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勇鷹展翅搏長空 國防自主建新猷

 空軍勇鷹號高教機昨日首飛,成功完成飛行展示任務,代表「國機國造」又向前邁出一大步。三軍統帥蔡英文總統致詞時表示,這是繼31年前IDF經國號戰機首飛後,我國再次締造歷史性的一刻,不但是中華民國空軍的大日子,更是航太產業的里程碑。自此,勇鷹號也將傳承當年IDF團隊的航太傳奇、光榮與專業,持續締造新紀錄。

 蔡總統強調,政府4年前提出高教機自研自製計畫時,曾遭到許多人的挑戰,質疑我國航發人才凋零、國內航太產業技術能量跟不上。甚至有人主張,直接向國外購買比較划算。雖然質疑不斷,漢翔公司、中科院,以及所有上下游廠商仍通力合作,克服所有困難,用具體成績,重建國人對我國航太研製能力的信心。在總統歷次視察過程中,整體團隊士氣愈來愈高昂,終能將努力的成果,呈現在國人眼前。

 勇鷹號高教機首飛,具有多項重要意義。首先,是帶動國內航太產業發展、創造就業機會,以及培養新世代航太產業人才;其次,新式高教機也可以提供空軍弟兄姊妹最好、最安全的訓練環境,讓新生代優秀飛官能持續翱翔天際、保家衛國。新式高教機具有自製率高、後勤維護費用低、系統整合高等特性,可配合空軍需求,進行構改、性能提升,也是提升國防自主重要環節。

 在勇鷹號完成首飛後,蔡總統期勉空軍、中科院及所有參與新式高教機研製的團隊,要上緊發條,把關飛行安全,務必做到滴水不漏。因為在新式高教機完成一系列地面工程測試項目及靜力試驗後,後續仍須進行結構疲勞驗證等測試,才能進入小批量生產與全面量產。成功踏出第一步後,整個設計製造團隊仍須繼續努力,才能達成高教機使用30年、8000飛行小時的目標。

 新式高教機在許多方面,都採取全新設計,以滿足空軍由「3階段3機種」精進為「3階段2機動」的訓練目標。尤其航電系統及發動機設計上,採用全數位化座艙與數據鏈路模組,穩定推進動力;更能協助飛行學員,銜接各式先進戰機的操作訓練,提升整體訓練成效。更重要的是,研製高教機過程累積的經驗,亦可提供設計空軍新一代自製戰機的重要參考依據。

 國機國造成功邁出第一步,對於推動國防自主,具指標意義。由於我國受制國際政治環境,取得先進軍事尖端科技十分困難,因此,外界不免質疑自力研製潛艦、主戰艦艇,乃至先進戰機能否成功。新式高教機成功首飛,向國人證明,只要我們有堅持到底的決心,就一定可以突破環境和技術的限制,達成所望目標。儘管過程中必然遭遇困難,但透過一步一腳印的努力,相信必能逐漸實現「國艦國造」、「國機國造」等國防自主目標。

 在推動國防自主過程中,除了有效提升國軍整體戰力;尖端軍事科技研發與武器產製,所帶來的「領頭羊」產業效益,亦十分可觀。從新式高教機全案預算僅686億元,卻能帶動1500億元左右的經濟效益,可略窺未來國防產業的巨大價值。因為軍艦、戰機、戰甲車等主戰裝備,都必須結合從電子到材料等眾多科技項目,因而逐漸形成軍備產業鏈,連帶促成相關產業的升級與擴大。

 不僅如此,國防自主程度愈高,就愈不容易受制於人。過去,我國曾有相當長的時間,無法獲得先進戰機等主要武器裝備,造成戰力下滑,因而激發出自力研發經國號戰機的動力。但由於難以堅持國防自主的道路,過去30年來,未能獲得重大突破,才讓外界產生許多質疑。我們應記取昔日教訓,在重新恢復國防自主動力後,不斷尋求突破,才能建立堅實的國防產業基礎,並避免受制於人的窘境。

 在瞬息萬變的國際政治環境中,將安全寄望於他人的幫助,是極其危險的事。法國、以色列、伊朗、土耳其等國家,都曾經歷遭國際軍火禁運的痛苦,因而促使其痛定思痛,決定投入大量資源和時間,發展自主國防產業。我國面對不斷在國際上打壓,堅不放棄武力犯臺的中共,更需了解國防自主對國家安全的重要意義,即在於可避免受制於人。

 「國家安全唯有自己掌握,才是安全」,勇鷹號成功首飛,代表國防自主寫下成功新頁,更代表我們將更能掌握自己的安全。這是一條漫長且艱辛的路,未來還有更多困難必須克服。但只要政府與全民共同努力,國防自主跨越的每個障礙,都是國軍戰力向上提升的里程碑,更是確保國家安全與全民福祉的最大憑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