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0/21 

副刊

【悲歡渡口】愛與公平

◎琹涵

 走在人生的長路,每個人都渴望愛,也希望被公平地對待。

 然而,世間事未必如願,有的人美夢成真,有的人成了一生的追尋,卻可望而不可即。

 的確,有不少人渴望愛卻不可得,加以常要面對不公不義的事,心力交瘁,終生都不快樂,甚至是個悲劇,多麼讓人心生同情。

 我記得讀中學的時候,好友對我說:「我媽最疼我姊。」因為我們是一起長大的童伴,故熟知她的家人。

 她說:「媽媽都最疼老大,你媽一定也最疼你。」

 「沒有吧?我都不覺得。」

 「那是因為你是被疼愛的那一個。」

 很多年以後,媽媽辭世了,我們對媽媽都有著無比的思念。如今想來,我媽做得最好的是愛與公平。

 她疼愛所有的孩子,也公平地對待自己的每一個兒女。問題是,她有五個孩子,要能做到讓每個子女都承認媽媽愛自己,那有多麼不容易!

 於是,在媽媽走後,我們手足親愛,彼此之間不曾有怨懟和忌妒,總是一團和氣歡喜。若有事故,都能相互支援,也能因為對方的成就而心生歡喜,深以為與有榮焉。兄弟姊妹也常一起回憶往事,懷念媽媽的教誨。

 一生淡泊名利,卻又能理性面對人生困境的媽媽,我常想,她會喜歡陸游的〈烏夜啼〉:「紈扇嬋娟素月,紗巾縹緲輕煙。高槐夜長陰初合,清潤雨餘天。弄筆斜行小草,鉤簾淺醉閒眠。更無一點塵埃到,枕上聽新蟬。」詩意是:美如皎潔明月的團扇,薄似輕煙的紗巾。高槐樹蔭濃合,放晴時,空氣中仍存在著清涼。偶爾揮筆書寫草書,或是捲簾淺嘗小酒後,優閒小睡一下。這裡澄淨得不染一絲塵埃,可以倚靠枕上靜聽蟬鳴。

 詞裡有著仲夏夜之美,有時揮毫灑墨,有時小酌閒眠,寫盡了生活裡的恬靜,也唯有淡泊名利的人才會喜歡吧!

 媽媽一直是我學習的榜樣,而媽媽那公平對待子女的態度,後來也影響了我的教學。當我站在講台上,疼愛學生,但也力求公平。平日裡,那麼多雙眼睛老是緊盯著老師的一言一行,老師偏心了嗎?只疼愛某人嗎?……

 不要以為中學生不過是少年少女,其實人人眼睛雪亮,心中明白,哪裡是可以矇混過關的?

 從小,每個人都渴望被重視、被疼愛,所以我們才力求更好的表現,更願意謹言慎行,更加的品學兼優。我想,人人都願是幸福長大的。

 原來,愛和公平也是媽媽送給我的人生禮物。多麼的珍貴,足以受用一生,好處是說不盡的。

 其實,我不只是公平地對待學生,在待人接物上不卑不亢、溫和謙讓,使自己擁有好人緣,仔細尋思,也是母親身教的延伸。愛和公平,也因此成為我的人格特質。

熱門新聞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