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7/04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中共插足中東 破壞區域穩定
 中共近年持續與中東國家交好,意圖擴張區域影響力。圖為2015年共軍艦艇赴葉門進行撤僑行動。(達志影像/路透社)

◎鄒文豐

 美媒《華爾街日報》近期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因不滿美國對伊朗於荷莫茲海峽扣押油輪後續處置,決定退出由美國自2001年成立之「聯合海上力量」(('Combined Maritime Forces)多國海事安全機制;事後,阿聯雖證實3月起,確實已暫停參與相關行動,然稱該報導對美、阿聯互動描述有誤,阿聯依舊是該機制38個合作夥伴之一,並將繼續致力根據國際法,維護波斯灣海域航行安全。

 不過,近年阿聯與美國關係出現微妙變化,卻是值得關注的事實。阿聯過去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要盟邦之一,不僅因戰略位置重要,美軍在阿聯設有1座海軍基地及2座空軍基地,當地後勤、醫療設施更與駐德國美軍同級,且阿聯也是美國在中東地區執行反恐作戰的緊密夥伴,其地位甚至等同於美軍「第五艦隊」司令部所在地的巴林。

 然而,2021年底,美國多個情報機構指阿聯允許中共於阿布達比哈里發港興建軍事設施,儘管阿聯表示該港純粹為商業用途,但等於間接承認此事,故美國強烈要求停工,更進一步停售F-35戰機予阿聯;之後,阿聯不顧國際社會制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開展與俄、「中」的軍事及情報合作;今年,中共於哈里發港再度復工,迫使美方向阿聯發出警告,強調此舉將危及與美關係,惟阿聯認為其與俄、「中」親善,並不違反與美交往,更可擔任美、俄、「中」間的橋梁。觀察美、阿關係變化,可謂近年中東權力結構轉換的縮影。

圖謀箝制美軍行動自由

 今年4月,美國國防部爆發大規模機密資訊外洩事件,部分內容揭露,美方情報部門正密切關注中共在阿聯的多項基地建設與軍事交流活動,其中最重要者,即為「中」方再度於阿布達比北方80公里的哈里發港擴建倉儲設施。2013年啟用的哈里發港,原為紓解阿布達比港集裝箱貨運壅塞情形而設,其港口條件優越且設施先進完善,北鄰荷莫茲海峽與伊朗阿巴斯港相望,西通波斯灣,可至卡達、巴林、科威特,腹地遼闊;由於中國大陸每日均有相當數量油輪、貨輪行經當地,中共早已相中哈里發港作為其波斯灣航線必要時的護航基地。

 分析北京當局考量應在於,其雖與伊朗關係緊密,然伊朗長期受西方國家制裁,且在荷莫茲海峽與沙烏地阿拉伯仍有島嶼主權爭議,若選擇伊朗所屬港口作為行動據點,難免受牽連影響;而哈里發港則沒有類似問題,如以該港成為中共和當地國家掌控波斯灣航道的基點,有助於確保能源供應穩定。事實上,中共、俄羅斯、伊朗已在荷莫茲海峽周邊多次舉行聯合海上軍演,中共的盤算在於,拉攏阿聯等「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成員,組建有別於美國主導的護航機制,還可箝制當地美軍行動自由之效。

 是以,儘管外媒報導仍待持續證實,但中共邀集沙國、伊朗、阿聯、阿曼等4國,開始就建立波斯灣航行安全機制進行磋商一事,恐非空穴來風,相關跡象更能視為重要徵候;若該機制成形漸趨明朗,勢將成為美、「中」勢力在中東地區的轉折事件,更將對波斯灣情勢產生重大衝擊。

塑假面形象謀軍事滲入

 過去,美國在中東地區除支持以色列外,對阿拉伯世界國家,則以沙國作為其中東外交軸心,借助沙國在區域各方面的領銜地位,使之得以與許多地區國家維持良好合作關係,亦讓中共遊走於伊朗、敘利亞等與美對立國家之間;惟2018年爆發沙國記者哈紹吉謀殺案,美、沙關係急轉直下,加上川普政府時期,美國退出諸多國際協議引發各國質疑,以及2021年,美軍先後自阿富汗、伊拉克撤離,連串事件顯示美國參與各地區事務政策已有改變,北京當局遂判斷,可乘之機已然降臨。

 揆諸近年中共在中東地緣戰略部署,呈現多軸並進態勢,而與該區域複雜交錯的宗教、政治情勢若合符節。首先,中共藉美國於2018年5月退出各方就「伊核問題」達成之「聯合全面行動計畫」框架性協議,且全面重啟對伊朗制裁,大舉抨擊美方言而無信,對伊朗行「長臂管轄」、「極限施壓」,無助地區穩定;2021年11月「伊核問題」復談後,更聯合俄國凸顯其「斡旋者」角色,既深化伊朗信任,並刻意與美國作法形成對比。

 其次,相較拜登政府基於人權議題立場,與沙國互動迭生齟齬,北京當局趁沙國欲展現獨立自主外交路線,積極加強與沙「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更透過沙國安排,於去年12月舉行「中共—阿拉伯國家」、「中共—海合會國家」峰會,至今年3月促成沙國與伊朗復交,具體反映中共在中東影響力上升。

 再次,北京當局看準區域國家對安定繁榮的渴望,企圖以形塑「和平倡議者」形象,就「以巴衝突」、敘利亞及葉門內戰等問題,續行所謂「穿梭外交」、「勸和促談」工作;另藉吸引區域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倡議,形成各國對中國大陸經貿依賴關係,達致合理化中共在中東政治、經濟,甚至軍事力量存在,並符合其能源、外交戰略,以及構建海外基地網路戰略需求的目的。

美阿關係緊密必挫其意

 中共近期在中東的各項積極作為,看似有利於維護區域穩定,如沙、伊能走向和解,確屬不易,然實際上,沙、伊關係和緩,亦為各取所需的結果;而阿拉伯世界宗教與民族關係錯綜複雜,更充滿長期恩怨情仇相互糾葛,並非表面復交所能消弭,尤其伊朗仍以反制以色列為其戰略目標,在「伊核問題」尚未獲得妥善解決情況下,中東地緣政治情勢仍充滿變數。

 尤有甚者,對照北京當局在亞太地區霸凌周邊國家的行為,以及在烏俄戰爭中採取「傾俄中立」的偏袒立場,倘若中共確實填補中東地區「權力真空」,成為區域事務的「重要參與方」,甚至將軍事力量滲入波灣地區,使其得以影響,甚至干預國際能源供應,則絕非世界之福。

 反觀美國為取得制裁俄羅斯成效,多次呼籲「石油輸出國組織」增產石油,但沙國卻帶頭宣布每日減產100萬桶,甚至於6月5日再度宣布,7月起,每日額外減產100萬桶,折射出現階段美國對中東事務,乃至於需要敦促區域國家配合的國際政經議題,有所未逮,亟待重整中東外交政策,加強與地區國家關係。所幸,美國與阿拉伯國家的關聯非一朝一夕即可分離,而有意強化獨立外交路線的中東國家也深明,不可完全傾向中共的道理,只是中東區域局勢發展,在強權角逐影響力之下,能否趨向穩定,仍未定之天。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所教師)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