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9/30 

軍事論壇

【韜略談兵】對抗看不見的敵人 贏得戰「疫」
【韜略談兵】對抗看不見的敵人 贏得戰「疫」1
【韜略談兵】對抗看不見的敵人 贏得戰「疫」2
【韜略談兵】對抗看不見的敵人 贏得戰「疫」3
【韜略談兵】對抗看不見的敵人 贏得戰「疫」4

文:蘇紫雲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以來,已經造成各國重大損失,世界衛生組織指出目前共有2.3億人染疫,474萬人不幸殞命。珍貴的人命之外,經濟層面也是災情慘重,依照聯合國貿易發展署的統計,全球的經濟損失至少達4兆美元之譜,而各國為了控制疫情進行的封城行動,規模之大與持續時間之久,也造成了各類社會問題,可說對現代的文明發展造成重擊。

醫療體系崩潰 衝擊國家戰力 

 新冠疫情爆發後,第一時間便隨著現代航空交通速度,隨著客機的國際航點迅速蔓延全球。各國安全體系中的「非傳統安全」的威脅想定與因應,瞬間惡夢成真,各種大規模傳染病的防線也都被擊潰,醫療體系崩潰使重症病患缺乏醫療、醫護人員缺乏防具的場景,令人揪心,很難想像這一切都源於奈米等級的病毒體。

 同時,美國軍力代表的航艦,也曾因乘員染疫被迫停靠關島,形同無效戰力,更使印太區域的海權出現短暫真空,說明病毒造成的廣泛影響。

蒙古長征歐洲 黑死病成砲彈 

 軍事領域是最早重視「化生放核」 (CBRN)武器的威脅,戰史中第一次有計畫地使用生化戰術,是蒙古軍隊攻打歐洲城堡時,將黑死病患者遺體以拋石機投入城中,以圖利用疾病癱瘓守軍,這是第一次將生物病源武器化的運用。其後隨著科技發展,在第一次大戰加入了芥子氣等化學戰劑、二次大戰德國嘗試空投病蟲以破壞俄國馬鈴薯生產。

 90年代中期,日本奧姆真理教的沙林毒氣在地鐵的無差別攻擊;21世紀初期,恐怖分子對美國行政部門發動「郵寄生物炸彈」的病原體攻擊,都是著名案例。

從嚴防禦 快速投入及時應變

 事實上,先進國家都將化生放核武器視為非傳統威脅的主要來源,並訂定各種應變計畫,雖不敵這次新冠大流行的規模而遭到攻破,但其中若干防禦機制其實也逐步發揮效用。最具代表性者為美國,先是在1979年「重要戰略材料儲備法」中,明定定義「維持國家運作與民生、國內資源稀少、外國供應不穩定。包括將能源、糧食、原物料、藥品列為戰略物資。其後,鑑於「911恐攻」後,生化放核武器可能成為恐怖組織武器,更制定2004年「生物防禦計畫法案」,要求美國健康福利部儲備藥品、疫苗,應對潛在生化威脅。這就是美國前總統川普得以發動「神速計畫」,使各個藥廠得以獲得聯邦政府奧援,在8個月內開發出各種疫苗並投入使用的主要根源,包括現在全球主流疫苗都得力於此機制,才得以快速投入抗疫戰線。

百日特案 肆應未來新種病源

 主要國家也警覺生化威脅的發生,不再只是兵推想定,未來出現頻率可能更高,因此「七大工業國峰會」決議聯手推動「百日特案」,結合各國科學界、產業界、法律調整,將新疫苗的開發、生產、應用,縮短至百日內,以應對未來隨時出現的新種病源,確保人類安全。

 依照統計,全球施打疫苗的人數僅約33.2%,我國雖在第2年的防疫戰役中出現破口,但目前已逐步守穩,且疫苗覆蓋率已經超過53%高過全球平均值,並隨著各類疫苗陸續到貨。可以說,臺灣在政府與民眾攜手下,共同守護彼此安全,相較他國災情可謂幸運。但面對未來的新威脅,我們絕無輕心的餘地,需在抗疫措施、裝備、法規、疫苗等方面持續精進,才能保護自己並協助他國抗疫,盡快恢復全球的經濟與文明秩序。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