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9/12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河南鄭州水患 天災人禍戳破謊言
 中國大陸河南省日前降下暴雨,鄭州市城區嚴重淹水,一片汪洋。 (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費黼

 7月17日以來,發生在大陸河南省的大水,幾乎淹沒大半個河南省,除了鄭州地下鐵行駛中的列車車廂進水,造成14名乘客罹難、整節列車在車廂進水情況下,「未奉准停駛」,繼續在水淹車廂中前進;乘客除了脖子之外,全身都泡在水中,在缺氧和滅頂威脅下,網路不通無法向外求援;至於地鐵外,淹水情況更為驚人,據統計,鄭州遇難者292 人、失蹤47人;短短4天,遇難人數從99人劇增到302人,更離譜的是,著名的嵩山少林寺都泡在水中,可見這場水患為禍之巨,舉世震驚。

 南水北調工程 荒腔走板

 這場雨,據中共氣象單位對外說明表示,是受烟花颱風外圍環流影響,導致河南大雨不斷而肇生水災,雖然,這場颱風「奇跡」對北中原大地的河南百姓而言,的確是「三生三世」都沒見過、沒聽過的怪事,但中共氣象局卻把這場災禍怪罪於7月19日起,一連3日內降下整個河南1年的雨量,所以成災。真實情況果真如中共氣象局說的那樣?根據大陸現有資料和電視現場畫面,以及網路及時報導,可發現,7月16日,鄭州即降下暴雨,據統計,7月16至18日20時,3天降雨量達617.1公厘;但單從7月20日凌晨4時至21日凌晨4時,鄭州單日降雨量就有645.6公厘,這數字固然證明雨量的確驚人,但相較於人命傷亡和財物災損而言,這個水災所凸顯的不單是一場雨的問題,更大的問題是,城市規劃不當、常莊水庫先洩洪,事後再通知民眾,導致民眾來不及應變,以及南水北調工程嚴重錯誤所引致的。嚴格說來,這場災難是人禍大於天災。 

 河南自古即為中華民族發源地,周口店的人骨即為明證。戰國時期的魏國,即以開封為都城,孟子曾親自到魏國和當時的魏惠王交換治國方式,當時孟子即提出栽桑種樹、疏浚河道的建議,孟子的建言在當時已屬「先進思想」,這套理論用於現在,依舊符合世界環保要求,可見,河南自古以來,「看天吃飯」的心態是難以更動的。儘管自唐和北宋,曾建都於洛陽和開封,只能說明當時的社會條件,只適合在北中原中心建都;這些朝代從未以鄭州為河南省重心,是因為天然環境和地理條件,不適於成為一省的核心城市。

 自中共竊奪我中華民國國柄後,把河南省會由開封改成鄭州,把一個中型的鄭州市,硬是擴建成1000萬人的大城,為了養活千萬人口,鄭州勢必要向外擴張,於是環繞於鄭州附近的少室山、太行山,在1960年代初期,中共推動「大煉鋼」和「圍湖造田、向山爭地」政策下,下令鄭州市民把山地砍下來的樹木拿去做大煉鋼的燃料;「向山爭地」開出的梯田,成了養活1000萬人口的糧倉。這一違反大自然的行徑,雖讓千萬人民住進鄭州城,糧食基本上也勉強能供應鄭州人民,卻也讓鄭州成了「禿山涸水」,再無依憑的孤城。再加上1990年後,中共為解決北京日益沙漠化和乾旱問題,不顧水利專家的勸阻,積極推行「南水北調」,把黃河支流的賈魯河,圍著鄭州城繞個大彎,使得原本遇到洪澇時,洪水可以逕流入黃河,以減低水患的天然防洪道,澈底失效;這場號稱「千年一遇」的大水,讓河南百姓吃盡苦頭,罪魁禍首就是中共政權。

