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0/28 

社論

【社論】區域聯防凝共識 防範中共坐大

 今年11月1日,是「五國防衛協議」(Five Power Defense Arrangements, FPDA)成立50週年紀念日,此一由英國於1971年聯合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共同建立的聯防機制,當年是因為冷戰時期民主與共產集團對立,為確保大英國協利益而誕生,但在冷戰結束後,近年已逐漸式微成例行的海空演習。

 在10月中旬,建立聯防機制的5個國家,已陸續舉行相關慶祝活動,如展現各國海空實力的閱兵等。從閱兵武器系統可看出,新加坡具地利之便,派遣軍艦及戰機數量最多,英國僅象徵性派遣驅逐艦一艘,日前航行至印太區域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並未參加。其中,由於馬來西亞長期以來,試圖在俄羅斯及中共之間取得平衡,對於相關活動相對保守;馬國受中共「一帶一路」倡議吸引,近年來在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與中共密切合作,且擁有俄羅斯製造的武器,情勢算是5國當中較為特殊的。

 軍事專家認為,如果此一區域因為中共的強勢擴張,影響南海安全,「五國防衛協議」能否發揮嚇阻效益,仍未可知。日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公開聲明,不會在美「中」之間選邊站,即是明確的意向,顯示各國仍會依照自身戰略利益考量,有所取捨。

 其實,近年中共軍事崛起,為了防堵其擴張,印太區域已紛紛建立新的安全機制,如澳洲、英國、美國的AUKUS,顯示由於中共戰狼外交與對外強勢作為,已增加區域國家聯合防衛共識,各國普遍認為,唯有透過強化安全機制,才能嚇阻中共的強勢意圖。

 從歷史來看,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都曾是英國殖民地。英國為捍衛殖民地利益,曾經在馬來西亞及新加坡與日本發生戰爭。二戰結束後,馬來西亞獨立,新加坡又從馬來西亞獨立,但仍維持大英國協成員國身分,英國也曾在這些國家維持駐軍,以避免遭受共產集團的威脅。但美國因越戰問題,堅持「尼克森主義」,希望區域國家能夠提升自己的防衛能力,英國卻因財政及政策問題,必須撤出駐守亞洲的部隊,於是才會聯合澳洲及紐西蘭,簽署上述協議,並由澳洲主導,派遣軍隊協防馬來西亞及新加坡。

 此一組織起初仿效北約,由5國共同組成軍隊,成為一個專門的防衛體系,但因為英國將重點轉移至歐洲,澳洲及紐西蘭也陸續從星、馬撤軍,從1981年開始,改以5國共同聯合演習,取代過去共同駐守模式。在作法上,則仍由澳洲主導,各國派遣軍隊進行海空聯合演習。進入21世紀後,「五國聯防機制」亦成立聯合空防司令部,協調年度的海空演習,並舉行5國國防部長會議,後來改與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合併舉行。此外,每3年則舉行一次5國國防部長會議;當英國改為以歐洲為主的政策,仍然保持相關機制,以延續英國的承諾與保證,但改由澳洲主導運作。

 5國聯防的成立,雖然有大英國協的安全承諾及冷戰遺緒,但這個結合5國軍事資源所建立的多邊安全機制,在亞洲安全體系中,相當重要。主要是能讓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得到軍事奧援,讓澳洲主導5國聯防協議後,擴大整個防衛視野,不再局限於大洋洲。對澳洲而言,5國聯防是參與東南亞區域軍事合作的主要機制,雖然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軍事能力逐漸提升,不再需要澳洲派軍隊駐守,但是當這些國家面臨強大威脅時,仍須靠集體安全機制,維護本國及區域安全。

 隨著美「中」戰略對峙升高,英國脫歐後,與美國的軍事合作關係也更加深化,並且正在重返亞洲;英國過去在亞洲的安全機制可能因此更加活絡。如以情報為主的「五眼聯盟」,已強化對中共的情蒐及交換;此次5國聯防機制擴大舉辦,以及隨著英國重返亞洲,也必然寄予承擔區域安全角色的厚望。但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雖然希望延續5國聯防機制,以備安全上的不時之需,但若以5國聯防機制抗衡中共擴張,兩國恐會因顧慮本身利益,而另有盤算。

 世界各國均認知,以中共近年對新疆、西藏及香港的強勢壓制作為,未來在臺海及南海問題上,必然採取強硬姿態,壓迫領海主權聲索國放棄權利。一旦中共開始行動,獨裁政權的強勢擴張,必將對印太及全球安全與利益造成衝擊。因此,在中共軍事能力尚未超越美國之前,勢須結合區域國家力量,以集體安全機制的共同力量,防範其恣意擴張。尤其,在美日澳3國的積極促成下,若能將原有戰略同盟與集體安全架構延伸與擴大,以往既有的集體安全機制,也將發揮新的功能。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