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微風往事

◎林少鵬

 初夏時節炎陽高照,微風漸漸,回想起大學時期總是瀟灑,一手拎著咖啡,一手提著書,剛從滿是冷氣溢出的大樓踏出都不覺炎熱,反倒有些舒適。

 沿著石階路過太極湖畔,見著玫瑰園內奼紫嫣紅,迎風賞鳥,便隨意尋了個草地闔眼仰臥。半邊樹蔭遮臉,湖光晃影,漫漫金黃色的雨珠在湛藍天空漫無目的地飄盪,幾滴落下,輕吻我的臉頰——阿勃勒花瓣,就這般沉醉良久,直至風聲捎來人群的腳步聲,才知該是用餐時間了;但又不禁被一朵玫瑰挽留腳步,它開得含蓄,淡粉花瓣以桃紅鑲邊,暖色花苞在中間捲成心形,如初妝少女向我微笑。

 上課的哨聲終究響起,一身虎斑迷彩,同個季節,烈日刺眼,汗水黏稠,落在炙熱的水泥地上,汗漬蒸發瞬間若注意看,彷彿汗臭味有了竄逃的聲音。 當年仰臥玫瑰園的少年已不再,夏蟬伏臥樹榦發出單調且重複的頻率,從校園到軍營,不過如桃花心木種子隨風飛遠,它將在哪裡落地生根,無從得知,只有微風知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