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降低歐洲衝突 軍備管制需創新(中)

◎楊宗興(譯)

(接上文) 

 3.於戰略敏感處執行訓練演習。應禁止或限制於特定敏感區執行訓練演習的次數、規模及週期,好比說,一國於1年內,可於該區域執行2場演習(包括海上演習),然參演兵力或某特定裝備種類,一旦超出限制數量,便應禁止該演習。未通告之演習應該被禁止或限制其規模。於特定敏感區同時執行演習之參訓部隊兵力須加以限制。現實上,俄羅斯一直充分利用維也納文件的漏洞,多點、多重且同時進行軍演,讓其部署於敏感區域的總兵力相當可觀,然將兵力分拆到不同演習之中,便能規避檢查,新措施應採取手段將此一漏洞補上。應設定單一演習間隔之最小週期,且必須通報並接受觀察。於特定敏感區執行之海軍演習須通報並接受觀察,參加聯合三棲演習之海軍艦艇數量必須加以限制。

 4.於戰略敏感處執行新式或升級後戰力訓練演習等軍事活動。對於何種新式或升級後戰力,可用於訓練演習之中,採取限制手段,比如說,攻擊直升機便不得參與於該地區舉行之任何演習。

 5.於海上實施實兵實彈演習。實彈演習僅限於已知海軍靶場實施,特別是在黑海、波羅的海及地中海,任何超出靶場範圍之實彈演習,皆不得實施。強化該類海軍實彈演習通告或觀察要求,降低事先通告的門檻,並邀請觀察員參加演習。

 6.提升戰備。各方對「戰備」定義應有同樣認知,且定期交換額外資料,任何針對戰備之措施,皆必須基於此一定義為之。就部隊提升戰備設下通告機制,非高度戰備單位的調動,應提前通告,高度戰備單位之臨時部署,則應優先通報。一國或集團之整體高度戰備部隊比例須加以限制,高度戰備單位一旦離開駐地,不論其動向及目的為何,皆必須通報。

 7.兵力集結。應定期交換部署資訊,對何謂「集結」提出一共通底線,便應針對一般、平時之兵力水準提升資訊共享,「集結」一詞需定義精確,俾利於情勢判斷。對預防邊境兵力集結採取措施,限制一國距離其邊界多遠處,只能部署多少數量的部隊,且集結部隊之計畫必須通告。至於在弱化兵力快速集結的手段上,由於歐洲大部分軍事單位運動調度皆是仰賴鐵路,則可以於任一鐵路調度場對火車車廂的連結數量設定上限,藉此增加兵力集結的難度;疏散機場主要用於大規模部隊之機動,其常設油庫數量必須加以限制。此外,於此類機場增設臨時油庫前,亦必須通報;數量超過4艘以上之車輛運輸艦或散裝駁船(該2型船艦主要用於大型海上基地的開設),於集結前必須進行通報。最後,於任一時間點皆須限縮可離開駐地之單位數量,此一措施將可有效預防兵力集結。

 8.侵犯領空。應成立如同危機溝通節點之「核風險降低中心」(NRRC,該中心由美蘇雙方於1988年,在華府及莫斯科共同成立,係一傳達通告,以及危機溝通之雙邊機制),可於有關國家首都設立類似之節點機構,俾確保有效之危機溝通,或設於北約總部、歐洲盟軍統帥部及莫斯科,以避免任一盟國政府之過度負荷;另針對意外事件應處,設立特定常設諮詢組織,舉行俄羅斯與北約官員間的定期會議,討論已發生之特定事件,能有助於降低誤解的發生,北約、俄羅斯會議可能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訂定切合時宜、多邊之「危險軍事行動預防協議」(PDMA),現行基於雙邊原則,由俄羅斯與美國、加拿大、希臘,以及捷克等國簽署之危險軍事行動預防協議,對於在臨近他國邊界執行任務,以及構建無線電頻率與訊號等程序皆有所規範,然定義並不清晰;再者,美國自1990年代起,便不再參加該協議之任何會議,更使情況雪上加霜。針對危險活動之新措施或協定,可由相關國家進行協商,俾建立危機溝通機制,以釐清任何侵犯領空的行為。

 9.侵犯領海。同前例,應成立如同危機溝通節點之核風險降低中心;另針對意外事件應處,設立特定常設諮詢組織,並訂定獨立、多邊之北約、俄羅斯海上意外事件協議。

 10.兵力或戰力相接致使決策時間遭到限縮。應採取措施,俾確保各方海軍艦艇保持一定距離。此外,第一項軍事驅力所列之軍備管制措施,應得以處理地面兵力或戰力相接問題。

 11.使敏感區處於危境中之長程打擊戰力部署。應對各方所持有之長程「精確導引彈藥」(PGM)採總量管制,另對長程打擊戰力之部署,設下地理限制。設立措施,增加打擊所需時間;各方定期宣告所持有之精確導引彈藥數量,並針對該型彈藥設下通告標準。

 12.對脆弱交通線的威脅。就地面狀況而言,可在交通線周邊劃設敏感區域,俾降低其脆弱性。

 13.引發歧異之意外事件。應於有關國家間成立如同核風險降低中心般之溝通節點;另訂定切合時宜、多邊之危險軍事行動預防協議。

 14.戰力不透明。應為新式武器系統設下強制展示程序。著手修訂並更新開放天空條約,或持續執行共同偵察行動。

 上述驅力並未能含括全般可能使北約與俄羅斯之間情勢升高之軍事因素,但卻是發生衝突成因的最大公約數。鑑此,這些驅力應納入未來可能的歐洲傳統軍備管制之中,當作一般項目及分析工具。

 其他考量要素

 除上述14項主要傳統軍事驅力及可能軍備管制措施,報告亦羅列其他與傳統軍備管制有關之考量要素,供政策制定者後續制定新傳統軍備管制協定時參用:

 ●與現存協定之關係。任何對於新傳統軍備管制協定的談判,必須認識到現存制度在處理問題上力有未逮,因為新協定乃舊制度之延伸。

 ●成員國。此文所討論之諸般措施係針對「歐洲安全合作組織」(OSCE)參與國的子集合,特別是俄羅斯、俄羅斯盟邦及北約成員國。在定義上,歐洲傳統武力條約締約國的其中1名成員,將遭排除於此協定之外,然此處必須指出的是,現存之3項傳統軍備管制協定(歐洲傳統武力條約、維也納文件,以及開放天空條約)並不具備新協定之成員組合,這樣的組合將會是一種政治挑戰。有一個選項是在子集合締約國間,創設跨歐洲安全合作組織架構保護傘協定,俾利協議特殊措施;並於該協定下,帶入此文所提之北約、俄羅斯之間措施。(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