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2/02 

副刊

【悲歡渡口】告別孤單

◎琹涵

 在他的成長歲月裡充滿了太多的孤單。

 十歲那年父母離異,他跟著阿公過日子,幸好,老人家疼愛他。可惜阿公身體欠安,經常進出醫院,但阿公仍努力賺錢養活他。阿公除關照孫子,也給與引領和教導,阿公勉勵「人窮志不窮」,他牢牢地記在心裡。

 十多年後阿公辭世,當時他已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他學習服裝設計,想到英國繼續深造,於是日夜兼差存錢,用以追求夢想。閒暇時,他還很努力地自學。

 他終於啟程了,帶著初生之犢無畏的勇氣,遠赴倫敦知名的設計學院。但因適值暑假無人應答,後來出現一位中年女士,和氣問他:「有什麼事嗎?」他答以:「想要進修求學。」

 女士把他帶到辦公室,仔細端詳他的設計稿,看了很久,然後抬起頭來,微笑對他說:「你很有潛力,但我們還須再審核。」入學以後,他才知道那位女士就是校長。

 他夜以繼日,孜孜不倦地學習,日有精進,尚未畢業便聲名大噪,獲得許多設計大獎,備受矚目,業界也極力延攬。

 一個人如果像鑽石,終究會綻放璀璨光芒。

 他留在英倫短短幾年,參與電影裡的服裝設計,還獲得知名影展大獎,從此更是邀約不斷,分身乏術。

 當他決定回國光榮返鄉,傳播媒體爭相報導,他已成為知名人物,並躋身時尚圈、演藝界及藝文界。

 有一次,他參與社會名流的晚宴,人人爭穿他設計的時裝,爭妍鬥艷,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親生母親迎面而來,卻只是冷淡擦身而過,彷彿不相干的人,顯然母親不願相認。

 他日夜思念母親,但母親似乎極力想忘掉他。那天晚上,他整夜不寐,獨坐到天明。他想起以前曾讀過宋.柳永的〈梁州令〉:「夢覺紗窗曉,殘燈掩然空照。因思人事苦縈牽,離愁別恨,無限何時了?憐深定是心腸小,往往成煩惱。一生惆悵情多少?月不長圓,春色易為老。」詩意是說:從夢中醒來,紗窗已逐漸現出朦朧曙色,屋內仍有殘燈搖曳,更顯得一片昏暗。想到人世間的種種悲歡離合,苦苦牽繫著自己的心,離愁別恨,何時才能了結?是因為愛太深,才使得小小的心難以承受,也往往因此翻轉而成煩惱。人的一生裡到底會有多少憾恨的事,大概就像月亮的圓了又缺,春色也從來不久留。

 原來,生命中那種失落的心情,他至此完全參透了。

 世間多的是情關難以跨越,然而親情又何嘗不是,仔細想來,或許母親有難言之隱。他從來不曾去找過母親,即使自己早已揚名立萬。

 他有很多好朋友,大家都以真心待他,相互扶持,彼此關心。「朋友是自己找來的親人」,他很喜歡這句話。真摯的友誼,也替代了他的手足和親情。

 他曾對我們說:「這個世上,還是有人以善意待我,我是憑靠著這些善意而活下來的。」聽得我們心裡有幾分感傷和不忍。

 如今,他愈來愈知名,但依然謙沖為懷、擁抱理想,與人為善。

 他不再孤單,也愈來愈開朗和快樂了,一切都朝向更好的方向前行,他的奮鬥故事也激勵人心。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