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7/07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軟體國防」 現代化戰力發展關鍵(下)
 近年來美軍銳意推動「聯合全領域指管能力」(JADC2),希冀透過跨軍種及與盟邦的情資整合效能,以資訊技術優勢制敵機先。圖為美國太空軍指管中心。(取自美國空軍網站)

◎李華強(譯)

(接上文)

 英軍參謀總長2021年曾指出:「在決定未來武裝部隊戰力良莠時,軟體將與硬體同等重要。」在美國與其他歐洲盟邦方面,自1970年代起,每10年即可見國防軟體與系統的複雜性急遽增長。例如,1960年的F-4戰機,由軟體執行的系統功能占8%,後續一路提升至1982年F-16戰機的45%,迄2000年F-22戰機,已達80%。

軟體整合硬體 單一載臺運作

 軟體已是今日現代化戰力發展的關鍵元件。F-35裝用軟體,不僅是飛機附加階層功能,而是其空氣動力、飛行導航、火控與武器系統、感測器資料融合與分析、發動機、預警與安全系統等之控制靈魂。簡言之,軟體造就其更靈巧、更致命,且在戰場上能更安全操作的所有特質。基於此,軟體考量驅動武器系統,乃至於複雜軍事體系的設計架構,將「一堆毫不相關的硬體產品,轉化為整合體,得以單一載臺運作與管理」。

 調變式軟體定義系統,基於其反覆經常性升級軟體定義功能之設計,可透過同步執行與遠端工作的其他軟體和演算法,共享相同的硬體載臺,如此可大幅提升共通硬體(包括舊有載臺),與可重複使用數位基礎設施的投資報酬率。

軟體取向 促進「人」決策效能

 軟體定義武器架構,或能達成點對點電子工作流,擺脫個別武器系統的人工操作需求;但「人」,依然是界定需求和任務目標、發揮相關戰力效能的主宰者,人的因素,仍將是發展國防應用程式所用先進演算法的關鍵考量。設計新式噴射戰機座艙的經驗顯示,軟體國防並非意味將人排除在決策迴圈外,而是將前提設定為增進人在整個國防事務範疇內的效能與保護,故須納入倫理與法律考量。

 如同英陸軍推動的「人機團隊」(Human-machine teaming)相關構想,不僅是考量成果戰力的功能性,另包括技術試驗、認證、確認與核可,乃至於發展和採購決策。總之,軟體國防的固有邏輯仍以人為中心,如原需100名作戰與後勤人員運作的MQ-9「死神」無人機,已轉型由單人掌控,且能同步發揚多元戰力。法國、英國與美國推動之協作式戰鬥與忠誠僚機構想,就是以數十或數百架無人機組成的戰鬥群為核心,部署運用無人戰力的顯例。

 研究評估當前發展與部署現代化、以人工智慧為基礎的國防軟體時面臨之挑戰,對象則為美、英、法、德及中國大陸。儘管各國均著手投入,整合靈活且重複施行「軟體國防」模式(尤其是美、法、英三國)。大多數的國防軟體與人工智慧應用,係運用傳統的戰力發展「瀑布模型」(waterfall model;強調軟體或系統開發應有完整周期,過程須依次經過每一階段的典型軟體開發標準)而成,並將軟體視為軍事硬體的附加層次,儘管在若干實例中,這些應用程式控制80%以上的戰力功能性與效能。

美英法見分歧 欠缺作業溝通

 軟體常被過度解讀為戰力計畫的中度或關鍵風險;再者,試圖將國防軟體轉型為模組與開放架構時,以及發展和整合人工智慧應用時,當前的國防採購合約與財產權結構,仍是有待解決的棘手挑戰。法、英、美大多數已部署或開發中的國防軟體,係客製化或硬體內嵌格式;意味其在硬體未同步升級時,軟體亦甚難升級。上述現況,局限國防單位在運用軟體、藉由新軟體解決方案返廠修改老舊系統,以及頻繁升級以提升功能性時機之資料權。法、英、美已有若干核心共通作業系統問世,惟仍屬個案,尚未形成標準,迄今仍無戰車作業系統(TankOS)及戰機作業系統(FighterOS),國防軟體仍屬高度分歧,通常在軍種、國家,乃至於聯盟內,都欠缺作業互通性。

 美與「中」因戰略競爭日趨白熱化,導致雙方均積極加速「軟體國防」進程;然而也都遭遇顯著挑戰,均未能在「軟體國防」領域凌駕對方。不容忽視的是,中共不遺餘力朝向國防數位化與智能化的努力,代表西方在「軟體國防」方面的利基逐漸流失,而美國的優勢正傾向於分散局限在個別領域,如財務支援、技術、網路組織化能力與採用模式。

推行「軟體國防」 美「中」領先

 持平而論,美和「中」仍領先英、法、德三國,後者在推行「軟體國防」上仍較趨保守。其中英、法較德國展現較大程度企圖心,致力於部隊數位化,並採納人工智慧等先進技術,謀求作戰與資訊優勢;另在發展戰略與組織化架構,以及財務工具,推動「軟體國防」進程。不可諱言的,英、法雖著手推動靈活與反覆式軟體發展流程,但仍停留在轉型「軟體國防」的初步階段,囿於官僚體制、組織文化、財務與產業,欠缺堅定的承諾來履行轉型。

 反觀德國,則無任何跡象顯示其推動「軟體國防」進程。德國的戰力發展規劃和採購架構,維持僵化的瀑布式發展模型,偏好商用現貨與連結至專利硬體的定製化軟體;其朝向數位化國防、採納資料集中式管理的革新,則緩不濟急,且受官僚程序影響而窒礙難行。

 當烏克蘭高強度戰爭震撼歐洲各國之際,戰場獲致的初期經驗教訓,凸顯出彈性整合創新軟體解決方案的重要性。

歐應加速進程 拉近與美落差

 歐洲如同美國一樣,面臨轉型「軟體國防」的挑戰;惟歐洲囿於軍事裝備高度分歧、龐雜不一,且歷來國防產業間在專利硬體和軟體上根深柢固的利益考量,國防數位化將較美國更耗費不貲。撇開各家資料不談,歐洲的國防生態圈仍欠缺「軟體國防」賴以發展的基石,包括人工智慧自主性的有效管理、堅實的致能性基礎設施,以及替代財源(如資本市場)的有效管理。

 報告發現,「軟體國防」的轉化罅隙(戰力與準則/作戰)已然成形。相較於歐洲,美國在「軟體國防」的科技、財源、計畫、實驗與準則面,都較為先進,並較歐洲更具擴展性且財源無虞。儘管美國在國防上採納人工智慧/機器學習依舊面臨巨大挑戰,然考量其規模與速率,只要歐洲能加速進程,並展現出資助現代化國防戰力的政治意願,則在烏俄戰爭經驗教訓的推波助瀾下,美、歐之間的戰力差異,仍可在中、長期未來予以補實。(完)

(譯稿來源: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研究報告)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