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0/28 

軍事論壇

【韜略談兵】AI智慧戰爭 軍事革命導火線
【韜略談兵】AI智慧戰爭 軍事革命導火線 1
【韜略談兵】AI智慧戰爭 軍事革命導火線 2
【韜略談兵】AI智慧戰爭 軍事革命導火線 3
【韜略談兵】AI智慧戰爭 軍事革命導火線 4

文:許智翔

 隨著資訊科技的迅速發展,近年,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以下簡稱AI)成為能在媒體上見到的詞彙,更經常與「軍事」有所連結。那麼,一旦「AI」與「武器」湊在一起,會變成經典系列電影「魔鬼終結者」裡,決定消滅人類的「天網」與它的「終結者」那樣嗎?其實,AI科技日趨進步,人工智慧現階段的發展,已足以讓它在可遇見的未來,成為人類戰士的重要輔助工具,大幅強化戰力。

以「弱人工智慧」為主的當前應用

 根據大英百科全書,AI指電腦或電腦操控的機器人,執行與智慧生物有關任務的能力;而從「AI之父」英國科學家圖靈(Alan Turing)開始,已發展數十年。然而,諸多科幻作品裡面能思考、自學,如人類般可勝任各種工作的AI,還沒真正出現。

 聽起來好像有點令人失望?目前的發展,仍是以執行特定專精項目的「弱人工智慧」(weak AI/narrow AI)為主,就像AlphaGo在圍棋上已能擊敗所有人類棋王一般,機器也還需要人類去「教導」,給予資訊讓它學習,以電腦的資料處理能力、從龐大資料組成的大數據中,找到遂行任務的最佳方式。換言之,讓AI跟大數據有效互動,透過「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甚至「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成為高效的輔助工具,這在未來將會帶來軍事作戰上的巨大變革。

人工智慧廣泛支援軍事科技

 既然AI可以快速過濾龐大的資料,找到最好的執行任務方式,那麼在軍事上,或許AI就可以成為上至大兵團,下至連排級部隊都可協助的「最好的參謀幕僚」。舉例來說,目前美軍的AI研發,在戰術與操作層級上,就將發展方向集中在協助物流、後勤補給與補保的後方梯隊上,以及戰場支援,如獲取可操作的情報並且傳遞給作戰部隊。這樣的方式,已經由以色列率先實踐在2021年中的以巴衝突中。以軍指出,AI在這場衝突中,用以協助篩選以軍監控得到的大量情報資訊,不僅精細掌握戰場環境、更能協助以軍精準打擊關鍵目標能力,真正成為以軍的重要參謀。這樣的能力,未來隨著部隊網路通聯與資訊能力日益發展,類似的輔助裝備與技術,更會逐漸下放到基層小單位上。

 無人載具也會是AI的重要運用領域,雖然不像在科幻作品那樣誇張的自主(autonomous)功能,然而不論未來會逐漸成形的集群(swarming)能力,或是無人航空器、無人地面載具、無人海面/水下載具的航行能力上,都需要一定程度的自主能力,例如無人地面載具就需要AI的輔助,在崎嶇起伏與充滿各種障礙物、植被,甚至建築物的地面順利行動。在適當的AI輔助下,不僅空中無人機的發展將出現「無人僚機」,地面部隊會有無人地面載具協助執行各種任務,美國海軍更把無人船艦當作未來重要的海上作戰平臺。

 不過,將來儘管無人載具可能進一步加強自主能力,但是讓無人載具自主對人類發動攻擊,仍有道德上的爭議需釐清,這方面的發展將受各國對此議題的態度影響。

 在AI的研發方向上,美軍近期先採取較保守的方式,首先讓部隊在執行任務時,可以先降低遂行任務時的風險為主,而非很快的跳到AI自主武器上。但是運用AI的半自主作戰技術,例如輔助選擇目標、射擊等用途,確實正逐漸在西方裝備上出現。

掌握AI創新價值 提升國家競爭力

 自上世紀50年代出現概念以來,AI到現在已經進入第三波發展,更可能會在未來戰場上扮演關鍵地位。

 因此,目前已有多個國家競相投入AI發展。就以世界龍頭美國來說,2018年美國國防部就推出了AI戰略、成立「聯合人工智慧中心」(JAIC),2022年的國防預算更在包含AI的「微電子」(microelectronics)領域加倍投入達23億美元,各大國也紛紛或多或少嘗試發展AI領域。

 不過,投入AI並非僅是大國的專利,南韓軍方在2018年底同樣成立AI研究中心,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也與英國於2021年9月27日簽署的夥伴協議中,將AI指定為合作領域之一,並簽訂合作發展人工智慧的合作備忘錄(MOU)。前述例子均可見各國在此領域的積極發展。在這種情況下,作為科技島的我國,或許也應嘗試儘早向前探索、嘗試迎頭趕上。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