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擊潰義艦隊的英國康寧翰元帥

◎雲陽

 安德魯.布朗.康寧翰(Andrew Browne Cunningham)於1883年1月7日出生在愛爾蘭都柏林郊外。康寧翰10歲時,接受父親建議,進入史塔賓頓的海軍預備學校就讀;1897年,入皇家海軍任實習生,被分派到不列顛尼亞號訓練艦。

 康寧翰對航海技術非常感興趣,並證明自己是名優秀學生,1898年4月畢業時,在全班68名學生中排名第10。其後,康寧翰奉派至好望角海軍基地,擔任多里斯號裝甲巡洋艦實習軍官。當時,第二次波爾戰爭已爆發,康寧翰認為參與戰爭可培養勇氣並提升自我,因此申請調往皇家海軍陸戰隊,曾參與在普勒多利亞和鑽石山的戰鬥。1901年返回海勤單位,康寧翰先後在「漢尼拔號」與「皇冠號」完成實習訓練,接著在樸茨茅斯和格林威治完成尉級軍官課程;1903年9月起,先以海軍中尉之階在堅決號裝甲巡洋艦任職,之後又在數艘軍艦歷練,1904年晉升上尉,1908年首次獲得指揮官職位,任魚雷艇艇長。

 一戰時期地中海戰績優異

 1911年,康寧翰被任命為天蠍號驅逐艦指揮官。一戰初期,他指揮「天蠍號」參與皇家海軍在地中海追捕德國戈本號戰鬥巡洋艦和布雷斯勞號輕巡洋艦的任務。其後,留在地中海「天蠍號」,參加1915年初加里波利戰役,英軍對達達尼爾海峽的進攻行動,由於表現優異,晉升中校並獲傑出服務勳章。

 後續兩年,康寧翰的主要任務,為在地中海巡邏和護航。為增加戰鬥經驗,康寧翰請求調職,如願於1918年1月被調回英國,在海軍中將羅傑.凱斯麾下「多佛巡邏艦隊」,指揮狂暴號驅逐艦,積極的表現使康寧翰再獲表揚。

 一戰後,康寧翰轉調海火號驅逐艦,並於1919年奉命駐防波羅的海。在沃爾特.考恩海軍少將調度下,康寧翰努力維持新獨立的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對外海上航道的暢通,再次獲得表揚。

 兩次世界大戰間多方歷練

 康寧翰於1920年晉升海軍上校,之後歷任多項資深上校的艦隊職務,於1926年至1928年間進入瓦特爾‧科恩海軍中將的北美暨西印度群島指揮部,擔任旗艦艦長和參謀長職務,並晉升為准將(一星)。另外,他還進入陸軍高級軍官學校和帝國國防學院深造,進修結束後,終於首度獲得主力作戰艦指揮職,擔任羅德尼號戰鬥艦艦長。1932年9月,康寧翰晉升海軍少將(二星),並擔任英王喬治五世的海軍顧問。次年,返回地中海艦隊,負責監督驅逐艦的訓練。

 1936年,康寧翰晉升海軍中將(三星),並被任命為地中海艦隊副指揮官,負責指揮戰鬥巡洋艦艦隊,座艦為「胡德號」。受皇家海軍高層重視的康寧翰,於1938年9月奉命返回英國接任海軍參謀長,不過不喜歡陸上管理職務的康寧翰拖到12月才履職,隔年1月被封為爵士。在倫敦表現出色的康寧翰,於1939年6月6日被任命為地中海艦隊司令,他的任務是在旗艦厭戰號戰鬥艦上,策劃如何在即將來臨的戰爭中對付義大利海軍。

 二戰初期擊敗義大利海軍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康寧翰的主要任務是保護替馬爾他和埃及英軍運補的艦隊,免遭義大利海軍襲擊。1940年6月,法國戰敗後,康寧翰奉命與法國海軍上將雷恩.埃米爾.哥德佛羅伊談判,商討如何處置在亞歷山卓的法國艦隊。談判在哥德佛羅伊上將知悉英國對凱比爾港的法國艦隊進行攻擊時,變得複雜而困難。然而康寧翰透過熟練的外交手腕,成功說服法國人允許英國拘留其艦艇,讓艦艇官兵返國。

