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撤軍阿富汗 美轉戰印太抗「中」

歷經18年作戰行動後,美軍逐步撤軍阿富汗,並加強對印太區域的布局。圖為美軍在阿國境內執行巡邏任務。(本報資料照片)
歷經18年作戰行動後,美軍逐步撤軍阿富汗,並加強對印太區域的布局。圖為美軍在阿國境內執行巡邏任務。(本報資料照片)

◎鄒文豐

 經過長達18年的作戰行動後,今年2月29日,美國與阿富汗民兵組織「塔利班」於卡達首府杜哈簽署和平協議,倘塔利班能確實遵守協議要求,則美軍將於往後14個月內完成撤離。美軍駐阿富汗發言人對此表示,當地1萬3千名美軍將在上半年降低至8千6百人,並持續支援阿富汗政府的反恐任務,同時觀察塔利班在與美國的「減戰期」是否確有誠意維持和平。事實上,在阿富汗境內疫情不穩的情況下,美軍著手調整特戰單位編組,轉往其他優先方向,反映其欲藉此次疫情擴散,重新調整特戰部隊戰略方針,更顯示美國對阿富汗、乃至中亞地區的戰略布局,正悄然改變。

 揆諸國際評論指出,美國與塔利班的協議存在3項主要質疑,包括塔利班控制旗下武裝分支避免再興恐攻挑釁能力、阿富汗當局能否成功與塔利班等各方軍閥完成後續政治談判,以及蓋達、「伊斯蘭國」(IS)流竄勢力對阿富汗境內和平的影響等。可見阿富汗自今年起消弭戰火的可能性,仍在未定之天,但此發展若非美國的首要考量,則美國於中亞的區域地緣戰略要旨、目的為何,殊值分析探討。

 阿國戰火不熄 政爭難解

 阿富汗戰役自2001年9月11日,由賓拉登領導的蓋達恐怖組織,於美國境內連續發動重大恐攻,導致近3千人喪生與慘重損失。在美國查明賓拉登藏匿阿富汗,且當時的塔利班政權未將其交出後,同年10月對阿富汗展開「持久自由」軍事行動,目的在追捕並消滅賓拉登率領的恐怖勢力,擊潰阿富汗極端政黨,重建可為當地人民與國際社會信任的政府。

 當時許多國家都加入這場反恐戰爭,國際支持的阿富汗政權亦於2004年成立。然塔利班並未因此銷聲匿跡,反而逐漸加深對社會基層的滲透,每年且藉走私毒品、礦產,獲得上億美元資金收入,支應日益頻繁的自殺恐攻,使各國聯軍疲於奔命;直到2014年,北約國家宣布結束在阿富汗作戰行動,當年也是聯軍遭遇自殺攻擊死傷最慘的一年,其後,戰事逐步轉為綏靖作戰,直至近年塔利班甚至已在阿富汗7成以上地區公開活動,美國則早有意脫身戰爭泥淖。

 美國總統川普執政後,以逐步從全球各地戰場抽身為政見,展開與塔利班政治談判,只要其承諾停止支持恐怖組織,即同意撤軍;塔利班則基於鞏固勢力的需求,使雙方有和談契機。唯協商過程中,屢次因恐攻事件致協議擱置;另由於當前阿富汗政府從2019年總統選舉產生的紛爭未解,政爭更為當地政情與阿富汗情勢埋下隱憂。尤其美塔間的和平協議只是先降低衝突,建立互信,作為撤軍依據,甚至阿富汗當局受困合法性質疑,只能被迫與塔利班談判。環環相扣的情勢,均形成阿富汗未來動向複雜。

 以亂制亂 「禍水東引」牽制北京

 既然重建阿富汗的政治目標遙遙無期,且阿富汗政府呈現分裂態勢,境內又有塔利班、蓋達、IS等諸多勢力盤據,各派系的衝突,很可能在美軍撤離後的權力真空中瞬間激化,那美國為何仍執意自阿富汗撤軍?除了川普政府迫切需要「重要政績」外,尚有2項地緣戰略考量。

 其一,阿富汗戰爭進行18年以來,儘管不可謂毫無成果,然美軍已是師老兵疲,且每年耗費的軍事資源驚人,面對中共在亞太地區的迅速擴張,逐漸減少並終止對阿富汗的軍事投入,即可節省資源轉向於西太平洋遏制中共;參證美國防長艾斯培在與塔利班達成協議後即表示,這可讓美國更能集中全球安全力量,應對中共威脅。可見美國堅持要求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協商建立「共享權力」政治格局,獲取塔利班承諾阻止蓋達、IS於當地對西方進行恐攻活動,所欲凸顯的,正是川普政府從阿富汗脫身的決心。

 其二,美國不惜刻意忽略所謂「共享權力」,很可能因各方勢力爭權奪利,導致美國經歷18年戰事的成果付諸流水;未來若阿富汗局勢複雜化,勢將成為引發中亞,甚至南亞區域動盪的巨大不穩定因素,加諸當地極端組織眾多,無形間放大安全風險,必然將威脅大陸新疆地區的社會秩序,衝擊中共「絲綢之路」的發展,達致「禍水東引」牽制中共的戰略目的。

 美印「中」區域角力 維持巧妙平衡 

 與「美軍撤離阿富汗」政策同步進行的,是強化與印度關係的外交布局。就在美塔簽署協議同時,川普展開任內首次印度行,並對10萬印度民眾演說;源自於雙方均面臨中共的地緣政治挑戰,產生對遏制中共擴張的戰略需求,尤其印度近年深感中共「一帶一路」拉攏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爾、不丹與斯里蘭卡等鄰國,所形成的戰略威脅。儘管此前中共也對印度表現亟欲改善關係的態度,但印度顯然不願因此改變區域平衡的對外戰略,而以大規模對美軍購,展現與美為友,提醒中共勿輕舉妄動的立場。

 不過,印度對美國「印太戰略」並非採取完全接納態度,因為美國並不支持印度對喀什米爾的主權主張;印度的地緣戰略目的,是維持在南亞次區域的領導性強權地位,與美國共同抗衡中共,以符合印度的戰略利益;但基於美國與中共均為印度重要的貿易夥伴,乃形成美印「中」三者競爭、衝突、合作同時並存的地緣戰略態勢,然此微妙均衡狀態,卻極可能在美國退出阿富汗後有所改變,不僅是阿富汗內部變化對區域周邊的外溢效應,也取決於印度與中共對阿富汗政局的評估動向。

 結語

 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已相互釋放部分囚犯與戰俘,作為啟動雙方友好談判的開端,卻仍零星爆發的攻擊事件,政府軍和塔利班間的對立狀態,仍為阿富汗前景蒙上陰影;尤其塔利班建立傳統、封閉伊斯蘭神學國家的企圖,直接威脅阿富汗依然漫長的和平之路。唯一能確定的是,大國博弈將持續導引阿富汗人民的命運。

(作者為國際關係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