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一碗湯麵

◎林疋愔

 有時候幸福是如此簡單,一碗湯麵就足夠。

 孩子揪著我的衣角,以撒嬌的眼神看著我說:「媽媽,我想吃消夜,煮泡麵加蛋。」那模樣像極我小時候,總喜歡在長輩催促睡覺的時候,吵著說肚子餓。從此以後,清淡湯麵便陪著我度過無數夜晚,雖不一定是正餐,卻往往在我最需要的時候被端上桌。

 母親彷彿能看穿我的心思,有時是在學校埋首苦讀做研究,帶著飢腸轆轆的身子回家;有時是全心創作,在畫室裡揮灑到忘了進食;有時是與男友鬧彆扭,眼眶泛紅地跑回家。畢業後,剛到單位報到,在那數不盡的值班、加班,與長官、夥伴們拚搏奮鬥的夜裡,用所剩的力氣推開家門的瞬間,一碗湯麵就足以暖心。

 不管是清晨還是半夜,媽媽默默走進廚房,打開瓦斯,煮滾熱水,切點蔥花,放點鹽和芝麻油,再加顆雞蛋,看似清淡簡單,卻把沒說出口的關心與疼愛都放進麵裡。通常她不多問什麼,煮完就走回房裡,我自己一個人坐在餐桌前,蒸騰的熱氣籠罩眼鏡,遮蓋了我的倦容,一碗湯麵便是最溫柔的撫慰。

 看電視廣告裡,常喜歡用一碗熱呼呼的麵來象徵家的溫暖與關懷。從前我並沒有特別感受到那些畫面的意義,直到與家人離別,到外地讀書,每當倦怠疲憊時,總會想起那一碗媽媽煮的湯麵。所以我開始學著自己煮麵,試著模仿媽媽的味道,懷想著家的氣息。

 還記得那是自己第一次煮麵,簡直可以笨拙來形容。買了白麵條、小白菜,切了蔥,卻因為水滾得太久,麵條變得軟爛,湯頭也沒有香氣。後來才知道媽媽煮的麵,是用大骨熬的湯頭,只知吃麵的我從來就沒注意過,更不用說麵條勁道的掌握和配菜的火候,看似簡單的湯麵,其實一點也不簡單。

 好友說喜歡吃麵的我們,都是戀家的人。他小時候曾與媽媽吵架,氣得奪門而出,走了好長一段路,看到一個麵攤香味四溢,雖然很想吃卻身無分文。老闆看他是個學生,站了許久沒離開,便主動請他吃碗陽春麵,沒吃幾口,就忍不住掉淚。

 老闆關心:「你怎麼啦?」他哽咽地說:「我們又不認識,只不過在路上看到我,陌生人對我這麼好,還願意煮麵給我吃……我自己的媽媽,只是吵架就把我趕出來。」老闆聽了笑笑地說:「孩子,我只不過煮一碗麵給你吃,就這麼感激我,那你媽媽煮了十幾年的麵和飯給你吃,你怎麼不感激她呢?」

 他匆匆吃完麵,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家,在門外看到母親一臉焦慮、來回踱步的模樣,他知道自己錯了。一進門看到桌上全是自己喜歡吃的菜餚,母親催促趕緊吃飯,他頓時大哭了起來,再也不和母親頂嘴。

 一碗湯麵傳遞慈母的關愛,那是最尋常的味道,也是最幸福的滋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