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1/13 

軍事論壇

【韜略談兵】大國戰略競爭時代 應對印太安全挑戰 建立民主緊密夥伴關係

文:林柏州 

 阿富汗撤軍標誌著「911事件」所開啟的反恐時代暫告終結,也預示大國戰略競爭時代的來臨。美國身為區域秩序維護者,軍事與經濟實力居世界第一;但中國大陸GDP總額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軍事預算每年平均以兩位數字成長,規模僅次於美國,美「中」政治體制殊異,競爭關係將重置或形塑新的國際安全秩序。

灰色地帶活動 破壞區域秩序

 過去十年是美「中」從交往走向競爭的關鍵期,美國歐巴馬政府強調,應維持美「中」交往合作關係,其後雖然提出「亞洲再平衡」(Pivot to Asia)戰略,但未改變美「中」合作基調。川普上任後,兩國關係自2017年貿易摩擦出現變化,雙方矛盾也陸續在經濟、軍事、科技、外交、政治、價值等領域被凸顯出來。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在雙方戰略競爭的結構下,從3月火藥味重的高層戰略對話,到11月元首視訊會議來看,兩方互動氣氛有緩和跡象,若能保持溝通,將有助於管控競爭關係。

 回顧習近平2013年上任,初期曾呼籲與美建立「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然而我們細數2012年菲「中」「黃岩島事件」、2014年對越南的「海洋石油981」事件、2020年印「中」邊境等衝突,以及近年中共機艦頻繁進出日本、我國海空域。這些周邊地區出現的一系列軍事或準軍事動作,以「灰色地帶」活動呈現,除破壞既有區域秩序外,也企圖在不引發大規模軍事衝突的前提下,形塑有利於己的區域安全態勢。

中共戰狼外交 製造矛盾衝突

 再者,中共藉由「改革開放」所累積的綜合國力,透過「一帶一路」倡議,攏絡發展中國家,並以剝削各國利益與價值的方式,擴張中國大陸在國際的經濟版圖,也讓貧窮國家陷入「債務陷阱」。同時,中共以經濟脅迫大刀揮向他國,2012年對日本採取稀土禁運;2014年對菲律賓加強香蕉檢疫;2016年對韓實施「限娛令」、限制陸客來臺;2019年限制加拿大豬肉輸入;2020年對澳洲煤碳、紅酒實施禁止輸入;2021年禁止我特定農產品輸入等措施,企圖壓迫他國政策退讓,致使原本雙邊經濟互賴關係,成為矛盾衝突的根源。

 另外,中共大肆在國際強化統戰作為、「戰狼外交」攻勢、銳實力(sharp power)、影響力作戰(influence operation),建立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姿態。如同中共「外交部」黨委在2021年12月7日《人民日報》所發「以習近平外交思想為引領,開創新時代外交工作新局面」文章所言,「國際力量對比發生重大變化」,要善於鬥爭,勇於鬥爭,在世界大變局中開創新局,在世界亂局中化危為機,力圖開創「新時代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

 2021年11月,俄「中」簽署2021至2025年軍事領域合作發展路線圖。同月,兩國即在海參崴外海舉行「海上聯合─2021」軍演,並首次組成編隊,共同穿越日本周邊的津輕海峽、大隅海峽再返回東海。同一時間,俄羅斯也在烏克蘭東部大規模集結兵力,徒增歐美國家困擾,預示未來印太區域的惡化情勢。

結合友我力量 深化夥伴合作

 面對印太區域對峙情勢,美國在2021年《國家安全戰略暫行綱要》(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Guidance)強調,將採取集體行動應對挑戰。日本新上任岸田內閣承諾,將修訂《國家安保戰略》、《防衛計畫大綱》、《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等文件,強化自身防衛力。歐盟2019年發布《歐盟─中國戰略展望》(EU-China: Strategic Outlook)報告,將中國大陸視為經濟競爭者、體制對手國(systemic rival);2021年公布《印太合作戰略》(The EU Strategy for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承諾將擴大與理念相近的夥伴國深化安全交往,增加更多的聯合軍事互動。我國為在印太地區重要的關鍵行為者,面對各國友我力量,應在自由、人權、法治及民主等價值基礎上,持續深化夥伴合作,共同應對區域安全挑戰。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