 儘管康寧翰的艦隊曾贏得幾次與義大利海軍的戰役,但他仍希望能大幅改變戰略局勢,以減少義大利海軍對盟軍艦隊的威脅。因此康寧翰與海軍部合作,構思一次大膽的作戰計畫,打算對義大利艦隊在塔蘭托的錨地進行夜間空襲。在康寧翰規劃下,攻擊艦隊於1940年11月11日至12日啟航,在接近義大利海軍基地時,光輝號航艦出動魚雷、攻擊機,成功突襲塔蘭托,擊沉1艘戰鬥艦,並嚴重損壞另外2艘,從此義大利海軍再也不敢出現於地中海與英國皇家海軍接戰。這項空中攻擊行動,後來成為日軍研究案例,並據以策劃偷襲珍珠港的行動。

 1941年3月下旬,義大利受德國要求阻止盟軍運補艦隊的強大壓力下,派遣其艦隊,在安傑洛‧亞基諾海軍上將指揮下,出海進行攔截。經由攔截無線電通訊而了解敵方行動的康寧翰,決定迎擊決戰。在3月27日至29日的馬塔潘角戰役中,擊沉3艘義大利重型巡洋艦,重損1艘義大利戰鬥艦,而皇家海軍僅有3人陣亡,取得決定性勝利。同年5月20日上午,納粹德國發動代號「水星行動」的空降作戰入侵克里特島,並占領西部的馬勒梅機場,能藉由空運提供增援。經過1週激烈戰鬥,島上的英軍指揮官認為戰況已經無望,下令從西南部的斯法基亞撤軍。在康寧翰努力下,將克里特島上2萬2000名英軍的1萬6000多名官兵成功撤至埃及。儘管因為缺乏空中支援讓皇家海軍損失慘重,甚至英國陸軍將領也擔心損失是否過於重大而傷及艦隊實力。但康寧翰認為,「海軍不讓陸軍倒下」,他表示,「海軍建1艘軍艦要3年,但要建立一項新傳統卻要耗費300年。」因此堅定支援撤軍行動。不過皇家海軍也為此付出3艘巡洋艦、6艘驅逐艦被擊沉,以及15艘主力軍艦受損的代價。

 成功協助聯軍進行「火炬行動」

 在美國參戰後,康寧翰從1942年末至1943年初,被任命為艾森豪麾下盟軍遠征軍的海軍指揮官,協助英美聯軍在1942年11月實施的「火炬行動」北非登陸作戰。1943年2月,康寧翰晉升海軍元帥(上將)後,重返地中海艦隊指揮作戰。3個月後,當德國非洲軍團面臨潰敗即將投降之際,在康寧翰的「擊沉、焚燒和摧毀─不要讓任何人逃脫」的要求下,軸心國部隊完全被封鎖,圍困在北非。戰役結束後,康寧翰再度配合艾森豪的領導,指揮海軍部隊支援盟軍於1943年7月收復西西里島,和9月登陸義大利的行動。隨著義大利抵抗兵力的瓦解,義大利艦隊於9月11日正式投降,康寧翰出席馬爾他舉行的受降典禮,並以電報向皇家海軍總部通報,「義大利艦隊已下錨停泊在馬爾他堡壘的火砲下」。

 1943年,原任第一海務大臣杜德利.龐德海軍上將過世後,康寧翰於10月21日接任其職務。他返回倫敦後,順理成章成為參謀首長委員會成員,為皇家海軍提供總體戰略指導建議方針。之後,康寧翰並以第一海務大臣和參謀首長委員會成員的身分,陪同邱吉爾參加在開羅、德黑蘭、魁北克、雅爾達和波茨坦等地舉行的盟國一系列會議,同盟國在這些會議中決定進行諾曼地登陸和擊敗日本的計畫。康寧翰擔任第一海務大臣至二戰結束,於1946年5月退休。

 退休後多次任榮譽職

 康寧翰退休前,即基於二戰的貢獻,被授封為子爵。原本他可選擇在戰爭剛結束時就退役,但康寧翰決定帶領皇家海軍從戰時過渡到和平歲月,因此在新任首相克萊蒙特.艾德禮上任後留任,並配合戰後的國防緊縮政策,大幅削減皇家海軍規模。

 退休後,康寧翰與妻子住在漢普郡的比沙普瓦特罕,之後多次獲邀擔任國家重要大典榮譽職,包括在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加冕典禮上的皇家總管大臣。1963年6月12日,康寧翰在倫敦去世,享年80歲,葬於朴茨茅斯附近的海上。(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