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我自堅實戰力 無懼情勢多變

 中共軍機近日連續擾臺,並再次被我空軍戰機驅離。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日前視導國軍部隊時,特別強調「和平仰賴的是堅實的國防」,要求全體官兵秉持「料敵從寬、禦敵從嚴」的態度,加強戰備訓練,並宣示為保衛國家安全,國軍「止戰而不懼戰,備戰而不求戰」的堅定立場。鑑於當下印太地緣戰略的變動,及區域秩序屢遭中共挑戰,全體官兵務須強化敵情及區域安全意識,為所有可能的變化,做最好的準備。

 過去10年,全球地緣經濟與政治最大的變化,就是確立經濟重心東移的趨勢。在1980年代,亞洲占世界GDP僅約20%;但至去年,已提高到36%。按照目前經濟增長速度,預計到2030年,亞洲的GDP占全球比例可達40%。和GDP占比同時增長的,是亞洲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過去10年,亞洲的經濟貢獻度已超過50%,這個趨勢若持續下去,意謂亞洲無論是現在或未來,都將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

 隨著經濟重心東移而來的,是戰略重心的轉移。美國很早就看到這個趨勢,因此積極進行全球軍力重新部署,並將重點置於亞洲。歐巴馬政府時代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川普政府雖然放棄這個名詞,卻保留安全與軍力重心東移,且將範圍擴大到印度洋。這個趨勢產生一種相對的回饋現象,一方面美國削減了部署在歐洲的軍力,例如川普日前宣布,要將駐德美軍從約3.5萬人減至2.5萬人;另一方面,亞洲國家也開始強化與美國的安全合作。目前與中共發生嚴重矛盾與衝突的印度,就加強了與美國的合作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全球戰略的調整,與軍力重新部署,主要目標都明顯對準中共。美國防部去年提出的《印太戰略報告》,雖提到戰略威脅目標包括中共、俄羅斯和北韓等,但述及中共威脅者,篇幅達整整4頁,俄羅斯則不到1頁半,北韓更只有1頁,由此可見美國對中共威脅的重視。隨此而來的,是針對性的軍力部署。美國陸軍部長麥卡錫日前公開表示,未來將會派遣「多領域特遣隊」與「安全部隊支援旅」到西太平洋,這些部隊的主要功能,就是整合不同領域的戰力,強化與印太盟友合作,以抗衡中共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和擴張主義。

 事實上,不僅美國強化遏制中共的戰力,印太國家也莫不針對中共的侵略野心和擴張勢力,強化本身因應作為。日本2018年通過的《防衛計畫大綱》及《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畫》,明確表示要建立綜合陸海空自衛隊全部戰鬥能力的「多層次綜合防衛能力」,並首次公開表明,要將現有艦艇航艦化;印度除增加國防預算,積極外購武器抗衡中共,更強化與其他國家的安全合作,包括與美國、日本、澳洲的「四方機制」;面對中共龐大威脅的東南亞國家,則發展了以小搏大的策略。例如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共衝突最烈的越南,已透過建置潛艦等非對稱性武力,改善與美國關係,做為嚇阻中共的避險籌碼。

 面對印太暗潮洶湧的安全情勢,我國處在非常獨特的地位。一方面基於歷史原因及兩岸關係,我國是所有國家中,受到中共軍事威脅最大的國家。近年中共升高機艦擾臺頻次,就凸顯了我國所受威脅的程度;另方面,臺灣位於遏制中共軍事擴張的第一島鏈核心,中共的軍事投射,無論是東出太平洋或南進印度洋,我國都居於關鍵性的監視地位。就此而言,我國防安全與戰略,不僅攸關國家安全,也是穩定區域安全的重要力量。這也是蔡總統不斷強調臺灣在「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占有重要地位的原因。

 上述因素背景,凸顯了國軍的重要性。蔡總統表示,「臺灣身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會盡力維護印太區域和平穩定」,而「和平仰賴的是堅實的國防」。鑑於我國的國防戰略屬於防衛性質,意謂我國的軍事建設不在求戰,而在備戰。為了讓敵人不敢輕啟戰端,國軍必須具備止戰的能力,所有官兵也必須有不懼戰的勇氣。這個目標的達成,端賴平時的訓練,也是蔡總統要求國軍部隊須徹底發揮平日訓練的原因。

 蔡總統向國軍講話時,特別提到朝鮮半島情勢與印「中」邊界衝突,其深刻的意義,就是在提醒國軍官兵,我國周邊安全環境的變化及隱憂。質言之,雖然我們無法主導大環境的變化,但戰力的培養和戰備的強化,乃操之在我。只要國軍時時刻刻加強戰備能量,建構不容小覷的力量,中共對我的任何圖謀,就永遠無法得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