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3/10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美空軍強化亞太部署 鞏固空權優勢
 美國空軍在機隊更新換代的期程中,一方面維持原定各項演習,同時也加速新世代機隊在亞太各基地的進駐輪訓。圖為F-22與F-35聯合演訓。(取自美國空軍網站)

◎介輔

 美國空軍在機隊更新換代的期程中,一方面維持原定各項演習,同時也加速新世代機隊在亞太各基地的進駐輪訓,以期鞏固美國海外戰力。這種交織運用跨代空中力量的策略,透過既有之裝備與編制聯結日本、南韓等駐地盟國之空中力量,同時積極拓展各離島小型簡易機場,發揮兵力疏散和調度的靈活性,不僅測試各基地與駐地的戰備完整性,也達到間接維護「印太戰區」內各據點的戰略穩固,待盟國的F-35系列機隊成軍後,再藉由「聯合演習」等手段,達到「聯合空權」的戰術目標。

美日聯合演習密度增

 日、韓近年來均已開始接收並換裝F-35A匿蹤戰鬥機,日本的採購數量甚至高達百架以上,未來出雲級直升機護衛艦也將搭載短場起降型F-35B,這些具備匿蹤構型、資料雲端化、視距外武器系統的第5代機隊,儘管尚未見諸公開資料用於戰術模擬對手,但是從世界空戰演變的規律性觀察,在達到對敵防空網路「匿蹤穿透」的目標之前,仍然必須掌握對手空權的活動資訊,才能制敵機先。

 現階段美國空軍計畫單位,並不期望採購大批不同型號的戰機,但是卻同意逐步增加設計數種第6代原型機,並且附帶研究能不斷使其戰鬥力成熟的準則,即使沒有獲得空軍採購也應進行,將「下一代空中優勢」(NGAD)計畫,升級成空軍參謀部計畫執行辦公室的決策。美國空軍從1990年的「沙漠風暴」行動到新世紀阿富汗戰區的這30年之間,學習如何集中戰術情報、部隊動員和部署戰略的各項決策,以及如何逐步擴大空權力量,滿足「打、裝、編、訓」各個層面的一貫自給自主化建軍標準。

 觀察「美日聯合空戰演習」的參演機種,能明顯看見美國陸戰隊常態駐防日本岩國基地的F-35B,已經以標準「中隊」編制,投入空中聯合兵力的部署和運用,甚至擔任模擬中共J-20、俄羅斯Su-57等假想敵「匿蹤」性能的戰鬥機編隊,對西日本的重要戰略基地進行滲透突擊課目,因此,美日同盟在亞洲的部署密度和強度只會愈來愈大,隨著日本新購置的RQ-4B「全球鷹」無人偵察機的逐步投入戰備 ,和Link-22資料鏈環境在日本的建置漸趨穩定,美、日跨世代機隊和系統聯合演習的規模及頻率也會愈密集,對新世紀的空戰演練成效將會有新的發展趨勢。  

為潛在突發事件做好準備

 駐防在日本和夏威夷基地的美國空軍,持續進行數次兵力疏散演習,將其部署在亞洲各座基地的戰鬥機,分散在太平洋地區的數座小型機場,藉此讓中共更難以窺探其部署活動。美軍以「為惡劣的天氣做準備」為主要理由,但這種「疏散演習」,也是五角大廈不斷研究針對中共發動高科技戰爭計畫的一部分,美軍戰機先疏散以規避敵方的攻擊,然後再集結進行反攻。

 由於全球戰區環境和對手威脅都在迅速提升,美國太平洋空軍在戰略和計畫上,必須確保所有前沿部署的空、地勤部隊,都能夠在不被額外通知的情況下,為潛在的突發事件(也包括非傳統安全任務)做好準備,並且可以在戰區中更為敏捷地行動,以便於在任何環境中奪取、保持和利用戰區的主動權。早在2013年時,美國空軍位於阿拉斯加的第3聯隊就設計一種新編制,在安克拉治當地部署40架F-22「猛禽」匿蹤戰鬥機,以期能以最有效率地利用數量有限的F-22機隊,維護東北亞與北美洲的海空航路暢通與安全。美國空軍僅只大約有180架現役的F-22A,被賦予「戰鬥代號」,並且配備最新的任務軟體和機載武裝輪值戰備。

戰術戰法持續發展更新

 美軍陸戰隊也開始在愈來愈多的美國和盟國艦艇上,增加F-35B部署數量。美國海軍兩棲攻擊艦已經搭載多達10個F-35B中隊。無論是散布在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的空軍戰鬥機,還是部署在島嶼鏈和兩棲攻擊艦上的陸戰隊飛彈砲兵和F-35B,其基本部署原因都是相同,即是維持亞太的軍力優勢。

  由於軍種屬性的差異,讓大國的海、空戰鬥機隊發展不同的戰術與戰法,以期達到特定戰區內的戰術優勢,進而嚇阻對手,乃至全面壓制敵航空力量。透過各個型號戰鬥機的高低性能互補,逐漸模擬出各種狀況,在空中力量接戰時能制敵機先。因此,充分發揮戰鬥機與飛行載具的性能,成為美國空軍的重點課題。

 美軍加速跨代機隊和系統的聯兵運用,達到真確而穩定的可部署特性,讓整個印太戰略防區內隨時都能有增援兵力,是美國空軍在NGAD概念完成建軍部署之前的常態策略,例如,在日本岩國陸戰隊航空站(MCAS Iwakuni)執行臨時駐防任務後,部分作戰、機務和支援人員以及F-22機隊,於2021年4月4日返回夏威夷珍珠港希肯基地。在日本,這批F-22機隊是由夏威夷空中國民兵第154聯隊和現役第15聯隊的空勤人員組成聯合部隊,與美國陸戰隊航空隊和日本航空自衛隊一起訓練 。

 進駐岩國陸戰隊航空站的重點,是讓空軍的F-22戰鬥機隊與陸戰隊F-35B和F/A-18D相互融合。使美軍的飛行員和地勤人員能夠相互培訓、學習和運用,並確保聯合部隊在太平洋地區保持靈活機動的戰力。各項演練是對空軍「敏捷戰鬥部署」(Agile Combat Employment,ACE)作戰概念的執行。空軍通過ACE展示全球範圍和敏捷性,提供戰鬥空權力量來支持美國對地區安全與穩定的承諾。多年來,ACE概念不斷發展,但是,敏捷性、韌性和嚇阻力的核心原則始終不變 。

美軍扮演「戰術制定者」

 美軍持續透過演訓,展現其快速投射兵力的能力。美日聯合演習中的第203空中加油中隊,和其他空中加油機中隊的KC-135R機隊,協助提供橫跨太平洋的空中橋樑,有效地將F-22機隊「導入」在岩國的臨時駐防基地。當戰鬥機飛越太平洋時,隨行的其他飛行員和裝備緊隨其後,搭乘C-17運輸機飛抵日本。

 美國空軍在亞洲,特別是對西太平洋地區的盟國,一直扮演「戰術制定者」的角色,1990年波灣戰後,其所編撰的「聯合參謀準則」也始終為各盟國視為奉行不悖的戰爭圭臬,在其F-35戰力全面形成之前,美國太平洋司令部仍會持續與地區內的盟國聯合演習,以強化戰備力量。

(作者為軍事作家)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