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7/11 

社論

【社論】肆應中共威脅 建構堅實防衛戰力

 中共領導人暨軍委主席習近平日前到東部戰區視察時,要求中共軍隊必須牢記使命,並以「深化戰爭和作戰籌劃,建強戰區聯合作戰指揮體系,大抓實戰化軍事訓練,加快提高打贏能力」為目標,這是習近平在「20大」連任並進一步擴大權力後,第1次到東部戰區視導,也是繼之前視導內蒙古軍區及南部戰區之後,第3次到軍隊指揮機構的公開行程。由於東部戰區主要作戰任務在東海及臺海,習近平對東部戰區軍隊的要求,也被認為與臺海衝突有關,殊值關注。

 事實上,中共在「20大」政治報告中,早已提及「新時代解決臺灣問題的總體方略」,內容中數度強調「反臺獨與反對外部勢力干涉」,並提到「絕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由此可見,如果未來中共要解決臺灣問題,軍事武力絕對是關鍵要素。尤其是兩岸分立分治以來,中共始終將統一臺灣視為重大任務及使命。

 中共歷來的領導人,從毛澤東的「武力解放臺灣」、鄧小平的「一國兩治、和平統一」,到江澤民時期的「江八點」,與胡錦濤的「胡四點」,再到習近平「新時代解決臺灣問題的總體方略」,都在強調解決臺灣問題必須採取「軟硬兩手」策略,有時候甚至要「軟得更軟、硬得更硬」,顯示中共慣以軍事手段壓迫對手接受政治條件,或以政治手段分化及削弱對手,以製造軍事勝利條件。

 這種用軍事實力威懾臺灣的意圖,自1995年起的臺海危機後,已是司馬昭之心。從那次演習之後,舉凡臺海關鍵時刻,或是臺灣的外交與軍售有所突破時,中共就會重施故技,以各種軍事動作威懾臺灣。尤其,近年中共軍事能力大幅提升之後,不論是軍艦繞島巡航,或是戰機踰越海峽中線及臺海防空識別區等行為,都可以證明中共已經從原本結合心理威懾的恐嚇軍事行動,慢慢發展到攻略臺灣的未來戰術戰法驗證。尤其,在去年8月,美國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問臺灣之後,中共立即派遣火箭軍,對臺灣周邊靶區實施飛彈射擊,部分船艦更進入領海鄰接區的範圍,升高軍事挑釁與警告意味濃厚。

 今年4月,當總統蔡英文與美國新任眾議院議長麥卡錫於美國加州雷根總統圖書館見面時,中共又發起另一波戰備警巡與「聯合利劍」的大型軍事演習。在演習當中,中共海警船隻的灰色地帶行動、海空火力及火箭軍的聯合火力打擊模式,以及航艦編隊在臺灣東海域的海空反介入作戰行動,雖然並沒有進行實彈射擊,卻已經完整展現中共未來侵略臺灣的作戰步驟與想定。

 兩岸關係多年來雖曾歷經經貿互利合作階段,民間往來也一直很密切,但中共統一臺灣的目的始終未改變,仍持續以各種武力威脅,希望迫使我們接受中共自說自話的政治框架,或是嚇阻友盟國家勿介入臺海戰爭。針對中共企圖,對我們而言,捍衛民主自由價值與國家安全,關鍵在於國軍長期以來所建構的防衛武力,而國人如何認清中共之圖謀,尤為關鍵。中共過去幾年曾經提出許多惠臺方案,甚至透過各種平臺舉辦兩岸統戰活動,倡導兩岸和平,但其真正目的,都是在麻痺臺灣人民的憂患意識,弱化臺灣整體抗敵意志。

 正因為中共採取政治與軍事協同並進的兩手策略,對臺灣而言,除了要繼續以我們本身的戰略地位與價值,獲得國際社會認同與支持外,如何以堅實國防作為政府對國際、兩岸互動與談判的後盾,更顯重要。國際上或許對於中共武力犯臺時間各有不同看法,但這些觀點的目的,主要是希望不論國際社會或是臺灣,都能在大家都不願見到的戰爭時刻來臨之前,做好防衛準備,並且贏得最後勝利。然而,就中共而言,雖然並未公開宣示何時武力犯臺,但世界各國都深知,只要中共認為有機可乘,即使我們並未做出任何挑釁行動,中共也會蠻橫採取武力犯臺的行動。

 尤其,當中共評估認為臺灣的防衛武力並不足以抗衡其武力威脅時,便極有可能為了轉移內部爭議與經濟困境,對臺灣採取軍事行動。從過去戰史可知,全民高昂的抗敵意志及嚴格訓練與戰力,才是最好的防衛嚇阻憑藉。

 一直以來,我們建構堅強國防武力,主要是為了保衛國家安全、維持社會穩定以及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國軍承擔強化國防的重責大任,每位官兵應在戰備訓練工作上穩紮穩打,從最嚴格的想定中從嚴從難訓練,持恆提升國軍可恃戰力,以嚇阻中共犯臺企圖與行動,維護國家安全。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