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0/02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搶占「新高地」 美太空戰略轉守為攻
2020年《國防授權法》由美國國會通過,將美國太空軍確立為獨立軍種。圖為美國太空司令部在白宮公開旗幟。(取自美國國防部網站)

◎陸克強

 低軌道(Low Earth orbit)空間,從冷戰時期就被美蘇視為戰略要點,也就是所謂的「新高地」。大國對於低軌道空間的軍事運用依賴,不但沒有隨著冷戰結束而消逝,反而隨著區域強權的擴張意圖,和灰色地帶的準軍事對峙,而更加風起雲湧。加上軍民兩用科技的高度普及化,掌握新高地,對於指管通情監偵(C4ISR)已成必要關鍵。以美軍為例,不論是聯合接戰能力(CEC)或多領域作戰(MDB)執行能力,都高度仰賴低軌道空間的衛星,提供資通電鏈結和作戰單位座標。如果失去低軌道空間的衛星運用能力,不僅無法有效遂行精確打擊,更糟的是,會讓美軍失去全球同步監控和協調作戰能力,讓虎視眈眈的區域強權得以發揮主場優勢,對採取前進部署態勢的美軍單位發起突擊。

  太空軍創設緣起

 近年鑑於中共積極發展不對稱戰略,將太空視為重要關鍵,美軍對於中共太空軍事化企圖憂心忡忡。中共從烏克蘭等前蘇聯加盟國,獲得前蘇聯基礎太空技術,和操作經驗豐富的技術團隊,發射技術和衛星運用能力,獲得飛躍性進步。美國重新揭櫫印太戰略之後,如何確保美軍在低軌道空間擁有相對優勢,成為刻不容緩的重要課題。因為除指管通情監偵,太空也是縱深武力投射的新管道。

  前總統川普在2018年6月18日,訓令國防部開始進行太空軍(United States Space Force)的創設前置準備。宣布創立太空軍的行動,不僅凸顯美國高層對於掌握太空優勢的危機感,也代表長久以來,由美空軍獨占鰲頭的低軌道空間資源運用與縱深武力投射,將會出現重大變革。

  不過即便爭取太空作戰優勢已是美國政軍主流共識,但牽涉到新設軍種,就會有大量的人事角力和官僚牽制。特別是在空軍內成立太空作戰軍的提案遭到否決,創設獨立太空軍的計畫就惹人非議。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下轄的戰略委員會,認為新設獨立太空軍,倒不如加強檢討國防部的計畫執行和預算編列程序,降低超支並加快裝備籌獲期程,用節餘經費足以讓空軍太空司令部直接升格為作戰司令部,既可省去未來裝備和人員移撥的文書作業,也能減少新單位的成軍時間。而歐巴馬任內的國防部長卡特則認為,只要強化現有聯戰機制,就足已執行相關太空防衛與攻擊任務。不過由於美軍內部對於空軍主導的太空作戰,始終無法在太空場域有效因應敵軍威脅,頗有微詞,因此川普團隊才會大力推動太空軍的成立。

 積極開發太空武器 爭取戰略主動

  2020年《國防授權法》由美國國會通過,將美國太空軍確立為獨立軍種。而太空軍下轄3個指揮部:太空作戰指揮部(SpOC)、太空系統指揮部(SSC)和太空訓練暨戰備指揮部(STARCOM)。其中太空作戰指揮部於2020年10月成軍,太空系統指揮部於2021年8月13日在洛杉磯空軍基地成軍,太空訓練暨戰備指揮部(STARCOM)於2021年8月23日成軍,3大指揮部就此全數就位,使其組織架構完成最後拼圖。

  太空軍的主要任務,除納編現有的衛星運用能量,更重要的,就是積極發展能夠在太空遂行反制作戰的載具和武器。太空軍將名符其實,成為一支專司在軌道空間乃至於外太空,執行作戰任務的兵種,如同過去戰略防衛機先中,所提出的多項軌道攻擊載具和能量武器概念,都有可能檢討後重新復活。特別是在中共不斷強調極音速滑翔武器攻擊能力的當下,太空軍未來勢必將結合美太空總署和空軍多年的實驗載具計畫成果,建立從擴散層到同步軌道的機動作戰能力,至於反彈道飛彈,和反衛星飛彈也將成為太空軍的重要反制武器。

