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政爭不斷 陸建設「平安中國」淪空談

習近平推動「平安『中國』」建設,卻反映出多重的「不平安」政治意涵。圖為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於北京舉行全國信訪工作會議。(達志影像/Newscom)
習近平推動「平安『中國』」建設,卻反映出多重的「不平安」政治意涵。圖為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於北京舉行全國信訪工作會議。(達志影像/Newscom)

◎黃秋龍

 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工作指示中,曾多次要求建設「平安『中國』法治『中國』」。今年4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長郭聲琨,主持首度召開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第1次會議。雖然,該會議之召開,意謂習近平「平安『中國』」建設已正式開啟,卻也反映多重的「不平安」政治意涵。尤其,《「中央」政法委長安劍》網站於6月1日刊登身兼「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的陳一新,接受《瞭望》新聞週刊記者專訪,特別指出打掉人民深惡痛絕的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問題,更說明當前中共政法幹警,為涉黑涉惡腐敗和充當保護傘的積弊。凡此,不僅隱喻著政法幹警對「政治站隊」仍存在觀望,政法單位內部監督問責與權力問題依舊;更凸顯專項鬥爭過程中矛盾的特殊性,包括涉及大陸營商環境、司法程序品質、智慧財產權保護、網路安全風險、脫貧攻堅領域違法犯罪,為重大國家戰略實施提供法治支撐等,仍將面臨「不平安」的挑戰。

 整頓政法系統轉移內部矛盾

 「不平安」的政治意涵包括:其一,該建設協調小組會議在時機選擇上,處於中共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取得防控後,與「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召開前夕之間,必須展開政治安全與政權維穩部署。其二,「司法部長」傅政華並未出席該次會議,時任遼寧省長、曾係習近平任職浙江省省委書記時之舊部唐一軍卻出席會議;同時就會議排名觀察,唐一軍確實已取代傅政華。其三,公安部黨委委員兼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媒體報導稱其涉嫌向美國洩漏新冠肺炎疫情核心機密,或為該疫情矛盾糾紛、香港「反送中」運動」承擔政治責任),於4月19日接受「中央」紀律委員會、「國家」監察委員會調查。由於傅政華長期被視為江澤民派系,與「中央」政治局前常務委員周永康親信,孫力軍則曾為習近平、王岐山清除政敵。傅、孫均出身公安系統,卻未出席政法系統的重要會議,不僅被解讀為中共權力派系鬥爭,也意涵著政法系統(公安、國安、檢察、法院、司法) 「刀把子」,與共軍「槍桿子」同樣做為維護中共政權穩定的兩大利器,將在政權維穩上,採取有別於過去太具針對性的方針,改以能代表習近平創新社會治理的「平安『中國』」為包裝。

 反映派系鬥爭「不平安」現實

 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於今年4月19日主持召開公安部黨委會議,通報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情況。會議指出:「孫力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接受審查調查,是其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的必然結果。」其中,「不知敬畏」等指控,實令人以為當前中共政治,還處於傳統保守時期,亦即任何對「今上」「不知敬畏」者,難免被扣上莫須有罪名而惹禍上身。尤其,又指出:「任何人都不得把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絕不允許妄自尊大、我行我素,絕不允許搞一個人說了算,絕不允許把分管領域搞成個人『自留地』。…深刻認清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對黨和公安事業造成的嚴重危害,深刻汲取教訓。舉一反三,切實從思想、政治、組織、作風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要緊盯關鍵少數,孫力軍案件再次警示我們,領導幹部不管地位多高、權力多大,一旦發生違紀違法問題,必將受到黨紀國法的嚴厲懲治。」

 值得注意的是,公安部將孫力軍與此前落馬的「大老虎」周永康和孟宏偉並列提及,表示要從多方面「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對黨員幹部「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陽奉陰違、當『兩面人』以及執法犯法、貪污腐敗等問題」嚴厲懲罰。2014年落馬的周永康,是中共迄今為止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之一,他官拜「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後以受賄、濫用職權等罪名,被判處無期徒刑。時任「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兼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孟宏偉,則在2018年10月突然失蹤,今年 1月21日,因受賄罪被判13年半的徒刑。孫力軍則曾為習近平、王岐山,掃除政敵立下功勞,而今卻難逃中共派系鬥爭之宿命。由孫力軍之下場,不難看出中共權力政治高度集中的循環律則,亦即愈往高層空間愈有限,不時會自我清洗,以維繫政治之運作。亦即,「共產黨內的矛盾,用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去解決」。

 凸顯內部積弊問題重重

 從郭聲琨於「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會議所指:「要全力抓好今年各項重點工作,依法防範打擊危害國家政治安全活動,深入開展涉疫矛盾糾紛排查化解,打好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決勝戰,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加強公共安全管理,有效防控網絡安全風險,切實維護安全穩定。」看來,事實上,卻涉及多重不平安因素。既反映政法幹警在政治、思想與行動上,能否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以及內部積弊問題;也凸顯其與經濟、社會矛盾的特殊性。正如郭聲琨於今年1月17日,「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指出,「要推動各地啃下『骨頭案』、拔掉『釘子案』」,並舉雲南昆明孫小果案、湖南懷化操場埋屍案等,群眾反應強烈、久攻不克案件為例。因為,該等案件既反映政法幹警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問題,又常見諸與其「共生」,並亟待整治的10大重點行業:社會治安、鄉村治理、金融放貸、工程建設、交通運輸、市場流通、資源環保、資訊網路、文化旅遊、教育衛生。尤其,彼此更易於伴隨司法腐敗,侵害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智慧財產權,誘發販槍、黃賭毒、傳銷、電信詐騙等新型網路犯罪。甚至,會遲滯執法司法區域協作、「一帶一路」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等,為重大「國家」戰略所該提供的法治支撐。

 結語

 所謂「不平安」的政治意涵,不僅因為中共在面臨新冠肺炎疫情、「港版顏色革命」的國際政治博弈與外交攻防時刻,有必要防制境外勢力滲透,藉以轉移內部人民矛盾或政治安全威脅;而且,大力整頓政法系統,既意涵著鞏固其國家政治安全,亦反映在涉疫矛盾糾紛排查化解之究責,更說明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將更為迫切。因為政法幹部、公務人員,與黑道、惡勢力掛鉤,或遭受該等勢力、犯罪滲透比較嚴重,成為其政權威脅的新興勢力,所以必須進行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作者為元智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