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完備防空避難設施 強化預警能力

二次大戰期間,美軍對處於日軍鐵蹄之下的臺灣進行空襲,削弱日本持續作戰的實力,但也破壞了民生設施與造成傷亡。中共犯臺野心不死,我國除強化國防戰力外,亦須做好民防準備。(取自美軍轟炸任務月報:408BQ, May 1945)
二次大戰期間,美軍對處於日軍鐵蹄之下的臺灣進行空襲,削弱日本持續作戰的實力,但也破壞了民生設施與造成傷亡。中共犯臺野心不死,我國除強化國防戰力外,亦須做好民防準備。(取自美軍轟炸任務月報:408BQ, May 1945)

◎朱祥中

 1945年8月6日、9日美國分別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使日本遭受毀滅性損傷,8月10日御前會議「聖斷」決定接受波茲坦宣言後,日本當局即透過邦交國使館知會同盟。不久,該消息也在日本新聞記者與街談巷議中陸續傳開。15日中午,日本天皇宣布日本無條件投降,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

 綿密空襲 民眾飽受荼害

 綜整張建俅、張維斌及杜正宇等學者研究,「臺灣大空襲」廣義而論,自1938年2月23日蘇聯援華空軍志願隊轟炸日據時期松山機場日本空軍武力起,可概略依據目的或行動區分3個階段。依序為1938年2月至1944年8月的「盟軍對臺日軍空襲」、1944年10月至1945年1月的「美軍阻臺日軍援菲的空襲」及1945年1月至8月的「盟軍癱瘓日本空襲」等3個階段。當年臺北、高雄及臺南大空襲事件,百姓均飽受荼害,迄今將屆75周年,吾人仍應以史為鏡。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歐洲為例,自1915年1月德空軍挾齊柏林飛船及各式轟炸機,於2天內以270噸炸彈戕害英倫暨其他城市約1400名英國人喪生。1931年11月,日本關東軍11架轟炸機轟炸東北錦州,是人類戰爭史上首次「戰略轟炸」行為,如今轟炸依然在戰爭中占有要角,即使科技與知識日新月異,仍無法使其褪色,因此,我國基於全民國防的思維,應引領百姓重視空襲的準備、預防與處理。

 1938年蘇聯志願航空隊於2月23日實施,攻擊規模小,且日方刻意淡化,未受民間重視,後續由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及我國空軍於1943年11月實施1次;1944年1月至8月實施4次,分別轟炸新竹飛行場、澎湖馬公及南部地區。其中,新竹轟炸給予日本空軍極大打擊。1944年3月,麥克阿瑟奉命反攻菲律賓南部;10月麥帥獲令向呂宋島推進,尼米茲為進攻沖繩準備。

 美軍對臺轟炸目標以阻礙駐臺日軍馳援菲律賓為重點,自1944年10月12至17日,有5天發動空襲,以艦載機及B-29為主,範圍遍布全臺。1945年1月,盟軍擬登陸仁牙因灣,以攻占呂宋島,故對臺空襲更加綿密,迄8月15號日本無條件投降為止的227天內,臺灣遭受207天的空襲。

 期間目標為日軍飛行場、港口、飛機、船舶、房屋建築、鐵路運輸、軍事基地、防空陣地、無線電站、發電所、煉油設施、補給設施、燈塔、米等工業、民生及軍事生產相關設施,尤其1944年10月迄1945年8月間,盟軍空襲數逾1萬5000架次,投彈總數約12萬餘顆。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空軍平均使用5000枚炸彈,才能消滅1個目標,第1次波灣戰爭所使用的精靈炸彈,將數字減為10枚,顯示轟炸技術日益精進。然國際組織卻表示,俄羅斯投入敘利亞內戰4年有餘,發動3萬9000起空襲,肇生平民死亡人數約3835至5623員,受傷約5684至8640員,兒童被殺約1023至1237員。其中,不乏有醫生、急救員與醫療設施處所受到攻擊,凸顯戰爭的無情,亦顯示武裝衝突法與國際人道法對生命的無助。

 中共迄今尚未放棄武力犯臺,同時未積極運用兩岸政府部門溝通、人道角度解決歷史衝突,及開展國際合作等途徑,做為兩岸遠離衝突之方式,並於國際間深化銳實力,以貶損我國家地位,忽視兩岸分治事實,加深我國民眾對中共反感。

 然中共若決定攻臺,必以訊息戰開啟序幕,接續先期綜合火力突擊、奪取戰場制空權、聯合火力打擊等運用火箭軍、巡弋飛彈、空軍轟炸之軍事行動作為,而這些都將造成我國民眾傷亡及財產損失。同時兩岸作戰環境複雜,各類投射性武器均可能受雙方動能武器反制、網路攻擊、電磁脈衝等方式,造成拒止、干擾及遮蔽等效果,繼而產生無法預測戰災區域之影響,讓百姓對戰災預防、準備及因應衍生更多困難。有鑑於臺海衝突的可能危機未減,因此更需審慎、思考及面對戰時的「轟炸」,俾於平時掌握、準備及精進方向。

 正視防空演習 有備無患

 我國全民國防,除積極防空軍事準備,亦須重視民眾防空作為,因此軍民聯合防空(萬安演習)常將防空疏散避難設施(以下簡稱「防空設施」)容量驗證,納入演練重點。而內政部《防空疏散避難設施建檔作業要點》也要求防空設施須防止滲水、漏水、積水、髒亂及潮濕,保持照明、通風設施良好,隨時保持可用狀態。現有數量依戶政司107年戶籍人口統計及防空設施統計資料顯示,供需比已達3.84倍,六都更達4.64倍,認定都會地區供過於求,指導各縣市以村(里)為單位,掌握設籍、未設籍與工作、就學、旅遊等人口數量及變化幅度,指導直轄市、基隆市、新竹市及嘉義市之供需比例,須不低於2倍,其他縣(市)應不低於1.2倍為原則,要求防空設施總容量應持續建置至符合供需比例。

 是項法令係考量相關法令規範、政府組織調整、經濟發展、民眾陳情等需要,於去年7月予以修訂,然從「臺灣大轟炸」的歷史及敘利亞現況可知,戰災地點絕非必然,受損的地點可能是糧倉、電廠、油(氣)槽、交通設施、金融機構、網路通訊設備等,甚至民房、學校及醫院亦將受損。我國對防空的思維,除重視生命的暫時保護,更應思考漫長戰事中,如何維持生命,避免侷限空間彈性運用的可能性與必要性。

 爰此,精進空襲預警能力之際,也應注重防空設施的智慧化及網路化,且我國幅員狹小,應整合防空與災防避難空間,依風險、危機要件,區別功能賦予任務,視威脅種類及程度引導民眾至適宜處所避難,災防告警系統雖已多元,亦應重視引導民眾避難的功能,除智慧型手機APP,也可設置及運用既有電子告示牌引導,除表示位置,也應顯示容量。除人數限制,更應考量空氣、飲水、食物、醫療、排泄等基本需要,併用智慧型儀器偵測設施結構、環境控制、後勤補給等指標,供各縣(市)政府即時引導災民避難。空間運用除避難設施,亦須規劃醫療急救、教育訓練、生活居住、民生供應與調節等功能。平時囤儲因應非傳統及傳統安全之物品,由業管機關掌握效期,實施檢查及堆陳,更據以研發輕量、便利、易保存、效能大的災難救援物資,以AI、大數據及各項科技,打造現代化的全民國防。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