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用愛擁抱悲傷

◎馮睿帆

痛苦的記憶,能夠用愛感化嗎?

 那一年,我考上了北部的大學,看似平順的人生,怎麼也想不到,接下來將會是一陣驚濤駭浪,幾近吞噬我的人生場景。大學生活並未如預期的「由你玩四年」,相反的,沒課的時候總須為生計四處打工;儘管生活艱苦,但我從未向家裡尋求經濟援助,堅信自立自強一定能活出希望。

 後來,因為父母感情失和,母親受到極大的打擊,讓她總是抑鬱寡歡。為了母親,我休學了,那段時間是母子倆最艱難的一段日子,儘管痛苦難熬,我仍不放棄生活目標,在沉重壓力下咬牙苦撐。

 就在際遇轉變的同時,收到入伍通知單,讓我的人生產生巨大的改變。入伍服役的日子,充滿了各種挑戰,也淬鍊自己鋼鐵般的意志,責任感與歸屬感在我心中萌芽,並結識了許多來自各地的袍澤弟兄,一起相互扶持,引領我走出總是不滿與怨懟的死胡同,讓前程重新充滿希望。

 母親因為看見我的蛻變成長,受到正向力量鼓舞,也收拾起破碎的心走向人群,變得開朗樂觀。至此,我不禁回想起往昔的悲傷,雖然曾經心痛過,但我更相信,用愛感化必能撫平傷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