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1/2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建構數位治理規範 反制中共惡行(上)
 數位科技的迅速發展雖帶來許多便利,但也可能被專制國家或私人公司濫用,侵犯個人數位隱私權。(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寰宇韜略】建構數位治理規範 反制中共惡行(上)1
【寰宇韜略】建構數位治理規範 反制中共惡行(上)2

◎李華強(譯)

 網際網路無遠弗屆,早已普及世界各地,深入各國政府與民間,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惟論及隱私、個資保護、國家安全,乃至於「主權」隱憂時,國際間迄今仍無統一、共享的數位治理機制,衍生各方憂慮,導致各國陸續制定單方規範,引發諸多爭議、影響經濟發展,進而扼殺創新作為。有鑑於此,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特專文分析,比較美、「中」新興經濟體等發展模式,並提出具體建議與施行原則,本報特節譯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過去30年間,網際網路用戶群,大體上已自美國逐漸轉向世界各地,更深入新興和成熟經濟體,全球用戶半數位於開發中國家;大陸、印度與印尼即占全球3分之1的線上人口。網際網路已進化成能迅速、無縫橫跨國界,交換資訊並從事商務的平臺,業已成為人類生活密不可分的關鍵要素,大幅提升對社會與經濟的影響力。鑑於其形塑全球經濟與政治的驚人能力,各地緣政治實力,無不爭相設定相關原則與標準,競逐全球數位治理的情況日趨白熱化。

 今日,數位科技對於能源、財務,以及自由貿易等經濟發展不可或缺;不斷擴張的網際網路規模,尤其美國、歐盟及中共均致力於建立一套全球數位治理機制之際,已造成自由與非自由政體之間緊繃的競爭關係。許多國家的規範作法,係擴張其主權管控範圍,架構則更深入隱私、資料保護,以及稅收等範疇。當前國際上仍無單一標準制定機構,導致數位治理作法各行其是。然而,建立一個多方參與的組織,藉此規範相關經濟活動的理念並非創見;國際社會早已建立用以規範飛航(如國際航空運輸協會)、銀行(國際清算銀行),以及能源(如國際能源署)等體制。

 基於地緣政治考量,各方應協調合作、結合私人產業、凝聚共識,俾建立標準並防堵專制作為。數位規範標準,應體現下列原則:

 ●網際網路應保持自由、開放,且互動無礙。

 ●國家政府應確保資料流自由橫跨國界。

 ●政府規範應鼓勵創新與開發新興科技。

 ●保護個人資訊與機敏資料,不受專制者利用。

 環顧世界各國數位治理架構,反映出其他國家提倡網際網路的看法,與美國截然不同;部分凸顯緊密經濟夥伴間,彼此在資料保護、內容規範,乃至於競爭關係上的潛在歧異;囿於缺乏統一架構,貿易與經濟對立情況惡化,不僅提高經濟成本,更加劇美國與盟邦和競爭者間的緊張關係。藉由拜登政府展現的重返多邊主義、重塑美外交與安全目標之決心,未來應致力於設定常規,並建立可茲確保國家利益,以及國際貿易與數位科技下治理無虞的國際機構,俾保障網際網路自由、開放且互動無礙,促進數位創新,滿足國際社會成員的需求與期待,尤其是新興市場部分。

 中共「網絡主權」管制審查內容

 中共亟欲改造網際網路的未來,最甚者莫過於假規範之名,行「重塑」互聯網之實;其意圖掌控規範機構,擅改資料流運作常規與內容。中共的網際網路運作模式,強調「網絡主權」,國家可就資訊與線上交換資料行使主權,亦即管制與審查內容、局部或全面切斷聯外管道,並強制要求資料本地化。中共另與其他極權國家相互支援合作,包括伊朗、俄羅斯,以及沙烏地阿拉伯。

 中共於2018年成功贏得國際電信聯盟領導階層選舉,有助於實現其多年來意圖改變現行網際網路協定架構的野心。成立之初,用以規範電報產業的國際電信聯盟,儘管其主要工作,係管理從無線電頻譜到串流服務收費等,不受媒體青睞的技術議題,如今則已成為規範未來網際網路的關鍵組織。中共心目中的網際網路協定架構,將導致網際網路分崩離析、國家得以恣意架起防火牆、斲傷未來科技創新,同時侵犯公民權利與自由。中共的數位治理模式,不僅涉及網際網路標準與規範;大陸人民在數位經濟的影響下,已高度依賴一套數據提領的商務模式。一旦中國大陸的數位支付系統與其他應用更加普及化,將更有利於中共侵犯百姓隱私,強化其監視體制的運作。

 運用數位絲路外銷技術 危害民主

 全世界近4分之1的網際網路用戶在大陸,提供科技公司巨大的國內市場利基;誠如美國會、智庫,許多學者所述,中共利用該龐大商機,發展、測試,以及制度化推行數位工具,藉此維繫其高壓政權。中共另運用「數位絲路」外銷相關技術,危害全球各地的自由與民主價值;尤其是運用5G通信的低成本技術優勢,成功推行至若干急於現代化的中低收入國家。即使英國、印度,以及數個歐盟國家,已加入美國抵制中共5G網路踏入其國內市場的陣營,華為已成功打造非洲70%的4G網路基礎建設,並將在南非等國建立5G網路。隨著數位絲路的接受國數量漸增,伴隨新冠疫情加速許多開發中國家的數位轉型進程,數十億人口將蒙受不民主國家行動之苦,包括監視、管控與審查線上內容,以及資料本地化等。

 一旦中共成功建立全球數位經濟治理與技術標準體制,世界各地的個人自由將大幅倒退,創新與競爭將備受壓抑;透過中共打造資訊與通信科技基礎建設的開發中國家,亦將蒙受其害,不但危及國內民權和自由,更可能加速全球墮落至專橫體制的深淵。為有效反制中共節節進逼,民主國家必須團結一致並提出替代方案,不僅解救自己,更有助於發展中世界的福祉。如同1940中期創立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institutions;指全球大部分國家,加入以美元為國際貨幣中心的貨幣體系)之際,此刻亦有賴民主陣營挹注財務與政治成本的戰略投資,方能謀和彼此對於數位治理的歧見,成就真正符合所需的多邊體制。

 新興市場亟需迅速發展

 隨著中產階級崛起,新興市場國家無不急於採納科技與創新,俾滿足國內迅速發展的迫切需求。新興和較高開發程度市場,需要一套秉持開放原則的可行設計,基於清晰、共享的數位治理模式而互蒙其利。然而,獲得這些共享原則,有賴細緻的權衡作為,長期以來,都是困擾決策者的棘手問題。即使在美國,數個州亦陸續制定相關法律,如加州的消費者隱私法等,彌補聯邦政府仍無一套用以規範網際網路的協調架構之缺憾。(待續)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