  雖然太空軍不太可能重演類似星戰計畫的規模,但必然會朝反制俄羅斯和中共攻擊手段的前進作為邁進。這也代表,過去處於被動局面的美軍,將會主動對抗敵方的反衛星攻擊,也會把癱瘓俄「中」太空資源運用能力,列為作戰要務。而且俄「中」有限的太空資源運用能力,若是遭到美太空軍先制攻擊,則中、長程海空作戰能力,勢必大幅削弱。即便俄「中」可用先前建置的替代設施提供輔助,但有效範圍受到地理環境限制,勢必無法和居高臨下的衛星相提並論。這代表美國太空軍,能夠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讓美軍前進部署單位獲得更大的行動自由,藉以爭取戰略主動。

 新設太空發展局 加速研發軍備

 太空軍的另外一項特點,就是將擁有獨立的裝備和戰術戰法研發單位,新設立的太空發展局(SDA),將針對太空軍需求,專責研發新裝備和理論驗證,形同軍方版的太空總署。對美國防部而言,設立太空發展署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強化軍方專用太空戰裝備的研發速度,而非像過去為了遷就太空總署的科學實驗用途,而綁手綁腳。而為了確保太空軍作業管制,國防部也新增執掌太空軍部業務的助理國防次長。

 太空發展局將以現有科技為基礎,加速軌道空間戰鬥的技術驗證,並且配合現有裝備的性能調整,讓太空軍在成立之後就擁有可用的實際裝備。在此同時,太空發展局也將統合現有各軍種的研發計畫和作需想定,降低重覆研發所造成的資源浪費。

 回顧以往,美空軍太空司令部原本就是為了雷根政府的戰略防衛機先計畫,成立的專責單位,而在併入戰略司令部之後,由於組織龐大加上任務偏重反恐,因此對於維持太空優勢所投注的資源,自然不如以往。而創設獨立太空軍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爭取太空優勢成為戰略方針重點,更重要的是,在太空軍成立之後,美軍對於利用軌道空間和太空資源的作戰需求想定,將轉守為攻。換言之,過去美空軍太空指揮部的主要任務,就是協助美軍作戰,在太空軍成立之後,掌握軌道空間使用權列為第一要務,將反彈道飛彈攻擊任務,列為優先考量,都將是影響太空軍發展走向的關鍵。

  特別是在發揮全球即時打擊和24小時監偵的需求下,美太空軍勢將成為和空軍一樣,具有左右戰略走向能力的重要軍種。但不論美太空軍未來將採取戰略攻勢或防禦作為,也會讓爭論多年的太空軍事化議題,重新浮上檯面。當然,不論從技術或資源來看,美太空軍對俄「中」都將是強勁對手,也將會對於印太地區的長期戰略平衡造成不可小覷的影響力量。

  各國軍方競相成立太空部門

 當前除美國,英國皇家空軍成立「英國太空指揮部」,德國組建「太空司令部」,負責監控衛星運作,分析俄「中」具威脅性的太空任務,以保護己方太空資產。法國空軍近期則更名為「法國航空與太空軍」,強調法國航太軍未來在天空與太空中執行任務,維護法國獨立自主的戰略利益。

  在亞洲,日本為因應潛在敵國飛彈研發與太空威脅,在航空自衛隊下成立「宇宙作戰隊」,雖然2022年後才會形成戰力,但仍將與美國太空軍緊密合作,維護國家安全。

 南韓空軍9月30日正式設立太空中心,由空軍參謀長直轄,負責擘劃未來太空發展與防衛政策,強化南韓在太空領域作戰能力,可見太空領域已成兵家必爭之地。

(作者為軍事作家)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