 未重視排洪 海綿城市成泡影

 其次,中共號稱要把鄭州建成「海綿城市」,提升河南的GDP;鄭州旅遊資源不像洛陽或開封,洛陽、開封歷史古蹟比鄭州多,為了發觀光財,鄭州宣揚「海綿城市」建設成果,把鄭州打造成「北中原的杭州城」,賈魯河沿岸高樓林立,房價翻數倍,讓鄭州人民收入趕不上房價上漲力道,家家叫苦連天,但是主政官員是習近平的「之江新軍」,除了習近平,誰也動不了。就這樣,掌權、當官的,既發了觀光財,順便賺房產,富了共產黨官員,苦了鄭州人民。  

 「海綿城市」固然是現代都市建設中較為先進環保的設計,理論上,「海綿城市」是以防洪蓄水為重心,但防洪之外更要考慮排洪功能;鄭州的「海綿設計」,完全沒有把排洪功能列為重心;我們都知道,北中原受地形影響,黃河氾濫成了河南人民最擔憂的自然災害,根據中共氣象部門統計,北中原大地乾旱比水患來得頻繁;中共從2017年至2020年,花534.8億元人民幣打造鄭州這塊「海綿」,功能只在綠化、水景花園化,完全忘了應有的排洪作用;「海綿城市」讓鄭州觀光客為「北中原的杭州」而讚嘆,但是,一場大水就把這塊「海綿」打回原形。像這種只重表象的工程,大陸處處可見,一旦大自然來「驗收」時,災民遍野、死傷無數。對草菅人命的中共政權而言,「死人」,從來不是中共當政者考量的重心,提升GDP、吸引外國觀光客的「形象工程」,才是用來欺世盜名的工具。

 無預警洩洪 民眾無家可歸

 賈魯河是鄭州的母親河,理論上具有調節水利功能;但在鄭州市的賈魯河,不但保護不了鄭州人民,相反地,卻在中共顢頇統治下,把位在鄭州西南的常莊水庫,與賈魯河「去直取彎」,繞了一圈的目的,就在讓這條黃河支流承擔她擔不起的「南水北調」的幹渠重擔。常莊水庫平日肩負鄭州市民飲水、灌溉,卻因為賈魯河過彎,遇到這場「千年大水」,常莊水庫根本來不及排洪,以致水壩出現管湧現象,為救水庫,鄭州市政當局先洩洪,過12小時後,才向市民宣布「要洩洪了」,這樣的舉措,是導致此次水患傷亡嚴重的關鍵原因。

引發鄭州大水的原因,除了常莊洩洪量超出規劃,7月20日上午10時30分開始無預警洩洪,鄭州市政府卻在7月21日凌晨1時宣布:「鄭州遭遇歷史上持續最大強降水,鄭州常莊水庫防汛情勢極其嚴峻。7月20日上午10時30分向下游洩洪。」鄭州民眾質疑,上午10時洩洪,卻拖到半夜宣布,根本是把民眾往死裡送。且洩洪不久後,即發現水庫潰堤現象,現在水退了,常莊水庫可以「宣告死亡」了。

 這場大水引發民怨的另一原因是「信息不透明」,中共素來「防民如防賊」,所有不利於民生的消息,一律封鎖。河南淹大水,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竟對外國記者說:「根據習近平主席作出的重要指示,『中國中央政府』、河南省政府迅速組織力量防汛救災,中國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也第一時間馳援河南,我們相信河南人民一定能夠戰勝災害,做好防汛救災和災後恢復工作。」這一堆空話,對受災的河南百姓有何助益?

 結論 

 從毛澤東竊奪我國柄後,恣意橫行,向山爭地、圍湖造田,破壞生態,所帶來的人禍從未停止,為供應2500萬北京人民飲用水,違反自然,硬是要「南水北調」,把原本具調節功能的賈魯河繞個大彎,迫使河水改道;這場大雨,明知地鐵車廂已進水,司機員竟以「未奉停駛指示」,仍在大水中前進,致使多人當場喪生。兼之,不事先預告即洩洪,導致302人死亡,50人失蹤(這是中共官方數字,真實死亡人數肯定比這個數字高許多),這筆帳,大陸人民要向誰去討?一個不恤民命的政權,是沒有資格存在的。

(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