威脅不斷演進時,對抗該威脅的解決方案勢須更勝一籌。(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