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2/07 

副刊

【浮生拾趣】抒情的論述

◎林疋愔

 每當聽到「你以前學生時代的作文成績一定很好吧!」這類褒獎說辭,總會讓我不自覺露出尷尬的笑。幸好以前的作文沒有電子檔,不然,肯定是貽笑大方。 老實說,我經常代表學校參加的是繪畫、書法和演講比賽,但為了避免有自誇和炫耀之嫌,這段表白通常放在心裡。

 回想第一次參加演講比賽,不是天生具有演說家氣質,也並非提出精闢見解,而是把演說變成表演,時而外省腔,時而閩南調,更有誇張的表情和動作。同學們佩服我的演藝才華和勇氣,但那大概是腎上腺素上升,只有站到舞台上,潛力才會被激發出來,平時我可是害羞得很。

 自己最在行的應該是繪畫,因為得了幾次獎,獲得韓國的「新韓水彩」、日本水彩紙畫本等禮品,這對只用過王樣水彩和壁報紙的鄉下孩子來說,簡直如獲至寶。當然,糗事也不是沒有,某次參加中興新村的寫生比賽,陽光灑落在象牙白的中興大會堂,四周的柏樹挺立、榕樹濃蔭是寫生者極力描繪的美景。不巧我的綠色和藍色系水彩不是乾了就是不夠,無法營造綠意盎然的層次變化,便把松柏和榕樹都改成花樹,畫了一幅有如櫻花季的中興之春。繳件時,工作人員滿臉好奇:「這裡有櫻花樹嗎?」我神情自若地說:「為了畫面需求嘛!你說是柏樹、榕樹開花也好,是櫻花樹也罷,都是綠的不就大夥兒都畫一個樣了。」沒想到那次還真的意外獲獎。

 或許自己的小聰明在冥冥之中指引出一條蹊徑,這也充分應用在作文課上。校外教學後,老師出了兩道寫作題目,一個是「遠足記」,給有參加校外教學的學生寫;沒去的同學則是另一個題目「論孝道」。對於生性浪漫不羈的我來說實在太八股了,內容不外乎引用「百善孝為先」,「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這類的句子。於是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假裝自己也和同學們一起去了農場,向同學詢問有哪些活動,為自己準備了想像的豐富餐點,運用過往和家人去農場拔蘿蔔、採草莓、搗麻糬和焢窯烤地瓜的經驗,結尾寫出:「黃昏時候,我們踩著心滿意足的腳步回家,這是我畢生難忘的一次遠足,希望還能有機會再來一次。」隔天老師問:「你沒去校外教學,怎麼寫這個題目呢?」我半撒嬌半賴皮回答:「這農場我從前去過,算是提前去遠足了,這次雖無法參加,但心有跟著去。」老師聽完啼笑皆非,沒有過多苛責。

 能夠撒野、賴皮的作文題目實在不多,高中聯考的作文大多是論述文,讓我這天生的抒情體質極度過敏,一看到論述文就兩眼昏花,「論禮義廉恥」、「青年如何愛國」、「談環保」……彷彿每個題目都隱藏著一條正面肯定的線索,你愈能強化它、服膺它,愈能獲得高分。但這類剖析理路的訓練恰恰能中和偏執,抒情中有清晰的論證,論證中不乏觸動人心的情感,也許能讓文字境界更為提升。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