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逆境奮起

◎龍青

 叔本華說,「無論如何,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會獲得體驗,就會明白幸福和快樂只不過是一層晨霧,我們只能從遠處看到它,一旦走近,它就消失不見了。相比之下,痛苦和磨難則既具體又真實。我們直接就可以感受到它們,用不著幻想和期待」。為此,人們成為疲倦的動物,「痛苦和磨難」與咖啡杯上的熱氣一樣,「既具體又真實」。

 只有你催促我時,我感覺到存在的焦慮,其他時間,我總是陷入一種夢遊的狀態。我無法把握這些急速消逝的時間,春去夏來,秋去冬至,人們總提醒今天是什麼日子,彷彿這個日子正透過舉行某種儀式帶來意義。我的疲倦不可遏制,我想要從這個時代脫身,儘管那很危險──人會變成一顆危險的水滴,隨時被凍住,或者蒸發掉,因為人們不在意一顆水滴。

 有時候語無倫次才能讓我們接近某種真實,碎片的真實,「在這人世間,萬惡其實都是那些一向忙忙碌碌的人造成的,他們既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忙,也不曉得什麼事情該做。我認為魔鬼仍然是宇宙間最忙碌的傢伙,我也滿有把握地想像到他在譴責懶散,而且對那種浪費一丁點時間的現象大發雷霆。」英國作家約瑟夫.普利斯特利這樣說,他早已洞悉魔鬼的伎倆,忙碌的生活給我們安裝了履帶,不停地跑,不停地跑,直到自己像肥皂一樣消失在時間的水流之中。

 於是,我們消耗更多的酒水、更多的咖啡,更多的言語與手勢,想要做出某種誠懇的挽留。這種日復一日的悲哀攫住我們,讓我們覺得這是真的,我們正在經歷一場考驗,沉悶的生活給與你一次打擊,然後你要振作,從地上爬起來,如同爬行動物進化為直立動物。這是多麼艱難的事情,可是你必須振作,疲倦如同脂肪將你包裹,你要掙脫它,讓它從身上揮發。難以想像的努力,當我讓每一次敲擊都產生火花時,我在焚燬自己。

 我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我們不能像阿斯塔菲耶夫那樣置身多姆大教堂,接受音樂的洗禮,然後讚頌,「你就佇立在我這顆顫動的心裡……我感謝你賜與的快樂和對人的理智信念,感謝這種理智所創造和歌頌的奇蹟,感謝你復活了對生命信念的奇蹟。感謝一切,一切的一切」,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只有到過那裡並且感謝過的人才明白。我沒有這種好運氣,我只是佇立在這顆麻木的心裡,沒有人來敲破它。來自任何一次猛烈的打擊都行,我這樣想,只要自己還能感覺到疼痛,我會再次恢復愛,而不是做一隻疲倦的動物,等待被時間屠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