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9/18 

社論

【社論】擱置區域爭議 中東和平露曙光

 在美國總統川普的斡旋下,以色列、巴林日前宣布建交,這是繼上個月阿聯與以色列歷史性建交後,另一個阿拉伯國家宣布與以色列關係邁向正常化;一個月內兩個海灣國家終止跟以色列敵對關係,凸顯在美國斡旋下,阿拉伯國家仍可擱置巴勒斯坦爭議,讓川普的「中東和平」計畫,再下一城。

 美國、巴林和以色列上週發表聯合聲明,宣布以、巴兩國將簽署和平條約,共推外交、商業、安全及其他關係正常化,並於15日在白宮簽署和約。誠如川普所言,這是中東實現進一步和平的歷史性突破,也是促使中東發生積極轉變,增強該地區穩定、安全和繁榮的新里程碑。

 川普進一步強調,能讓兩個重要的阿拉伯波灣產油國家捐棄成見,承認以色列的主權並且相互建交,不僅是自己務實外交的努力展現,更是「新中東和平路線的黎明升起」;言下之意,中東和平曙光不再僅止於想像,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它已是眼睜睜的現在進行式。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分析,地處波斯灣西岸的島國巴林,在地理現實上位處於中東兩大強權沙烏地阿拉伯及伊朗之間,其人口分布以什葉派占多數,但統治階級卻為遜尼派少數,這是造成巴國政局始終不穩的主要原因。

 2011年「阿拉伯之春」浪潮由突尼西亞席捲整個中東,巴林亦不能倖免。當時巴林發生大規模群眾示威,要求實施民主改革,這些抗爭與動亂,被認為與伊朗潛伏的「第五縱隊」有關。當時的王室統治精英差點被推翻,幸賴沙烏地阿拉伯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即時出兵,才安然度過危機;由此也可見巴林的國家安全其實對沙、阿兩國的依賴甚深。

 因此,當阿聯宣布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後,不出大眾所料,巴林也很快跟進。儘管兩國的外交突破,與川普政府的積極斡旋直接相關,但是他們的表態某種程度上也象徵著「幕後老大哥」沙烏地阿拉伯正積極試探著進一步的戰略調整,為了圍堵伊朗與支持美國新外交政策,甚至甘冒阿拉伯國家之大不韙,默許周邊遜尼派國家先試水溫,開始與以色列「結盟」。

 沙國上述調整和川普政府期盼透過聯合波灣各國,形成抗伊朗聯盟的想法,不謀而合。另外,阿聯與巴林先後改變對以色列的立場,其實也深受美國採取「離岸平衡」策略的影響。美國希望波斯灣國家必須承擔第一線維護自身安全的責任,因此當美國宣布自伊拉克、阿富汗撤軍時,所有遜尼派國家被迫直接面對來自伊朗、俄羅斯甚至中共的威脅,因此才會激勵積極尋求與以色列結盟的誘因,以形成聯盟抗衡。

 其實,美國安顧問歐布萊恩上個月訪問中東5國時就已經預告,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加入阿聯行列,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外界咸信,阿曼王國將是繼巴林之後,下一個和以色列建立正常化關係的國家。對此,阿曼政府公開表示,樂見巴林恢復與以色列的外交關係,除了表示歡迎,也希望此舉有助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間的和平,相信其建交意願與否,已溢於言表。

 上述一連串的外交突破,可以說是美國外交史上的重大成就。因為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之間最大的心結,便是以色列併吞約旦河西岸土地,這個心結不解開,就沒有和平可言。當年前美國總統歐巴馬一直懸念卻無法做到的成就,如今被川普實現。

 對美國的國家利益來說,這些外交突破的意義相當深遠,不但進一步孤立伊朗,同時也成功讓以色列打破阿拉伯國家的包圍;這將是美、以、阿三贏的局面。因此外界普遍認為此「政績」將有利拉抬川普的選情,因為美國不但強化挺以色列、反伊朗的中東政策,近一步鞏固中東親美陣營;同時也通過外交亮眼成績提升支持率,特別是鞏固國內親以色列基督教福音派的基本盤。

 從歷年選舉的統計數據顯示,福音派基督徒占美國選民總數4分之1,約8成白人福音派選民於2016年大選投票給川普,因此,若能獲得他們繼續支持,對川普今年11月3日總統連任能否成功,十分關鍵。

 綜言之,川普上台後,最被人們詬病的一點,就是在國際上強調「美國優先」,無法妥善處理國際事務。但「事實勝於雄辯」,中東這2次外交突破,顯然有助於扭轉川普的國際形象,就連他的競爭對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也公開承認這是川普的一大外交成就;至於此舉是否成為川普選情致勝一擊,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